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辉淡淡看了他一眼,懒得理会他,收拾了东西就走了。

  这里距离市场近,又是上下班集中地,所以是摆摊的好地方,赵辉不傻,他当然会找好的地方摆摊,可现在这里不能呆了,他只能去别的地方。

  3k最,‘新+章节上…¤酷匠网k

  可赵辉花了好几个小时都没找到好地方,要么就有人了,要么就也是有这种流氓恶霸闹事,他就看到不少跟他一样被打的。

  “妈的,摆摊都不让摆了?”赵辉气恼的把手里的热裤头狠狠的砸在地上。

  刚刚砸地上,前面又传来一阵阵警车鸣声,赵辉吓了一跳,作为乡下人,本能的就怕警察,所以听到这种声音就会本能的紧张。

  但一看不是警察,上面坐着的是一个个穿制服的城管,这帮人一下来,就朝摆摊的扑了过去,抢的抢,砸的砸,搬走的搬走,甚至还对那些人动拳头。

  赵辉真给吓住了,慌慌张张的躲到了一边,甚至连地上的热裤都顾不得去捡回来了。

  “尼玛,这城管比流氓还流氓啊!”赵辉呐呐的望着眼前混乱的一幕,这才知道摆摊尼玛的是一件极度危险的事情啊。

  这时候,脑子里好像有个怪声音提醒赵辉:“城里很危险的,您啊,还是回你乡下种地去吧?”

  赵辉最终离开了这里,但却没再去摆摊,因为他后来想明白了,除非你摆摊不赚钱,不惹人眼红,那没事,没人找你茬,但还有城管时刻伺候着。

  如果摆摊赚了钱,生意好了,什么麻烦都会来,他就不信他之前旁边那家伙没去通风报信,到处都有小人,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但问题是,他真心耗不起。

  被打事小,东西给糟蹋了就是好几百的本钱,他耗不起。

  哎哟尼玛的,那老子该干啥呢?难不成真得回去种地去?

  赵辉坐在不到十平方米的出租屋里发呆,这城里头可真不是他想得那样啊,赚点钱还真尼玛的不容易啊!

  烈日炎炎,晒的赵辉快脱了一层皮,好不容易到了这里,推开门进去后,里面站了好些人。

  我靠,好大的臭汗味儿!赵辉忍不住捂住鼻子,这里面也太闷了点吧?一个个大老爷们儿的,满身大汗臭气熏天。

  这会儿,一帮人正围着老板,你一句我一句的争论不休。

  “老板,说好一张一毛钱的,怎么现在就成了五分钱了?这太抠门了吧?”

  “说了给前门的,你跑去给后面,你怪我?我还没怪你呢!”

  “那这个怎么说?家具城那边总没错了吧?我可是好不容易把别人的给撕了贴你的,你现在不能说话不算数啊!”

  “吵什么吵,你知不知道,老子给举报了啊?就因为你把人家的给撕了,被人举报了知道吧?”

  ……

  一看这架势,赵辉也来气儿了,挤了上去,说道:“喂,老板,给你贴了三百多张,你说好给三十的,现在才给十五块?还不够我跑腿费的!”

  “那你爱要不要!”老板冷着脸,把钱扔到赵辉面前。

  其他人再次不服气,但最终还是没能拿对方如何,难不成为了十多块钱跟人家闹事?反正对方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他们只能无可奈何。

  赵辉拿了钱出来,买了一瓶矿泉水,苦笑了几声。这一个上午出来,早饭午饭花了六块,买了两瓶水,两块钱,整好花了六块,现在拿了十五块,估计也就够下午吃一顿,房租的钱都赚不到。

  这尼玛坑爹的贴小广告,害的老子白白浪费了一个上午的时间。

  不但没赚到什么钱,还搭进去力气,还晒的一个半死,差点没脱一层皮喽,真不值当!

  可赵辉还能如何?去找工作,最低初中毕业,要么就要有经验,他没文凭没经验,没人要他。到馆子去找洗碗的活儿还被一个大妈给抢走了。

  他现在连哭的心思都没有了,他这才彻底看透,这大城市啊,哪里是他这种小农民可以混的啊?

  难不成真的回去种地?赵辉可真不甘心啊。

  赵辉就这么麻木的走在街头,看着繁华城市车水马龙,宛如另外一个世界一样,在他眼中,这城市跟他格格不入,他就好像一个外来者一样,怎么都无法融入到这里。

  走了一段路,赵辉累了,身体累,心也累,停了下来,抬头就看到一个中介店面。

  蓝田房地产?招聘告示?赵辉眼睛一亮,走了上前,认真看了起来。赵辉必须得认真啊,他不止渴望找到工作,更因为他才小学毕业,看通告很费力的,所以必须得认真。

  他趴的很近,几乎都贴到墙壁了,一字一句逐行逐句的看了下来。

  “本公司因为业务需要,特此招聘:业务代表若干,高中以上文凭;业务经理2名,大专以上文凭;店长一名,本科以上文凭。有工作经验者优先考虑,工资待遇面议,联系方式……”

  好嘛,又要文凭,还最低高中毕业,老子才小学毕业啊!至于经验什么的就别提了。赵辉失望的转身走开。

  “喂,你等等。”就在赵辉要走了,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赵辉停下脚步,转身看去,却见一个身穿职业服的美女看着他。

  赵辉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呐呐道:“那个,你叫我?”

  “没错,就你,跟我进来。”美女点了点头,然后就转身进了店里。赵辉呆了,这什么意思?还让我进去?进去干嘛去啊?

  但赵辉还是疑惑的跟了进去。

  进去后,这才发现里面挺宽敞的,地面是清一色的白色瓷砖,亮白干净大方,他一看自个满是泥污的皮鞋,顿时有点尴尬还有点不自在,又看了看满屋子一张张桌子都摆着电脑,他更加不自在。

  说实话,他羡慕过人家有电脑的,那家伙儿,玩起来噼里啪啦的可带劲儿了,但这会儿,他觉得很是不自在,这里一看就挺高档的,还整了这么多电脑高档货,他一个乡下来的农民自然不太自在了。

  “你,过来。”刚刚那美女又冲赵辉喊到。

  赵辉又指了指自己鼻子:“那个,你、你叫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