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赶到教学楼下的时候,发现几个学生正抬着一个女孩急匆匆的出来。

  领头有一个面色十分焦急的美女,我一看正是高红。

  我立刻上前,问高红究竟怎么了。

  高红很急,指着玲玲说道:“我也不知道,刚才正上课,她就突然昏倒了。”

  我看了看,玲玲的嘴唇此刻苍白如纸,脸蛋更是毫无血色,我心里一惊,这样子看起来病的不轻,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

  我立刻上前背起玲玲的身体,一个人背着,要比几个人抬着速度更快点儿。

  在门口我们拦截了一辆的士,迅速向医院方向赶去。

  在车上,我询问了一下高红,“昨天在我昏迷的时候,贾云霄他们对你们做了什么没有?”

  高红仔细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就是打了几下,并没有做什么啊。”

  听高红这么说,我总觉得哪儿有些不对,心中生出一丝不祥的预感,我心里打定主意,昨天我们一定疏漏了什么环节,而玲玲之所以出现现在的状况,一定和贾云霄他们有关。

  到了医院,玲玲立刻被送入了急诊病房。

  我挂完号什么的,和高红等着玲玲家长赶来。

  高红和玲玲家在通过电话,但是他们都不能尽快回来,最快的坐飞机回来也要三小时之内。

  不过还是联系到一个人,玲玲的表哥。

  不多时之后,玲玲的表哥便是来到了医院。

  一个拿着一袋子干脆面的冷酷胖子,径直的来到了急诊室的门口,看了我们一眼,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嘎嘣嘎嘣的吃面。

  “你是?”我忍不住的问道。

  F9最5r新章节;M上d酷r/匠z&网:

  玲玲是个富二代,按道理说,这大表哥也不能差劲不是,可是看他这样子,也不像是个富二代啊。

  “我是玲玲表哥。”

  这话一出,我和高红顿时是对视一眼,若不是这个场合有点儿不对劲,我们还真的就差点儿笑出声儿来。

  此时,急救室的门突然开了,出来一个全副武装的护士。

  护士手上拿着一个单子,一出来就问“陈玲玲家属来了没有。”

  “来了来了,我就是。”胖子一张脸见到美女就笑开了花儿,立刻起身说道。

  女护士被他吓了一跳,向我靠近了一点儿,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我让你们找的家属是他?”

  “就是我啊。”胖子竟然抢台词,我暗暗发怒。

  “你和病患什么关系、。”

  “我是她哥。”

  “亲的?”

  “亲的!”

  护士再次看了一眼胖子。

  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妈生的,狐疑问道:“那你叫什么名字。”

  “王大壮!”

  ……

  全场无语。

  “这是陈玲玲的大表哥,陈玲玲父母委托他过来的。”我在一边解释道。

  护士还在凌乱当中。

  王大壮?

  怎么听着像是养猪的名字。

  “我妹妹现在怎样了,你直接说就是,不用藏着掖着,要多少钱能治好我都拿的起。”王大壮晃了晃手上的干脆面,很是滑稽的说道。

  无语,这胖子一定是有精神病的吧。

  “这个,患者身体之中有一种罕见的毒素,这个毒素麻痹了患者大脑中枢系统,目前并没有匹配出合适的解药,只能冒险一试,有百分之十的把握,如果你们同意就签一个字,这个手术风险很大,我劝你们还是跟患者父母商量一下。”

  罕见的毒素?

  这个!!

  玲玲一直和高红在一起,简直是寸步不离,怎么可能接触到这种毒素,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胖子摸了摸头,十分困难的整理护士说的话,良久蹦出一句话:“签字是吧?这个我会,拿笔来!”

  胖子大手一挥,就要签字。

  我一把拦住胖子,胖子还不服气,不过被我一把推到墙上去了。

  “如果不手术,会不会有生命危险。”我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我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如此高明的毒,不可能手术就能清楚,感染了神经系统的毒,难不成要把神经切了?

  “毒素没有扩散的趋势,但不排除有诱因导致继续扩散病毒的可能。”护士郑重的说道。

  “恩,那我们不做了。”我立刻说道。

  “什么!”

  三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高红一副看疯子一样的眼神看着我,把我拉到了墙角,小声嗔怒道:“王小二,你这是要疯了吗。”

  “没有啊。”我赶紧解释,可是高红不听。

  “怎么,见到比你帅的人,你就hold不住了?”高红不满道。

  “什么,哪儿有比我帅的。”我看了一圈儿,就发现一王大壮。

  王大壮、王小二,拼什么比我大一号,名字大一号就不说了,连体型也大一号,不对,是大好几号!

  高红一副见我吃瘪,一副得意的样子,拍了拍我的肩膀嘱咐道:“别捣乱了哈。”

  说着,她就要回去。

  我一把把她扯了回来。

  谁知道用力太大了,自从缩骨功练到最高级之后,我的力量经常性的失控,这一扯不要紧,高红整个人都砸进了我的怀抱里,也幸亏我没反应起来,不然的话,还不被她弄坏咯?

  “你要干什么!”高红再次嗔怒道,小脸通红。

  “我能干什么,我是想告诉你,我们中了一个人的圈套。”我高深莫测的说道,俨然世外高人一般。

  “圈套,什么圈套。”高红不解的问道。

  “玲玲身体中的毒这么奇怪,很显然是人为的,他就是想让我们给玲玲动手术什么的,只要一开刀,毒素就会要了玲玲的命,到时候他就会跳出来,威胁我们,让我们拿出一定的条件,然后才会救玲玲的命。”我说道。

  虽然这个说法有点儿冒险,但依旧不能排除这个可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君不贱说: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