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车司机一脸冷笑,招呼着小弟闪开一条路。

  不过那个黑车司机,此时露出踌躇的神色,从他表情可以看出,估计他是担心我会耍花样,毕竟我的实力他见识过。

  “她们两个给你们做人质,我们去。”我对黑车司机说道。

  听到这里,他算是完全的放下了心,冷冷说道:“我们都有无线电,要是你敢耍花样,只要我咳嗽一声,你的女人立刻完蛋!”

  我无奈耸耸肩道:“放心好了,不就是十万元的事儿吗,我会全力配合你的。”

  此时。

  古斋大约五百米不到的街道两端,各有二十多辆出租车,直接将我们堵在了里面。

  、酷X|匠1网正m4版6首发p√

  我和黑车司机从车缝隙之中钻出去。

  这些出租车呢,隶属于不同的出租车公司。

  有大众捷达、帕萨特,还有奇瑞的好几种车型。

  看得出来。

  这些人是属于同一个组织,然后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聚集在一起,进行违法犯罪的勾当。

  而他们之所以能够如此明目张胆的进行敲诈,第一原因是有后台,第二呢就是他们选择的对象地点都是很有讲究。

  比如这次的事情吧。

  古斋。

  黑车司机说的没错,这不是穷人来的地方,这里好歹一件东西,都要上万块。

  所以在这里敲诈的话,成功率很大。

  而且,据我所知,在敲诈完毕之后,他们还会做一些其他的手脚,比如拍裸照什么的进行威胁不要报警什么的,都是一些老手段,但是就是有人用,有人用就有人上当。

  我们走到一辆帕萨特的跟前,司机就要上去开车。

  我一把喊住道;“让我来开吧,这样你就不用担心我会半路跳车逃跑或者偷袭你什么的了。”

  说着,我走到他的跟前,手腕一翻,便是将他身上藏着的片刀电棍什么的拿了出来。

  他看到我手上的东西,顿时再次惊讶,思来想去,只能是钻进了副驾驶。

  至于我的驾驶技术么。

  高红还有玲玲的车子,我都是碰过。,虽然谈不上技术啥的,但能上路是没有问题的,毕竟像我这么聪明的人,岂能不会开车?

  这是一个T字形的路口。

  我们的车呢,跟着车队插入了古斋这条小街中,所以我要向后倒一下。

  不过我这是第一次倒车,所以一脚油门下去,帕萨特的速度还是很客观的,在我惊慌失措之下就是已经到了大马路的另一端,这是城市的主干道,有十五米左右宽的距离,分左右分流车道什么的,我直接就撞坏了路中间的栏杆,到了另外一段,直到撞到一刻苍天大槐树上。

  黑车司机直接吓尿,架在我脖子上的刀都差点把我捅死了。

  就在这个时候,惊慌失措的我,立刻挂上了前进挡,又是一脚油门到了底,车子再次飞了出去。

  由于从始至终我都没动方向盘,于是乎,这发了疯的帕萨特,直接就撞在了一群的士的屁股上。

  咚的一声十多辆车组成的巨大车队,直接将我拦了下来幸好我是系上了安全带,不然的话我就飞出去了。

  而一边坐着的黑车司机,显然是始料未及,在他什么反应都没有做出的时候,他已经直接从车玻璃里飞了出去,那个惨,别提了。

  而这个时候,我又是倒挡,一脚油门飞了出去。

  这个时候,我从后视镜里面看到一个超级给力的加长林肯系列高档轿车正在正常行驶,而我已经是停不下来,直接飞了过去。

  好在人家的驾驶技术过硬,直接在快要撞到我的时候停了下来。

  而我再次撞在大树上,然后飞快的挂上档,直接再次冲进去。

  这一次,比上一次的冲击力还要大数倍,我直接冲开了那些的士,直接再次加速一里地的距离,直接撞在了另一端的二十多辆车上。

  轰的一声~~~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而与此同时,我丢下了这车,找了辆有钥匙的,将司机扯下来暴打一顿,抢了车,再次玩起碰碰车。

  在五分钟的时间之中,我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拦,疯狂的将这些车全部撞碎。

  此时,那些出租车司机,一个个的呆若木鸡看着我。

  我玩累了,下了车,懒洋洋的走到他们跟前。

  其实吗,在我一开始耍花样的时候,他们就想讲控制的严韵还有高红暴打一顿了。

  但是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事情是,这两个人跑的比兔子还快,直接上房顶了,于是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发呆了。

  此时。

  我遥遥的看见,刚才被我拦下的那个林肯轿车,慢悠悠的向这边靠了过来。

  此时,在林肯车上。

  温州商会主席温嘉城脸上挂着淡淡的薄怒,向路边靠边停车。

  而在车上,此时传出一个淡淡的女子声音道:“没事的,兴许是那个马路杀手乘风破浪吧,我们没被撞到就不要去找麻烦了吧。”

  “苏小姐,您大老远过来一趟,怎么能让您受委屈,这群人是温州的黑势力,平时作威作福惯了,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他们。”温嘉城说道。

  苏小小听了温嘉城的话,淡淡的一笑说道:“你啊,还是老样子,父亲在的时候就经常说你,年少气盛,现在快三十了吧,还是这样,一点委屈也承受不了。”

  温嘉城听到苏小小说这些,尤其是说道苏小小父亲的时候,温嘉城的脸色微微缓和下来。

  他没有急着下车,而是轻叹一口气道:“哎,苏叔叔是个好人,只是……”

  “你不要说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我不想在回忆了。”苏小小看着窗外那些撞的支离破碎的汽车,陷入了沉思之中。

  是啊,她父亲死的时候,就是死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不管多么坚硬的汽车,在绝对速度的撞击之下,也是会变成废铁。

  而正是一起交通事故,竟然断送了苏氏集团的最高领导人。

  究竟是有人预谋,还是只是一场意外而已?

  苏小小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但是现场留下的证据来看,没有一项是可以证明是谋杀案的,她也是请了好多的私家侦探,但是依旧没有调查出什么,于是这件事就放在了苏小小的心中,成为了一个永久打不卡的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君不贱说:

  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