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知道,我们蓝田是大家的蓝田,一切资源都是共享的,这是我们的优势所在,也是公司比个人强大的原因,不但我们大家的资源共享,我们还联合了保嘉、信联、老王等多家公司一起共享资源……”林思雅在台上温文尔雅,落落大方的讲着。

  下面,赵辉和一帮同事在听着,同时还打开了电脑,查看着里面的信息。

  房产中介跟其他生意不同,一般中介之间有联谊,会彼此共享一些资源,这些资源一般都是房产信息,比如某某社区某某人要出租一栋房子等等。

  但这些信息也非常有趣,比如蓝田本身的,那么信息都几乎是透明的,别家的,那信息就比较隐藏的。

  但就算蓝田本身,信息也并非完全透明的,其中有授权人一栏,需要一定的抽成比例才可以获知这渠道消息。

  举个例子,赵辉现在就在看一个蓝田的信息,上面写的“出租信息:嘉禾花园A栋,面积142平方米,4600元/月。”这样的信息。

  明确了地点位置,面积大小及租金。但不明确A栋的哪一间,未明确联系人,但在最后,有授权人,李晨及他的电话号码。

  这是蓝田的信息,在别的房产,只出现某社区的字样,最后有联系人,就是授权人的信息,比如保嘉有一个授权人小芳,电话什么的都有。

  如果客人来了,需要这样的价格房子,赵辉可以电联小芳,而小芳会告诉他大概的位置地点,以供参考,然后小芳会授权给赵辉或者亲自带客户过去看,最终给赵辉一定的提升,或者赵辉带人去的话可以给小芳一定的提成。

  现在林思雅说的就是这个事情,这是常识,业内的常识,彼此互惠互利的同时也可以保证房源信息最大化的共享和分配。

  房地产业务从八几年开始产生萌芽,九十年代进入第一次高峰,随后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大家知道彼此贴小广告互相埋汰对方的行为是不明智的之后,大家便开始联谊起来,建立了这种灵活有效的机制。

  不但公司有这种机制,还有相关的监督部门会不定期的进行检查监督,所以收费都是公开且合理的,因此不存在什么不明收入的说法。

  当然了,排除正规的公司,有些没有执照的小公司非法行为也是有的,比如提前收取客户订金,胡乱收费,那都是非法的,可以直接投诉并会被有关部门取缔的。

  赵辉经过林思雅的讲解,总算明白了房地产中介服务这一行的大体情况,可以说,这是一个正规的朝阳产业,前途无限光明!

  想到自己进了这一行,并开始他事业的打拼,赵辉的干劲就上来了,所以听的那是非常认真,上课都没这么认真过。

  半个小时后,林思雅说完了,让大家解散出去工作,又留下了赵辉和李晨。

  李晨对昨天的事情还耿耿于怀,看都不看赵辉一眼,见林思雅问起来,他冷哼了一声,说道:“雅姐,你不用多说了,他啊,现在翅膀硬了,都可以自己接客户了。”

  酷K|匠网dG唯{一B¤正…版,,其W他4z都{j是盗:%版;L

  林思雅顿时投来疑惑的目光,李晨朝赵辉努努嘴,不爽道:“不信你问他啊?他昨天整个下午都呆在陈小姐那里,想必陈小姐已经答应他给他大量房源信息吧?”

  “真的?”林思雅非常不可思议的看着赵辉,作为新人,一般都是跟着老人出去混经验,顶多接到一两个左邻右舍式的小道消息,可赵辉居然一下就搞定了陈婉馨?陈婉馨可是蓝田势在必得的客户之一啊。

  “呃这个,她好像是答应了吧。”赵辉不太愿意提起昨天的事情,毕竟昨天做了一件荒唐事,虽然那妞好像是答应过,可想到那是因为那种事情才这样的,他总觉得这是出卖肉体得到的东西,很脏。

  因此他回去后其实没打算利用这方面的渠道,他毕竟是农村人刚刚来到城里,内心好纯洁的,多多少少还有一点所谓的自尊心在作祟。

  一听这话,李晨顿时耸了耸肩膀,朝林思雅一摊手,那神色无疑在说:“看到了吧?”

  林思雅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但很快就恢复过来,深深看了赵辉一眼,说道:“那行,既然你搞定了她,那她那方面的资源以后就归你负责了,对了,你如果有什么不懂的,那就多多跟李晨请教一下。”

  “那还是算了,我可不敢教他,好了,要没什么事情,我先走了,今天还有一大堆客户要谈。”李晨淡淡的说了一句,随后再瞄了林思雅一眼,转身就走。

  这次林思雅没拦他,她看出李晨的不满了,事实上,换成她估计也不痛快,本来是自己的客户,可转眼就被人拐走了,这是插队行为啊,在行内是很忌讳的。

  虽然赵辉是跟着李晨出去的,可以说是李晨的徒弟,可就算徒弟也不能抢师父的饭碗吧?所以李晨不痛快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林思雅自然不可能再提升让李晨带赵辉了,你看看,这才两天就会抢人饭碗了,那要时间长点,那岂非把人往死里逼?

  所以林思雅觉得非常有必要跟赵辉谈一谈,因为这是行内的忌讳,赵辉作为一个新人不懂,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她还是需要让他明白到这一点。

  ……

  在房间里,赵辉看着林思雅一身优雅的职业装,心思就没法平静下来,小开领衬衫内的风光足足吸引了他五分钟……不,是至少十分钟。

  所以当林思雅讲完,赵辉还是一头雾水。

  “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林思雅看到赵辉这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恼怒的瞪了他一眼。

  可这眼神落在赵辉眼中,立马就想到昨天陈婉馨娇嗔的目光,这下不得了,他顿感身体不适……

  但面对林思雅的质问,他还是装模作样的点点头。

  “那好,你说说,我刚才跟你说了什么。”林思雅按捺住怒火,尽量保持平静,用她自以为最温柔的语气说道。

  “呃……这个,好像是说规矩的事情吧?”赵辉挠了挠脑袋,尽量回忆刚刚的话。

  “没错,是什么规矩?”林思雅觉得自己的耐心快耗尽了,看赵辉的样子就知道心不在焉。

  赵辉再次挠了挠脑袋,说道:“呃……我想想……”

  这话一出,林思雅差点没暴走,赵辉顿时吓的急忙说道:“对对,是说那陈婉馨的事情,我不应该也不能抢人客户,是吧?”

  “哼!”林思雅都懒得搭理他了,林思雅很想臭骂赵辉一顿,可他偏偏又答得上来。其实赵辉的记性非常厉害,只是他不喜欢读书罢了,否则他读书应该非常好才对,但他家穷,他知道读不起,所以干脆不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