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起身,大摇大摆的走到隔壁房间,站在门口,对里面喊道:“舵主风~老子复活了!”

  舵主风从望远镜之中回过神来,上下看了我一眼,眉头微皱说道:“好浓郁的真气,你的伤势要是完全用真气愈合的话,需要的量一定不小,即便玄体六层高手为你恢复,也要一定的时间,你是怎么做到的?”

  听到他的话,我顿时一愣,摸了摸怀里的瓶子,心里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担忧。

  如果按照他说的,这个瓶子里面装的不是单纯的酒了,也就是说在我第一次倒出来真气之后,瓶子又自己生成了不少?

  不是吧,这么吊炸天?

  这个真的是有些出乎意料,我难以置信的转了一下眼珠。

  此时,舵主风再次抬起手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身上一定有宝物了,呵呵,想不到便宜了我舵主风了!”

  说着。

  一股强大的力量,从舵主风的手上脱手而出,飞快的向我抓了过来。

  我身子一个不稳,向前被拖出一步,我连忙用力踏在地面,止住了前进的趋势,冷冷看着舵主风笑道:“哼,想要对付我,恐怕没那么简单了吧!”

  说着,我心念一动,无数的尸虫,顿时铺天盖地的向舵主风冲了过去。

  舵主风看到尸虫的第一眼,立刻目瞪口呆,但是他反应很快,大手一身,瞄准了窗户,他的身子在飞虫到达他身体之前,呼啸一声从窗户上飞了下去。

  从他那吓的屁滚尿流的样子来看,这个飞虫,就是他的克星了。

  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只要抓住舵主风,逼出他那个风属性法术,以后老子就能横扫天下了,看谁不顺眼,直接用风炮炸飞了他!

  我心里激动不已,立刻追了上去。

  我匆忙的跳过窗户,但是发现舵主风简直就是飞毛腿啊,他直接向露天浴池的地方跑了过去。

  哪里人很多,最起码有几百人,要是真的给他混进去了,想要再找他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我立刻加快速度,剩下的几次瞬移也是一并用出。

  舵主风杀了我的小弟三胖,这笔账我一定要算,我一定要他付出代价!!

  但是当我急匆匆赶来的时候,发现了令我无比震惊的一幕!

  只见刚才还觥筹交错的场面,现在变得无比的冷清。

  好多张餐桌什么的,都还是原来的样子,但是这里的人却是一个也没有了,就好像突然蒸发了一样。

  “我勒个去,怎么回事儿啊这是。”我不可置信的高声喊道。

  若是有人来找麻烦,这里的场面不应该是这样安谧的呀,最起码也要有打斗或者逃跑的痕迹吧,现在可是好了,所有的人都是凭空蒸发不见了?

  此时舵主风也是目光深沉的扫视了一眼,没有说话。

  “是不是你的人搞的鬼,赶快说实话,不然我立刻弄死你!”我控制着飞虫就在我的身体后面,无数的飞虫,忽闪着翅膀,组成一队超级给力的双翼,若不是我不会飞,我都当自己是双翼天使了呢。

  舵主风看白痴一样看了我一眼,屁话没说,直接逃跑。

  我那个晕,这个人一定是属兔子的!

  他逃跑的方向,正是这个高家大院,最为高大的一个大厦。

  现在几百个人莫名其妙的失踪,我暗暗猜想,这个一定是舵主风这个逗比搞的鬼。

  我冲进大厦的时候,发现电梯这个时候已经是坏掉了,这是一个噩耗呀,几十层楼,难道我要爬上去?

  就在我心里郁闷不已的时候,无数的飞虫,竟然直接吸附到我的身上,扇着小翅膀,直接把我脱离了地面。

  我在电梯金属门上看到我当时的傻逼摸样,无数飞虫密密麻麻的在我身上,我当时脑袋一晕,差点就炸了,我可以说我有密集物体恐惧症吗。

  就这样,我忍着折磨,一口气儿被虫子拖到了顶层。

  楼顶天台,舵主风站在一角发呆。

  #酷匠网《^正版首!=发

  哪里风很大,随时都有吹下去的危险,真不知道这个傻逼是要搞什么。

  不过,我突然心中一凉,风?风很大?

  难道他是想借助这里的风,给我致命一击?

  我不敢想象。

  但是这个时候,舵主风突然扭头看向我说道:“过来,你看看。”

  我看不到他有什么危险气息暴露出来,于是战战兢兢的走过去,我一看,顿时是心提到了嗓子眼。

  我看到几百个人,被一个红袍女子带着向一个方向步行。

  这些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些人完全是失去了自主意识一样,全都是步伐一致,目光呆滞,甚至连头都不带扭一下的,径直跟着红袍女子。

  而那个红袍女子,远远看去,一头黑发下垂到腰间,而且其肤白如玉,我站这么远就能看到,而且不仅如此,她的脚上还穿着一双红色的绣花鞋。

  我打开透视眼,急速的看向她。

  这一看之下,差点儿把老子吓死了!

  我一眼看去,竟然发现这个女人,没有一点的生命气息,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死人!!!

  大白天见鬼了嘿!

  “那个红衣服的是女鬼!”我高声喊道。

  “大红袍!”舵主风无比严肃的说道。

  “且,一个女人就把你吓成这样了。”我说到。

  但是我随即就反应过来了,立刻骂道:“你奶奶的,不要转移话题,这个人是不是和你一伙的,还有,你到这里来究竟有什么企图。”

  舵主风没有直接回答我,看了我一眼满身的虫子,叹气道:“我们暂时休战,等解决了眼前的事情,我和你一较高低!”

  “放屁,你杀了我的朋友,我就这么绕了你,我王小二威名何在?”我大喊道。

  “今天的事情有些特殊,我简单的告诉你,在华夏国,目前有两个古老的门派,只是很少有人知道,一个是北卜一个是南盟,确切的说,我们相互独立,并不属于这个国家,但是这里也是我们生存的土地,不想被人侵犯,最近几十年,不良人以及黑狼联盟,三番两次跃跃欲试,今天是他们第一次联手迫害这片土地的人权,而我是温州舵主,我有义务拦截他们。”舵主风义愤填膺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君不贱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