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小,正是网吧附近小书店的老板,和我倒是有几面之缘,而且在割肾事件之中,我们一直是患难与共,若是给我再次见到她,也是一定能够认出来,只是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再见时不知是喜是悲。

  此时,苏小小一脸愁容的看着窗外平静的湖泊。

  她的心在她父亲死后,就一直如同这个湖泊一样的平静,毫无波澜,知道那次被一群犯罪团伙强行绑架的时候,苏小小才是稍微由一个冰川,被一个人融化出一丝暖流。

  这个私人园林,相传是明朝一个王爷建造的,价值不菲,但还是被他的父亲买下送给了苏小小,作为十八岁的成人礼物。

  苏小小出生的时间,正是她母亲去世的时间,原因难产。

  苏小小十八岁生日那天,正是她父亲再次结婚的那天,所以她很淡然,虽然并不能接受,但只能听之任之。

  而苏小小从来没有想到体格壮硕的父亲,有一天会突然死去,于是伤心欲绝,行走他乡。

  当时的苏小小留学归来,已经和哥哥共同掌握了了公司的全部业务,但是如此一来,苏小小一走,她所属的那部分财产,暂时归哥哥所有。

  现在她回来了,理所当然的再次掌握了集团的大权。

  但是她无心管辖,交给了父亲生前的得力助手福远,苏小小平时都喊他福伯。

  此时,苏小小轻喊一声:“福伯。”

  金丝楠木门缓缓打开,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国字脸的中年男子,带着一个金丝边框的眼镜。

  “我想出去走走。”苏小小盯着远处的湖面说道。

  福伯很是为难的皱眉。

  近日来,大少爷那边的活动很是频烦,有着吞并苏小小掌控大权的局势,在这个关键时候若是让苏小小出去玩,那大少爷说不定……

  “你放心,他抢不走的。”苏小小淡定的说道。

  福伯推了推眼镜这才缓和道:“也是,我老糊涂啦,小姐掌握的是全球第一风投公司,产值已经超过大少爷掌握的其他产业,即使他抢了去,没有独到的眼界,和高超的投资水准也是赔钱的局面。”

  “恩,你明白就好,所以我在哪不要紧,只要苏小小这三个字依旧挂在第一风投的营业执照,公司就不会倒。”说这话的时候,苏小小从凳子上坐起来,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淡淡的看了一眼福伯。

  福伯连连点头,苏小小这话说的一点也不过分,因为当初老爷就这么评价过苏小小的实力。

  “最近有没有需要出席的活动,你看一下。”苏小小淡淡的说道。

  福伯连忙拿出记事簿,翻看一下道:“有一个高家发来的请柬,十五日后是高老爷子的70大寿,请您去一趟。”

  “高家……”苏小小若有所思的说道。

  “恩,是您刚毕业的时候扶持的一个濒临破产的公司,现在经过我们大量资金和人才的扶持,现在已经走到了上坡路。”福伯提醒道。

  苏小小微微恍然,这些年她投资的企业不计其数,自然不会记得一个小小的高家,想到这里苏小小淡淡的说道;“那我就亲自给他贺寿好了。”

  “这个不至于吧,以您的身份去给他贺寿未免太给他脸了吧,随便派个下人去去就好了。”福伯打着哈哈说道。

  !'酷T》匠J网正@c版首H,发

  他们旗下,像高家这样的公司简直是不计其数,要是每个人的请柬都去的话,那一天天的啥也别干了,天天应酬就是了。

  其实福伯手上的请柬有不少,但是这类请柬之中,大多是涉及苏小小婚姻的,都是各大家族以及各大集团,以及各地高官的请柬,为的就是能娶到苏小小这样的香饽饽,这可是一语万金的财神爷,谁不想娶回家去。

  但是福伯知道苏小小的心思,即便他提出来,苏小小也不会去的,所以就找了这么一个单纯的请柬,说给苏小小听了。

  “闲着也是闲着,我就去到处走走好了,不知这个高家是温州的高家,还是燕京的那个?”苏小小轻柔太阳穴,语气淡然的说道。

  “是温州的高家。”福伯道。

  苏小小淡淡点头道:“恩,安排一下,即日出发吧,如果是燕京我就不去了,北方气候干燥,我不太适应,温州还好可以去看看,散散心。”

  说完,苏小小再次俯身在窗台之上,闭目不语。

  此时,我和玲玲被高红强行带到了学校。

  因为明天晚上学校就是放暑假的时间,这两天正是期末考试的时间。

  虽然已经迟到了不少的时间,人家都做完大半卷子了,但是在校长的带领之下,我们三个还是被带进了考场。

  当看到考卷的那一刻,我觉得我整个人都要崩溃了,这些天一节课也没有听进去,脑袋里装的全是屎,这还考个屁!

  我偷眼看了一眼,高红也是如此,她一个胸大无脑的家伙,能答完才怪。

  而玲玲不同,虽说也跟着我们玩耍了几天,可是人家可是优等生,一来二话不说,直接埋头答题,经过我的治疗,我看得出来,玲玲已经完全恢复,而且较之以前,皮肤更加光滑细腻很多。

  我看了一圈儿,别人都在答题,只有我和高红来回张望,不时的用眼神攻击对方,高红被我的一个个猥琐动作搞的恶心十足,于是别过头去不看我。

  而我也是苦逼的一点事情干都没有了。

  就在考试时间过去大半,还有二十分钟交卷的时候,老色鬼醒了。

  “啊,呜呜呜,好爽,这一觉睡的真是天昏地暗海枯石烂醉生梦死……”老色鬼一开口就是十多个成语,以我的智商,当然记不住。

  我正要开口骂他,突然醒悟,这一场考的是语文,老色鬼能够一口气说十多个成语不带重样的,这就说明,他语文成绩应该ok啊?

  “师傅师傅,快点帮帮我,今天考试呢。”我连忙哀求道。

  老色鬼轻咦一声冷哼道;“哼,还知道我是你师父,我问你,你不是背叛师门,跟一个小女孩成为了入室弟子了嘛。”老色鬼不高兴道。

  我那个无语,但还是解释道:“这不还是为了让泡妞更加顺利嘛,再说了严韵辣么漂亮,叫她几声师傅没什么的,再说了,她身上阴气更加充足,对我们以后的练功很有好处啊。”

  我连忙解释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君不贱说:

  第一更...啊不对,这是第二更了,,,啦啦啦,么么哒,挖掘机求给力啊,还有一更,乃们猜猜如何考试最有范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