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严韵回到了别墅之中。

  严韵一脸不解的看着我说道:“姐夫,你这是干什么,我看你心里有事哟,难道是看上哪个大美女了吗,告诉我,我去打她。”

  ^更&新UH最●快上b酷匠$网◇V

  我轻笑着摇摇头,又好气又好笑的走到严韵跟前,轻轻的挂了一下她的鼻子,爱惜的说道:“我怎么说你好呢,你比我大好几岁,还叫我姐夫,你不吃亏吗。”

  “吃亏是福啊。”严韵笑道:“主要问题是,这样称呼你呢,显得我年轻很多么不是。”

  “好了,就你这古灵精怪的样子,等你成老太婆了,也是会返老还童的。”我笑道。

  听我说老太婆,严韵顿时是赌气的撅起了嘴巴。

  “怎么,生气啦?”我问道。

  “哼,不要你管,你管不着!”严韵傲慢的昂着头。

  “好好好,我不说你了行了吧恩?”

  “我不听我不听。”

  “大美女?小美女?”

  “好吧,原谅你了……”

  我还准备好多台词没说呢,她这就原谅我了,真是……

  “真的不生气了?”我问道。

  “是啊,难道你还想惹我生气?”

  “不是啊,要是你真的不生气了,那就抱抱姐夫好吗?”我将声音压得很低很低的说道,略带着我男中音特有的磁性,女声呢,会理解为性感。

  “咦,小姨子抱姐夫,这个恐怕不妥吧?”严韵撇嘴说道。

  “这就是说,你还在生姐夫的气咯?”我调笑道。

  “哪儿有啊,不生气了好嘛。”严韵说道。

  “那为什么不让抱呢。”我微微的弯着腰问道。

  我弯着腰稍微可以掩饰一点我的好色。

  “好吧,就给你轻轻的抱一下。”严韵像是哄孩子一样说道。

  我听了严韵的话,立刻扑上去,用力的将她抱在了怀里。

  “咳咳!!!你干嘛用这么大力,……我快喘不过气了,不行了,要死了要死了……”严韵不断挣扎着。

  不过她越是挣扎,我的力气就越大。

  其实。

  严韵就是属于那种嘴上不要不要,身体很诚实的那种。

  要知道。

  人家可是玄体五重,打我这种玄体一重的,一根手指头就能搞定,何必那么费事儿呢?

  我的手狠狠的在她的背上捏来捏去,像是寻找宝藏一样,但是手上的感觉并不是很刺激,于是我就狠狠的向下游移了过去。

  严韵身上最为漂亮的是脸,最为性感的是胸,最风骚的就是小屁屁啦,今天终于有机会了,于是我毫不犹疑的……

  可就在我的咸猪手就要得逞的时候。

  我的手上一麻,就像是鞋子蛰了一下似的。

  我立刻条件发射的跳出了严韵的怀抱,一脸惊慌的看着我的手。

  我竟然看到。

  看到……

  看到尸虫变成的那个小飞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飞到了我的手上。

  看到我看它。

  小飞虫忽闪着小翅膀到了我的眼睛平齐的地方,不断的摇晃着身体,似乎在催促我什么。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

  老色鬼哼了一声道:“它饿了,要吃奶7奶。”

  晕啊。

  这句话听着怎么这么邪恶呢?

  更让我郁闷的是。

  我一个大男生,怎么搞出奶水给它吃啊?

  总不能在严韵哪里去挤出来吧?人家会不会打死我?

  “它说要吃你今天得到的那个玉佩。”老色鬼似乎能够听懂虫子的话一般。

  难怪。

  人家可是几千年的老树精,能听懂动物的话也是见怪不怪。

  原来是吃玉佩。

  这个我就放心了。

  虽然那个玉佩很古怪,我都搞不清楚有什么玄机在里面,但是搞不明白的东西,就是没办法利用的被,就是一个废物,吃了就吃了吧。

  严韵看着我抬着头看着像苍蝇一样的小虫子,不解的问道:“你怎么了呢姐夫,一听到晚神神叨叨的。”

  “哦,没事儿,突然想起来今天还没有修炼,你呢如果没事儿就在这里给我护法,我不喜欢练功的时候被打扰。”我说道。

  严韵听了连忙喜滋滋的点点头,仿佛很乐意为我效劳一样,真是搞不懂她一天到晚到底在想什么。

  当我进入卧室的时候,便是立刻将玉佩啥的全部拿了出来,当然还有那个古怪的小瓶子。

  在我取出玉佩的时候。

  小飞虫二话不说,直接化成了无数的飞虫,一扑而上,直接将玉佩围了起来。

  看得出来,我要是再不给他们吃东西,他们就成非洲难民了呀,一个个全都得饿死的节奏。

  我摸着下巴看着他们狼吞虎咽的样子,不解的说道:“老色鬼,他们这么奢侈,每天都要吃玉的话,我可养不起。”

  对啊。

  我们村以前有个首富。

  也不知道做啥生意的,总之很有钱,我们小时候就是励志要成为人家那样的一个人。

  人家有多少钱我不知道,就是知道当时我们连馒头都要分成好几份吃的年代,人家养了一条狗,天天大鱼大肉的吃。

  我们活的不如人家一条狗……

  现在好了。

  老子的梦想竟然就这么实现了,我养的虫子吃的可是玉佩诶,这个玉佩虽然质地不咋地,但是好歹也是值个好几头母猪钱吧?

  老色鬼不屑的说道:“且,尸虫现在不叫尸虫,他们已经完成了罕见的进化,名为灵虫。”

  “灵虫?听着好厉害的样子。”我说到。

  “恩,不错,在一千年前,有个叫张拔的人,就有这么一个灵虫,威力十分的强大,曾经一举拿下上万的军队,立下奇功,只是他的灵虫不久就消失了,我也没有得到进一步的消息,毕竟这个玩意都是很隐秘的存在,不过么,据我估计,这个尸虫,至少能够完成六次进化,先只是第一次进化而已。”老色鬼若有所思的砸吧砸吧嘴说道。

  我听他说的津津有味,感觉尸虫没准儿能变成一道美味佳肴的菜……

  “得了得了,我管他进化不进化呢,要是她们在这么吃下去,我不出几天就会倾家荡产,连老婆本就要搭进去,玉佩啊,哪儿人有这么多玉佩给他们吃啊!”我无力的反抗到。

  要是这个该死的虫子,再敢跟我要玉佩吃,我一定会一巴掌把他们全部拍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君不贱说:

  1鹅鹅鹅饿,有没有土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