赵辉挂了电话,看了看时间,快八点了,他也差不多该回去了。

  打了公交车,回到了家。

  拿了钥匙开门,咔咔的开不动,赵辉知道那是李楠在里面给反锁了。赵辉只好敲了敲门。

  叩叩叩……

  里面没反应。

  又敲了敲,叩叩叩……

  还是没反应……

  忽然,哐当一声巨响从里面传来出来,随后又是婴儿歇斯底里的哭喊声,赵辉顿时吓了一条。

  砰!一声,旁边门打开,一个皮肤黝黑粗壮的男人露出脑袋,朝赵辉瞪了过来,怒道:“喂!要死啊,那么吵?!”

  “呃,对不起对不起啊,那个我家里好像摔了什么东西,不好意思啊,我这就去弄一下。”赵辉急忙给人赔礼道歉,连连哈腰。

  “喂,我回来了啊,快开门啊!”赵辉心底冒火,用力敲了敲门。

  终于,门打开了,一股儿熏天的酒味儿迎面冲来,熏的赵辉眉头直跳,然后他就看到李楠一脸通红,两眼迷糊,脸上挂着诡异笑容的神态出现在他面前。

  "酷wQ匠aH网G正(版G《首)发,√

  “喂,小子,你老婆没病吧?”隔壁那男的看到李楠也是吓了一跳,这女人喝多了还真挺诡异恐怖的,尤其里面还不亮灯,黑灯瞎火的,一头乱发的出现在门口,是人都会给吓一跳。

  “嘘,她梦游了,所以她喝多了,还好,没拿菜刀……”赵辉冲那男的嘀咕了一句,那男的顿时脸色一白,急忙把脑袋缩了回去,然后砰一声非常干脆的把房门关了。

  赵辉咧嘴乐了,然后无奈的看着李楠,扶着她进了屋。

  那孩子躺在沙发上,光着身体,哭的死去活来,不知道是饿了还是怎地,屎尿拉了一地,愣是没人看管。

  李楠开门后,傻笑着坐到了沙发上发呆,赵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现在没空理会李楠,他皱着眉头给孩子穿了件干净衣服,然后又倒了奶粉冲了一瓶奶喂了孩子,随后把地板给拖洗了一下。

  半个小时后,赵辉总算忙完了,孩子也不哭不闹,睡过去了。

  这时候,李楠依旧坐在沙发上,手里还拎着一个酒瓶子,有一口没一口的灌着,神态宛如街头落魄女人一样。

  “喂,你这是怎么了?”赵辉挨着李楠坐了下来,伸手去拿她的酒瓶子,“别喝了,再喝就要死人了!”

  “不!!!”李楠一下就躲开赵辉,拿起酒瓶子又灌了起来,那酒水洒落在她的衣襟上,打湿了一大片。

  赵辉看的清楚,李楠几乎就是披了一件白色的睡袍,酮体打湿了,彻底暴露在赵辉的眼皮儿底下,但赵辉此刻不知道为什么,兴不起半点欲望。

  看着李楠奋力的仰着脖子,然后喝的跟十多年的死酒鬼一样,好像那酒瓶里的酒就是她的全部,甚至连孩子都不管了,就为了喝酒。

  啪!!!

  李楠喝光酒,把酒瓶狠狠往地上一砸,那酒瓶顿时四分五裂,爆溅了一地。

  刚刚在门外,赵辉就是听到这个声音。

  看着地上密密麻麻的玻璃碎片,也不知道这妞喝了多少,酒量还不错啊,但酒量好有屁用?喝不醉也是个麻烦事啊!

  赵辉叹息一声,看到李楠又去捞酒瓶,他一把将她抓了过来,有点恼道:“喂,有完没完啊!你发什么神经啊?”

  李楠奋力的挣扎着,歇斯底里的拍打着赵辉,赵辉躲闪不及,脸被她指甲刮了一下,顿时火辣辣的感觉从脸颊传来,赵辉也没功夫去看,怒喝一声,一巴掌狠狠扇在李楠的脸上,将她扇的倒在沙发里。

  这一巴掌扇的有点狠,但也直接让李楠彻底平静了下来。

  李楠披头散发,呆滞的缩在床上,眼神恍惚的看着赵辉一件一件的脱去衣服。

  赵辉脱掉上身衣服,停了下来,无奈叹息了一声,坐到了床边,摸了摸额头,苦笑道:“喂,你到底怎么了?”

  他能不无奈吗?人家根本一点反应都没有,他这是打算用哪码子强迫?他欺负女人的事情还是做不出来的,他只是打算吓唬吓唬她,警告一下她不要再疯了。

  真正用强的事情他做不出来,他是男人,那就得有男人的样子,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李楠爬了过来,伸手揽住赵辉的胳膊,脑袋靠在赵辉的肩膀上,眼泪又情不自禁的流淌了下来。

  赵辉不知道为什么,心底很痛,他见不得女人如此伤心,他伸手擦去李楠的眼泪,语重心长道:“女人啊,有什么不痛快的非得憋着不说吗?这人呐,还有什么坎过不去的吗?”

  “你不懂,你不知道的……”李楠任凭泪水滑落,声音梗咽道。

  赵辉坐直了,扶着她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说道:“我怎么不懂?人在异乡如无根浮萍,我一个男人都觉得生活无比艰辛,何况你一个女人?”

  李楠还是没什么反应,似乎陷入了一个无法自拔的泥潭之中,任凭外面星光灿烂,她都无从知晓。

  “我不知道你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但我看你一个人带着孩子,我就知道你也很不容易,一个女人光养活自己都挺难,何况你还带着孩子呢?”赵辉说着他的心底话,这也是他容忍李楠订下那些乱七八糟规矩的根本原因。

  李楠终于有点动容,她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她忽然间觉得这个男人很可爱,很温暖,说的每一句话都暖到了她心底去。

  “是不是那男的又找你什么麻烦了?”赵辉琢磨着,猜测道。

  李楠自嘲的摇了摇头。

  她低下头,不知道是在悔恨还是依旧伤心哭泣,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抬起头,露出毅然的神色,看着赵辉说道:“还是我告诉你吧。”

  李楠站了起来,拿起两瓶酒,一瓶递给赵辉,见赵辉又生气的样子,她却灿烂的笑了,只是那笑容里满带泪痕,有种极其另类的凄美。

  “我不喝,我说不出口,你也喝点吧,我看你也不容易,所以咱们不如好好醉他一场?”

  赵辉无语,他不太会喝酒,但此刻他心情确实有点压抑,点点头,拿过酒瓶。

  “事情是这样的……”李楠坐在床边,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酒,赵辉一边听,一边喝着酒,不知不觉,赵辉喝了一瓶又一瓶……

  两人都醉了,双双仰卧在床上,双脸对视着。

  “你说,我傻不傻?”李楠自嘲一笑道。

  赵辉叹了口气,双手交叠枕在脑后,看着天花板,说道:“确实挺傻的,你说你为了那种男人值得这样吗?你爸爸说的没错,你应该离开他,可你居然为了这事跟家里决裂了,最终跑到那男人的怀里,却不想又被那男人无情的抛弃了……”

  “是啊,最可悲的是……”李楠忍不住,悲痛的情绪再次升起,她强忍着撕心裂肺的悲痛,咬着牙,似乎是用她最恨的语气道,“最可悲的是我却因为那该死的男人连爸爸最后一面都没见到!这都怪我!我对不起我爸爸啊……”

  李楠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一下扑到赵辉的怀中,此刻,她心中唯一值得停留的港湾无疑就是赵辉宽厚坚强的怀抱。

  赵辉依旧保持着仰卧的姿势,任凭李楠尽情肆意的挥洒泪水,他知道这一刻,这女人才算真的释放了所有的情绪。

  释放了好啊,当初老爸老妈死的时候,他就这样疯狂的痛哭过。

  那种忽然间这个世界上少了一个最熟悉的人的感觉实在糟糕透了,那种缠绵附骨的悲痛会持续很久很久……甚至有时候,在梦中却还依稀看到他们的音容笑貌,可一睁开眼,一切都是虚无。

  这种痛,唯独只有依靠时间慢慢洗刷才会渐渐消退,谁都帮不上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