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怪笑一声,身子如同一头饿狼一样扑向了严韵。

  此时的严韵,目光之中飘过一丝决绝。

  只见她冷冷一笑,寒声说道:“不要小看北卜!”

  话声刚落,在她的手上,顿时多出一枚红球。

  这个红球只有指甲盖大小,通体血红,在老者身体冲过来的那一刻,严韵突然手指轻弹,红球瞬间飞出。

  老者看到之后,眉头微微皱起,但身子并没停止,依旧向严韵呼啸而去。

  就在他距离严韵不到两米的时候,红球诡异的撞在了老者的身上。

  只听哄的一声响,老者的前半部身体立刻灼灼燃烧起来。

  只是一刹那的功夫,火光冲天而起。

  老者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狼狈得向一侧滚去。

  但那些火焰并没有被他熄灭,空气中瞬间迷漫人肉烧焦的味道。

  可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倾盆大雨滂沱而下,老者似乎听到了雨声,身子顺势滚了出去。

  于此同时,老者身体上的火焰瞬间熄灭。

  严韵看到这里,眉毛微调,难掩心中得诧异。

  只听严韵叹声道:“天要忘我严韵麽。”

  老者从地上起身,身体由内而外得恶臭加上烧焦得味道,让他更加得狰狞与恐怖。

  7酷匠√网:正版首发&{

  此时在他的脸上,已经看不到原来的颜色,他狠狠地用手一抓,一块血肉被他抓了炸开。

  他发出愤怒的低吼,一步一步的向严韵走过去。

  此时的他实力已经受损。

  严韵看准了时机,直接一个闪身来到了他的面前。

  砰砰两声响,老者的身体只是微微摇晃,二外帝王丹的气场笼罩之下,大口的阴气呗严韵吸到身体之中。

  于此同时,严韵的脸色瞬间苍白了起来。

  “去死吧,老子送你一程。”说着,老者枯瘦焦黑的手一伸,瞬间抓住严韵的脖子。

  严韵在他一抓之下,大量阴气瞬间涌入严韵的身体之中,外来的这些阴气,狂爆而且不安,直接封锁了严韵体内固有的阴气,让严韵动弹不得。

  严韵不断整下,想要逃出去,但都是无济于事。

  严韵此时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双中的光芒涣散。

  而在此时,再一个破旧的矮房中,神算子手上握着三枚铜钱,手指紧握,忽然又张开,如此循环往复三次,他脸色未变,喃喃道:“果然是他,这次严韵能否进入内门,就要看这一次的了,也罢,我且先回去,将这件事禀告一番,请卜主定夺此事。”

  却说我这边。

  按照纸条的指示。

  我一路狂奔,终于拐了七次。

  虽然我的心中十分疑惑,毕竟纸条是几天前留下来的,而事情刚发生,不可能会这么准吧。

  但是我不知道去哪,只能是按照纸条上的内容走下去。

  此时,大雨滂沱,周围能见度很低,我停下来四处看了下,这是一条狭窄得街道,只好向前移动,直到我眼前没有路了,眼前是一排倒塌得墙头。

  我狐疑跳了金所炫,恰好看到一个糟老头子掐着严韵得脖子。

  我想都没想,直接冲了过日子,一狠狠得飞向老头的背部,与此同时口中大麻:“这是找死。”

  碰的一声。

  老头微微转身,以一个诡异得角度与我对撞一脚。

  我的身子狼狈得滚落出去,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这才停下,很难想象,他一个老头怎么会有这么大力气。

  而与此同时,我看到老头松开了严韵,冷冷的看向了我说道:“你还是成功了,不过你不该来这里。”

  说着,他枯瘦的手,如同携带者某种神奇的魔力一样,带着恐怖的吸扯力向我抓了过来。

  我不明所以的觉得很恐怖,身子迅速后退,与此同时,目光炯炯的看着老者的一举一动,寻找他的破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君不贱说:

手机写的,停电了家里,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