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时,我再次被带到了警局,一天去一次警局,我已经习惯了。

  这一次罪名是涉嫌故意杀人罪,只是我知道,我不会有事。

  审讯我的是一个身材火辣的警花,不过么,市局的制服很好看,穿在她身上很是有味道,这不禁让我想起了王医生,如果可能,我倒是想把王医生还有眼前的严警官拉到一起,来一个制服诱惑什么的。

  “严肃点,不要嘻嘻哈哈。”坐在老虎凳上,我脸上就一直带着一丝傻笑,我完全沉浸在自己的yy里,丝毫没有听她说的是啥。

  她这么一喊把我从yy里拉了回来,我看着她高傲的酥胸,满意的啧了下嘴巴。

  “姓名。”

  “我不姓明,我姓王。”

  人称严姐的警花狠狠的白了我一眼,手指清脆的敲打着桌面,对一旁的助手道:“看你的了。”

  说完,她玩味的看着我,像是再看实验室的小白鼠。

  我不知道她这个笑容的意思,只能是跟着傻笑。

  不多时,那个助手拿来一本厚厚的书,放在了我的肚子上,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击带着军刺的重拳狠狠的砸在我的肚子上。

  接着便是她戏谑的目光。

  我再次龇牙一笑,没事儿人的说道:“你没吃饭?”

  缩骨功的奥妙在于能让肌肉与周围压力完美达到一个平衡的状态,只要不是用刀或者子弹,像这种钝器的打击,我完全无视,所以对于他们这种卑鄙到想打人,又不想留伤口的人来说,我是无所谓。

  “没看出来,嘴巴还挺硬,小李,你先下去,记得掐断视频。”严姐对助手吩咐道。

  小李没有继续待下去,在美人面前被我打脸,他一点留下来的勇气都没有了。

  严姐走到我的身边,手指轻轻的抬起我的下巴,她的嘴巴凑了过来。

  此时我能清楚的看到她有几根眼睫毛,还有她的眼睛很漂亮,只是掺杂了太多的冷漠,就像王医生那样无视他人生命的冷漠。

  “最近有几起杀人案,手段和你差不多,你出现的真是时候,都压在你头上算了,反正你不喜欢说话,我只要你的舌头。”

  说着,她竟然伸出了舌头,亲在了我的嘴唇上。

  我心中一凛,不知道她要玩什么花样。

  可是美人当前,人家要亲亲,我怎么能够不允许呢?

  我刚要张开嘴巴,迎合小美人一下,突然我脑袋里,依依的声音出现:“她嘴巴里有刀片,她要割你的舌头。”

  我立刻浑身一震,暗道一声侥幸,连忙身子向后一仰,缩骨功顿时发作,整个身子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挣脱了老虎凳上的枷锁,恢复了自由。

  严姐看到我变魔术一样从老虎凳上走了下来。

  在她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把她按在了办公桌上,将她的双手控制住,整个身子压在了她的身上。

  “想不到你花样还挺多,一根舌头都有这么大的学问,不知道下面怎么样。”我声音压的很低,小心在她耳边嘀咕道。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这里是我的地盘,我不会让你活着离开这里!”严姐狠的咬牙切齿,想要挣脱,但是即便她受过特殊训练,还是没有办法从我的手上挣脱出来,为了报答她的割舌之恩,我只好……

  我一只手按着她,一只手解开了她的腰带。

  宽松的制服被我一扯而下,露出里面光滑的黑色丝袜,为了上下班换衣服方便,很多女警都爱穿着丝袜,然后穿上裤子,这样下班的时候少了一道穿丝袜的程序。

  丝袜对于女人来说,就好像男人对于手表。

  我十分抱歉的说道:“哎,我还未成年呢,帮不了你什么,可又不忍心看你受罪,你说我该咋办。”

  “哼,我一定要你好看!”严姐厉声喝道。

  我无所谓的用手帮助了她,不过她是个不识好人心的家伙,丝毫不感恩,而这个时候,我听到了敲门声。

  说时迟那时快,我的身子一闪,再次钻入老虎凳,在她目瞪口呆之下,坐在了老虎凳上。

  而与此同时,从外面进来一个男子。

  a酷匠网正版9首b发M.

  男子的目光正好看到严姐提裤子的动作,当下眼镜男一愣,接着爆喝道:“小严,注意你的仪表,你以为这是你的家,想怎么就怎么,怎么没有一丁点人民公仆的样子。”

  严姐急急忙忙的穿好裤子,走到眼镜男旁边,小声嘀咕道:“这个人杀人手段与我们刚刚并案的618特大案件手法极为相似,都是一掌毙命,而且位置都是咽喉。”

  “恩,招了没有。”

  严姐摇头。

  “那还愣着干什么,好好审讯,不可错杀一个好人,也不能错放一个坏人。”

  指示完工作,眼镜男刚要离开。

  严姐难为情的说道:“可是我……”

  “有什么好可是,认真对待工作你不知道吗。”眼镜男训斥一番,坐在了审讯椅,一看笔录连名字都没有搞定,立刻对我吼道:“名字,最好老实点,不要自找麻烦。”

  “是你在自找麻烦,不是我。”我无所谓的说道。

  眼镜男瞪了我一眼,对严姐说道:“他的身份证找到了没有。”

  “没有,只有一个学生证。”

  “高中二年级,十七岁?你是未成年?”眼镜男咧嘴了。

  “对啊,未成年,刚才有人猥亵我,你看到了吗?”我淡淡的说道,顺便提醒:“你们城里人知道的多,告诉我,猥亵未成年学生,这一点要是报道出去,会是什么罪过?”

  眼镜男啪的一声拍了一下桌子,厉吼道:“安静!”

  随即看向严姐,冷着脸说道:“你就不能憋着点!”

  严姐可是一脸的委屈,看向我的时候,表情那个难看,就好像活寡妇看到人鱼线的猛男一样。

  “好了,身份证改了,改成十八周岁,这件案子尽快落实,上面领导可是看着呢。”说完,眼镜男起身走了,就这样,我成了连环杀人案的凶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君不贱说:

  撸撸~签到~追书~小贱需要你们的支持~嗨起来·求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