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壮立刻急中生智:“lol啊,你没玩过?”王大壮用一种看火星人的眼神看着高红。

  高红没想到玲玲的表哥竟然是一个游戏控,皱眉摇头。

  “那天,我在网吧打lol,一个妹纸在旁边看韩剧。接近中午12点了,妹纸说她不想看韩剧了,她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她希望我能和她一起去她家过吃饭玩游戏,她还补充说她要和我玩一个世界上最好玩的游戏,这个游戏无数男人都梦寐以求!我一听就呵呵了,果断拒绝了她。尼玛这个世界上难道还有比lol更好玩的游戏?”

  王大壮用巡视的目光看了我俩一眼,然后一拍脑袋说道:“对了,我差点忘了,我得赶紧回家了。”说完,王大壮一溜烟的走掉了。

  我和高丽对视一眼,看着王大壮急匆匆的离开。

  高红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从各种包包里拿出各地具有特色的小吃,什么煎饼果子啊,油炸麻花啊等等。

  “我说,你这是来医院看望病人,还是准备出去野餐。”我虽然很饿了,但还是很矜持的说道。

  “哎,这些都是玲玲平常爱吃的,不过我刚才去看过她,还在昏迷状态,所以就拿来给你吃了。”高红说道。

  晕。

  更新P,最5◎快}H上1酷匠Bj网√

  我白高兴了,原来是玲玲不吃的才给我,我就说嘛,高红怎么可能对我这么好。

  即便如此,我还是吃的很开心,毕竟不能随随便便的浪费食物嘛,浪费可耻。

  “玲玲的病情现在如何了。”我一边吃一边问道。

  高红愁眉不展的说道:“哎,不好说,院长说有两个方法治好玲玲现在的疾病,一个是联合国外的专家,结合先进的技术为玲玲康复,二是等着施毒人的出现。”

  虽然这样很被动,但是我坚信,这个施毒人一定会出现的,我坚信自己的感觉,即便施毒人到最后也没有出现,那么我也可以设法从老色鬼哪里打听到方法。

  说完这些之后,我以为高红会离开,可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她却依偎在一边的病床之上,丝毫没有要来的意思,我顿时有些狐疑的问道:“美女,你不回家吗今天。”

  高红白了我一眼说道:“好好意思说我,都怪你,要不是因为你,我们会成现在这样吗?”高红抱怨道。

  我晕。

  是啊,要不是因为我,玲玲就不会被人下毒,要不是因为我中枪,高红也不至于无家可归,跑到医院来陪我们。

  不过事情还不算太糟糕,毕竟若是没有现在的这档子事儿,我还不能和美女同居不是。

  现在,我和高红,同处一室,就在一个屋里睡大觉,如此美妙的事情,我想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吧。

  三天之后。

  我的伤势恢复了差不多,院长亲自允许我到外面走动一下。

  这几天的生活还算不错。

  白天有美女护士照看,晚上有美女高红相伴。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王大壮这个电灯泡总是不合时宜的出现,多次打断我的好事,很令我无语。

  今天,美女护士搞来了一个轮椅,推着我四处转悠。

  其实我也能走路什么的,但是这样的话不容易牵扯到伤口,所以我就答应了美女护士的这个提议。

  在外面转了一圈,医院里到处都是病人,也没啥好玩的,于是我就买了一些礼品啥的,让美女护士带着我去院长办公室。

  “你买这些干什么,院长又没病。”美女护士不解的问道。

  对于院长大人,我们是萍水相逢,可以说是基本没啥关系,人家没必要对我这么好。

  在医院的这些天里,他一直对我十分的照顾,如果没有他,我也不会享受到这么高的一个待遇不是,整天有个美女护士围着我打转,以我这种屌丝,做梦都没有这么美的事情。

  所以呢,我现在伤也好的差不多,我决定是时候离开这里,可是院长不允许,我就打算着,给他点礼物,然后晚上偷偷溜走就行了,这样也不会太让人家难看。

  所以听到美女护士的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可是深思熟虑一番,然后郑重的回答道:“亚希啊!”亚希,就是这个美女护士的名字,我可是费了好大力气才要了一个她的电话号,还问道她名字的。

  “恩?你说。”亚希说道。

  “做人呢,要知恩图报,我在医院这些天,院长可是对我照顾有加,买点礼品啥的,理所当然。”我说道。

  亚希撇了撇嘴,她才不相信我会这么好心。

  院长办公室在五楼,我们本打算坐电梯上去的,可是这个时间点儿医院的电梯很忙,我直接让亚希丢掉了轮椅,然后和她一起爬楼梯。

  当我们走到二楼的时候,突然听到很大的吵闹声。

  现在的医院患者和医生的关系十分的复杂,经常出现医闹的现象,对于这个我也是见怪不怪了,所以没有理会,径直的上三楼。

  可是在这个过程中。

  我听着一个声音十分的熟悉。

  “医生,能能不能宽限几天,我一定会想办法凑到药费的,请您千万不要给我的母亲停药。”

  这个声音很熟悉。

  我立刻停住了脚步,飞快的下楼。

  在一旁跟着的亚希,见到我这样,慌忙上来想要拦住我,可是我隔着楼梯的护栏直接跳了下去,来到了声音发出的位置。

  只见,在一件主任办公室门口,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男孩,跪在地上,duangduang的磕着响头。

  而在办公室里,一个戴着眼镜,面相斯文的一声,抽了几口烟,将烟蒂丢在烟灰缸,十指扣着,坐在办公椅上,云淡风轻的说道:“医院是治病的地方,不是福利院,没钱看什么病,真是不可理喻。”

  “我不是没钱,只是耽误了一下而已,求求您了,我今天一定能想到办法。”男孩用力的磕头,眼泪血水交织在一起,布满了他的脸。

  而在他的身旁,正有一个中年妇女,此时那个中年妇女,正脸色苍白,进气多,出气儿少的依偎在墙壁之上,手腕上还有清晰可见贴着白色的胶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君不贱说: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