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胖子走近我只好,一脚把我踢到一边,满脸猥琐的看着小妹。

  “哈哈原来你是苏氏集团的千金!”大胖子眼睛之中充满了贪婪。

  听到这句话,我顿时一愣。

  苏氏集团,好像是什么国际化妆品公司吧?据说很有钱的样子,旗下有十多个化妆品品牌,总资产过百亿。

  小妹淡淡的看了大胖子一眼,丝毫没有因为对方看破自己的身份感到震惊,反而是淡淡的说道:“你想干嘛?把我送回家去吗,那样你将会得到最少五百万的酬劳。”

  苏小小这次离家出走,苏家可是花了大本钱四处寻找,据说提供苏小小的线索就可以得到五百万的奖金,这等大手笔谁人能有。

  不过大胖子听了,并没有点头同意苏小小的看法。

  反而是更加猖狂的大声笑道:“想的倒挺美好,如果我把你绑架了,估计你的父亲不止是拿五百万来赎你吧。”

  说着大胖子大手一挥,顿时两个青壮男子拿着麻绳上前,打算将苏小小困成粽子。

  苏小小冷冷看了大胖子一眼,冷声喝道:“好大的胆子,既然你有了这个想法,那么你距离死亡也不远了。”

  虽然苏小小说的话很狂,但我还是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捆了起来。

  这些亡命之徒,显然不是第一次作案,怎么会怕她红口白牙的威胁呢,一点儿用都没有,我趴在地上很是淡定的想到。

  这个时候,我的头上被人狠狠的砸了一下,我龇牙咧嘴的抬头,看到是光头男,这个跟小强一样的家伙,竟然又能蹦跶了,我真后悔刚才没把他丢下烂尾楼。

  光头男砸了我一下丝毫不解气,接过手下的电棍就要把我的脑袋打开花。

  关键时候还是大胖子顾全大局,他淡淡的说了一声:“老八,死了肾就不值钱了,打上麻药,放到床上去。”

  我一听这个,顿时心里就慌了,要是打上麻药,肾脏一挖,我可就真的是废人了。

  我拼死挣扎,只不过一电棍下来,我立刻没有力气反抗。

  光头男踹了我两脚,把我拉到了一边的铁床之上,四肢都被铁链锁上,连脖子上也带上一个大大的钢圈。

  “王医生?你什么时候到?天亮之前,好,我们老地方等你。”大胖子打电话说道。

  我心里顿时就凉了,现在可真是玩完了,被铁链子镶嵌的镣铐拴住,我想跑也是无济于事。

  大胖子做完这些,督促光头男好好看着我和苏小小,他则是去想办法与苏氏集团取得联系,展开下一笔生意。

  大胖子走后,光头男果然没有打算放过我的意思,嘿嘿怪笑着看了看我,从一边的箱子里面拿出一根蜡烛,点上,放在了我的肚脐眼上,不断的有滚烫的蜡油一点点的让我痛的死去活来。

  光头男拧声想到:“这就是惹到我的下场。”说完给了我一巴掌,到一边儿和他的小伙伴去打斗地主去了。

  我心里那个恨,暗暗发誓,下次脱身,一定要让他好看。

  正在这时,依依有说话了“你不是学会缩骨术了吗,怎么不逃?”

  我一愣,我只是听缩骨术的名字很牛,具体啥作用还真的不知道。

  内功心法,达到气行周天之后又行肌肉、皮肤。

  然后气行脏腑,气穿全身骨髓炼成金刚不坏之身。

  再修炼缩骨功,达浑然天成境,成混元不灭之身!

  依依娓娓道来,从它的描述中,看来他对于我天朝的这项绝学研究颇深。

  依依看我依旧一知半解,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好吧,谁让你是我的主人,我就教教你好了、”

  我冷哼道:“我还不想学呢,一点儿也不厉害。”

  虽然这么说着,但还是暗自侥幸,若非有缩骨术在身,刚才那一板砖,估计我的脑袋就已经开花了,刚才虽然痛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没事儿了。

  依依没有在意我的态度,直接说道:“我现在已经将你身体改造过,已经初步达成缩骨术小成境界,只需要你运转体内精气六个大周天,方能成就金刚不坏之身,运转十六个周天,方能成就混元不坏之身,达到灵识不灭的地步。”

  我一听这牛,不就是六个周天吗,小说里面讲的倍儿清楚了,好歹一运功就是几百个周天不是。

  我立刻按照它说的方法,运转体内的精气。

  不得不说,我的身体素质虽然不成大碍,但是我的领悟力并不高,弄了好几次,都是中途失败,终于练成一次运转一个完美大周天的时候,已经是快要天亮的时候。

  此时大胖子带着一个戴眼镜的斯文女生走了上来,女的皮肤白皙,穿着护士服,带着橡胶手套,拿着一个手术箱,衣服阴森的气息从她身上散发着,但是我关心的是她的乳沟子真得好深。

  .酷匠…网u永@久:8免3T费.o看?☆小;说u

  “人我们已经处理好了,王医生尽管开刀就是,老大那边正在催,那边肾脏的价格有提高了一倍。”

  王医生淡淡的点了点头,走到我面前,面无表情的打开箱子看都不看我一眼,取出几个针剂,还有一个针筒。

  我浑身一亮,丝毫不敢大意,继续运转第二个周天,依依说过了,要连续不断的一口气儿运行六个周天才算小成,所以我要坚持,在她扎到我以前运转完毕。

  她很快就将针剂的药水吸入针管,对着日光灯看了看,挤出其中的空气,拿出剪刀,把我肩膀上的衣服减掉,拿出药棉擦拭干净,然后,一针扎了下去。

  我心里那个哭,此时此刻,我已经运转了四个周天,第五个周天刚刚开始。

  很快她拔出了针头,强烈的恐惧让我没有感觉到头痛,我专心致志的完成了第五个周天。

  王医生做完这些,丢掉针筒,对光头男等人说道:“除掉他的衣服,十五分钟后准备手术。”

  光头男点头,拿过剪刀减掉我的上衣,很快剪下衣的时候,他停了下来问道:“王医生,要除根吗?”

  除根?很陌生的一个词,我并不知道啥意思,但我感觉到那个冰冷的剪刀触及到我的小金刚的时候,我瞬间就明白了,他们是要把我阉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