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月才开心没多久,头也没来得及回,西部密密麻麻的巫师中,释放出了超强的魔法阵,即使有很远距离,强大的冲击波也震得黎月撞到了墙上,心里一暗,立刻转头,发现百米之出现了一头巨大的水怪,因为体形过于庞大,百米之外也如同近在咫尺,怪物全身由晶莹剔透的发光蓝水填满,身上布满水做但极为锋利的刀刃,身边有很多乌云环绕,看就是非常强的法术。

  “不好,这是水族禁术——深渊召唤兽,要千人法术合一才能造出来,在五族之中只有发生灭顶之灾才能使用的法术,看来我的实力他们已经琢磨得很清楚了,所以才有这么多的巫师和法师,看来,这一次要搏命了”

  黎月快速站起来,不得不为眼前的庞然大物感到了一丝害怕。

  北边的百人明显是想给我一个轻视敌人的机会,从西边来的才是主力,从开场就给我来了个下马威,是吗,黎月对视着眼前的这头凶狠的怪物心里盘算着敌军的思想。

  可是他发现,他错了,从南方传来了众人人撕心裂肺的惨叫,黎月猛然回头,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因为主城坐落于市中心,附近各族的建筑物遮挡,已经很难看到人了,可是,他从南方和东方看到了集结而成的庞大亮蓝色魔法阵正在如同野兽一般撕咬着这整座城,对抗的金木火土的个人魔法阵却显得这么无力,偶尔冒出的星星火火光点迅速被庞大的水系魔法阵迸发出的水技能吞噬,就连水的克星—木系的藤蔓,也显得如此的无力,毕竟一根钢筷子再硬,永远比不过有备而来的几千只木筷子。

  (更A新最T快上酷p匠●*网@T

  眼看四族族人一个个的魔法消逝在天空中,黎月面无表情的流下了泪水,雨水打在他的脸上已经分不清是泪是雨了,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他想,如果自己是万物之神,真的能做到毁灭一切以一敌万,那该多好,都怪自己能力不够,眼看着四面大军降临,他止住了泪水,走到圆台中间,双手合一,默念咒语,只见四道红光从他的手心迅速飞走,那是发出去的请求支援信件,是任一国之主才能发送的讯息,给各族长老派兵协助

  “主城附近族人已全部失守,请求支援!”

  可是王身份散发出去的消息是以光速传达的,几秒之后红光也没有发送回来,黎月知道,四族长老都已经不想再插手水族暴乱,就连自己的族人也抛弃了自己,现在,四族大乱,唯独只有水族反叛者为组,想吞掉凌乱无次序的四族只是时间问题,首先,得解决眼前这个黎月,因为黎月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本应该上任的岳瑶、得到了五族最强的称号...

  黎月大喝一声,瞳孔中燃起战斗之火,原本百里之外行动缓慢的水巨人已经近在眼前,东面南面数不清的敌人已经慢慢包围过来,天空的乌云渐渐变成了结界,主城和附近的楼房相比,如同鹤立鸡群,格格不入,如今,四面八方成千上万的敌人,围着这一只叫做黎月的蚂蚁,准备开始进攻。

  水巨人双眼发出代表攻击命令的光芒,双手张开,怒吼着从身体里飞出了成千上万的水刃,黎月看见水刃密密麻麻的飞过来,站在原地,光是左右挪动,低头抬头,左倾右斜,整套动作衔接流畅,五秒完成,快得不可思议,躲过了全部水刃,水刃落在地上,被黎月早已烧开的地板瞬间蒸发,不复存在,躲开水刃的攻击之后,他双手蹬地,一个后空翻迅速位移到平台边缘,右手飞快在正前方犹如小鸡啄米点了一下,围着点用左手迅速一个圈,画出一个六芒星,空气中凭白无故的烧了起来,只见黎月双手推出,从图案中冒出霞光万丈,喷发出巨大的火焰喷向巨人,打得水巨人一个措手不及,倒在了地上,顿时房屋的残渣和灰尘布满天空,看不清眼前的东西

  水巨人算是暂时的倒下了,南北方更大的巫师阵已经收拾完附近的族人,顶着两个如同附身一般但是却又是虚像的水族巨人飞快的跑了过来,这两只虚像巨人比之前那一只行动要快上几倍,说时迟那时快,百米对于巨人来说就是人类的一米,只见巨人抬起双脚,黎月瞪大了双眼,看着这个庞然大物向他砸了过来,轰隆一声,族中最坚强的建筑物瞬间坍塌,变得那么不堪一击,黎月也随着主城残渣掉入废墟中...

  四面八方传来水族反叛者胜利的欢笑,欢笑中夹杂着自私、狂妄、疯狂的臭味,让胜利变得如此恶心,巫师们踩踏着所有建筑,水巨人在废墟上打滚,暴风雨对常人来说是如此的凄苦,对水族来说却是胜利狂欢的点缀。

  主城废墟下,一根被折断的石柱无情的戳穿了黎月的身体,从背部到心脏,由心脏到地面,死死固定,血液如同岩浆一般疯狂地从石柱上滑落,高温烫得石柱已经无法承受,开始二次断裂

  由于没有石柱的支撑,整个废墟发出了轰隆一声巨响,塌了下来,几千水族巫师看着这堆废墟,吓得以为是黎月还活着,过了一会,一切正常,大家也都呼了一口气,继续狂欢掠夺起来

  坍塌的主城废墟下,沸腾的血液在废墟中留着,百吨的废墟压在黎月身上,他很痛,很难受,很想站起来,但是却无能为力...他看到了一道光芒,光芒中似乎自己的父亲黎焱在向自己招手,父亲是火族曾经的长老直接以焱为名,掌握着火族所有禁忌魔法,正如同水族使用的巨人之术,想必是反叛巫师中已经有人学会禁术,并且传授众人,正因为水族禁术需要千人同时进行,所以才威力巨大。父亲将令自己骄傲的孩子黎月养大之后,在二十年前与天神的战斗中,被迫使用禁术七窍流血而死。

  “孩儿,难受么?”

  梦中黎焱抚摸着黎月的脸颊,这种久违的感觉让那黎月非常伤感。

  “难受,对不起父亲,我尽力了,即使我的法术再强大,依然无法...保卫自己的国家”

  黎月说着,眼泪刷刷刷的流了下来

  “不,孩子,你没有死去,你还活着,以至于安静的死掉,为何不反抗呢?”

  “反抗?”黎月一脸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再熟悉不过的男人

  “你说的是...禁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