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偷偷的沾了点儿便宜,她们都没有察觉,真是一群神经大条的女人。

  过了一会儿小猪将那两个骑在我身上的女人赶走,拉着我去食堂领了晚餐。

  我们一起回到了小猪的宿舍。

  小猪的宿舍,有四张床,是那种上下铺。

  小猪的床位在下铺靠门的地方,床前放了一张小桌子,我就在那儿吃,小猪看着我。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总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小猪满眼的都是温柔,看的我都有点儿不好意思。

  她今天穿着一个粉红色的T恤,黑色皮裙儿,肉色丝袜,以及高跟鞋,给人的感觉整体上清纯干净,一点也不像干这行的人,有点儿像大学生倒是。

  我干笑了两声,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埋头吃饭。

  当我吃完的时候,小猪帮我把东西收拾好,丢进了垃圾桶,坐在我的旁边,静静的看着我。

  她的呼吸很轻,就在我的耳边,一股股的热浪喷打在我的脸上,很是舒服的感觉。

  “你的眼神,和他很像。”突然,小猪亲了我的脸蛋一下,然后说道。

  我一愣,他是谁?

  我问小猪:“你的男朋友?”

  小猪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他是我初中暗恋的对象,一直没有表白,现在已经不知道去了哪儿。”

  跟女孩子,我很少有共同的话题,一时间,也没有想到合适的话题,于是就僵硬在这里。

  突然,小猪又是一语惊人的问道:“你还是处男吧。”

  我一愣,没想到她会问这个,木讷的点点头。

  小猪再次咯咯一笑,花枝乱颤的掩嘴说道:“那我今天可是占到大便宜了呀。”

  说话间,她又问了我一下,嘴唇,脖子,然后继续向下,一路到了我的下面。

  我整个人都僵硬在原地,虽然我很想占徐静雯的便宜,很想占高红的便宜,同样的小猪的便宜我也想占,但就这么突兀就占到了,让我的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

  我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怎么能受得了她的诱惑,二话不说,我比她反应更加剧烈,一个翻身就把她压在了床下。

  只听床板咯吱咯吱的响着,这声音让我更加的欲血沸腾。

  我控制不住自己,那一刻,我就好像是脱缰的野马一般,疯狂的撕扯着自己的衣服。

  而小猪则是疯狂的撕扯着我的衣服,干柴烈火一般,我们迅速的解除了彼此身上的阻碍,真正的融合在一起。

  我感受着小猪身上淡淡的体温,那是我望尘莫及的温暖港湾。

  由于是第一次,我压根不知道怎么开始……

  小猪是个十分有经验的女人,她帮我带入另外一个奇妙的世界,然后一点点的迎合着我的感觉,由慢变快。

  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腾云驾雾的孙悟空,飞到了天上,再也不想下来,我想一辈子就这样,再也不出来,就这样享受着湿滑与灼热。

  就在这个时候,宿舍的门嘭的一声被人一脚踹开。

  我不满的扭头看去,只见一个光头目光阴沉的看着我。

  他一手拿着一个砍刀,目光阴冷。

  我并不怕他,但是突然被他打断,我总不能当着他的面继续下去吧。

  而与此同时,小猪十分惊慌的从我的身子下面挣脱出来,连忙穿好衣服,跪在了光头的面前,苦苦哀求道:“拓哥,对不起我没保护好自己,对不起,拓哥。”

  我穿好裤子,冷眼看着光头,从小猪的话里,我隐隐听出什么不妙。

  光头露出一个阴森的微笑,看着我说道:“有人看见你,强行拉着我的女人,带到了女生宿舍,一开始我还不信,现在么,果然如此,说吧,你是想公了还是私了。”

  我眉头微皱,好像事情有变啊。

  明明是小猪勾引我,怎么成了我强行拉着她进来的呀。

  我刚要解释什么。

  只听小猪满脸幽怨的说道:“拓哥,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不要活了,这个小子力气他大,我熬不过他,所以就被他玷污了……”说着,小猪呜咽着哭了起来。

  我脑袋里面像是被人放了一个地雷,轰的一声就炸了呀。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老子一转眼成强-奸-犯了?

  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新闻里是有说过这样的情况,这叫敲诈吧?

  这个时候我只能是低头认错,赔偿人家钱,不然的话,就去局子里蹲着。

  “私了。”大彻大悟的我,一拍脑门,吸取了这个教训,直接开口说道。

  “好!我看你小子也是个爽快人,我也不讹你,拿一万块钱来,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光头摸了摸他的大光头,将小猪拉在他的身边,用一块纸巾将小猪那里擦了一下,然后放入了一个小小的所料带里,像电视里警察收拾证据一样,虽然我还没开炮,但是体液什么的还是能证明是我干的活。

  “一万?我没有。”我直接说道,开玩笑,我要是有一万块钱,我还至于跑到这里来打工。

  “我知道你没有,不过我看你是学生,给你个机会好了,拿出一个肾来,本来就值五千,我算你一万块好了。”光头直接说道,好像肾就是口袋里的钢镚,想拿就能拿得出来一般。

  这个时候,从光头男的身后,走出了四五个二十多岁的男子,他们正是我昨天见到的那一伙人。

  看到他们,我顿时就慌了。

  不是我怕他们人多,而是他们的手里拿着一杆枪!一杆用来打麻醉针的枪!

  那是专门用来给一些不听话的动物,老虎啊狮子啊打麻醉针的枪,现在对准了我。

  嘭的一声。

  z@最新/章节V上酷k匠Ay网}%

  几个人哈哈大笑。

  这个东西,对付一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何况还是这么紧的距离,就算闭着眼睛也能轻松的打中。

  但是他们接下来看到我的时候,就笑不出来了。

  我的手里,正是那根带着麻醉药的注射器!

  我把注射器往地上一丢,趁他们愣神的功夫,一拳打在了光头男的头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君不贱说:

  撸撸签到追书啊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