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我,按照我的预算,我已经是和严乐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鱼水之欢,然后无力的瘫倒在严乐的身体之上。

  可是,想象总和现实有着很大的差距,我非但没有进一步的了解男女生理结构的不同,反而是被严乐搞的无比凄惨。

  现在的我,浑身酥软无力,别多想,我没有进入严乐,而是被严乐用电棍给电的。

  而且更让我发指的是,我还被她锁在这个小屋,丢进来一个烟幕弹。

  我哭……

  此时。严乐趾高气昂的坐在办公桌一侧,而我,每隔三五分钟都会被她用电棍给来一下,我一丁点儿反抗的能力都没有,虽说缩骨功第二层已经是小成,但是古人再牛,也没有想到现代科技这么发达,电气时代的到来,让我还是遭到了非人类的打击。

  我用微弱的声音祈求那个穿着丝袜,把皮鞋丢在桌子上,翘着二郎腿磕着瓜子看着我的严乐放了我。

  可是她好像没听到似得,拿着手机看着电视,等着来人把我抓走关进监狱她就算下班。

  我知道,等一会儿要是真的被锁进监狱,荷枪实弹的守卫之下,我就算是想跑,也是跑不出几步远就要嗝屁。

  而现在我也是黔驴技穷,电棍让我浑身力量消失一空,别说瞬移了,连普通的收缩肌肉都难办。

  更为可恶的是,严乐看的片子好像还是岛国大片,那一阵阵销魂的声音,让我特别的难受。

  “我说乐乐姐,你就放了我呗,我刚才只是想跟你套近乎而已,并没有真的想侵犯您的意思。”眼看来硬的不行,我只能拿出我的保命绝活了,用我的三寸不烂之舌,企图打动她的放心。

  严乐看都不看我,直接摇了摇手上的电棍,我顿时老实了。

  在我万般无奈之下,我的脑袋灵光一闪!

  对啊,依依!

  “呼叫依依,小二呼叫依依。”我闹袋里不断重复这句话。

  良久,那个机械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只是听到的那一刻,我觉得哪儿有些不对,这声音,竟然是一个老头的声音:“怎么了主人。”

  我脑袋当时就轰隆一下,妈的,我的脑袋里到底住了几个人啊!

  “你是谁,我的宝贝依依呢!”我心中惊慌无比,立刻咆哮出生。

  在一边嗑瓜子的严乐看了我一眼,显然我的声音吓到她了,她直接将一只高跟鞋丢了过来,砸我头上了,虽然我没力气,但是金刚之躯依旧坚固!

  脑袋里那个老头,支支吾吾的说:“我我……我就是你的依依啊、”

  “给我滚,妈蛋,你以为老子脑残,听不出你是个糟老头?”我顿时破口大骂,丝毫不去管严乐看我的眼神,在她眼里,我继杀人犯之后,又多出一个称号,那就是神经病。

  “事情是这样的,我得了一种白天是女生,晚上是男生的怪病。”那个老头无比可耻的说道。

  我当时就泪奔了,妈啊,这是什么病,千万别传染给我啊,我可不想成为双性人。

  “呜呜,老大爷,我求你了,不管你是谁,现在先救我出去,我们有话出去说。”我苦苦哀求,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等我出去,看我不弄死你这个老头。

  老头轻轻的唔了一声,声音无比淫--荡的说道:“这小妮子不错,极品,你快去摸摸她的胸,我就借给你点能量。”

  我一听这个,顿时是了然了一些,我说呢怎么前几天总给我一些稀奇古怪的任务,什么抹胸啊,什么亲嘴啊,什么摸人家屁股啊,原来在我的脑袋里,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老色鬼。

  我有气无力的对他哀求:“大爷啊,你看我要是能动弹一下,你让我跟她开房我都乐意,关键问题是,我现在连放屁的力气都没有了呀。”

  老头这才发现我的问题似的,诧异道:“诶呀,你不说老夫还没看出来,你好像快被这小妮子玩死了……”

  “能不能盼点好!!”

  “好好好,我刚刚吸了你点阳气,还得给你吐出来,造孽哦。”老头说道。

  听到这个,我满脸的惆怅。

  我还以为得到来自域外科技的支持,让我从屌丝逆袭,原来被一个老色鬼缠身,现在好了,老色鬼竟然还想吸收我的阳气!!

  气死我了……

  随着老头的话刚刚说完,我身上的锁链顿时咯嘣一声,全部断了。

  正在看到gc的严乐,竟然没有察觉到我的一样,她的一双小手,正在死死的按着她的某个地方。

  一看这个,我仿佛得到了来自原始人类的祝福,浑身充满干劲,一把抓过电棍,给严乐狠狠的来了一下。

  一下之后,严乐差点儿就翻了白眼,直接晕了过去。

  我揪着她的衣领,直接伸手进去。

  老头称赞道:“不错不错,孺子可教。”

  “老头,你他妈到底谁。”

  “好吧,既然被你发现了,我就不隐瞒下去了,其实我不是什么高科技什么什么的,我只是一个树精。”

  EC酷匠D%网k唯一^正版Y~,a¤其F他都是.盗版u

  “树精?|”

  “对,一种六千年前,地球上最后一颗白蚩树。”

  “白痴树!我看出来了,你真的挺像白痴的。”我随意的摸了两把,再次问道:“白痴树,能量呢,我快像面条一样贴地上了。”

  我的话说完,老头不情愿道:“着什么急,等我把你吸收到的阴气炼化一下,与你体内的阳气融合,让我吸收这融合之后的能量,然后留一部分给你就是了。”

  我算是明白了过来,为什么这个老头这几天来,晚上都不敢给我说话。

  原来他晚上会变成白痴,失去所有的伪装,啥话都会不经过大脑的说出来,暴露他自己的秘密,于是晚上他会选择沉睡。

  这与我们了解到的植物有很大的类似点,植物白天进行光合作用,晚上就会停止,陷入沉睡状态,这么一说,这个老头还真的有可能是白痴树精。

  不过,我没来得及想这些,因为,门开了。

  局长大人一双大眼睛看着我,而我,手则是还在昏迷的严乐的衣服里来来回回。

  我心中暗想:“这下是真的完蛋了。”做坏事被抓个正着,这次是跳进尼古拉河都难以洗干净我的屁股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君不贱说:

  d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