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的智商,很难猜到这校花大小姐要干什么。

  当我得知她喊我来是为啥事儿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凌乱了。

  她要我帮她买姨妈巾。

  关键不是这个,关键问题是,现在凌晨一点了快,我去哪儿买?

  高红的态度很强硬,说我要是不帮她买,她有一百种方法玩死我。

  当然我到不介意她让我jing尽人亡而死,正所谓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不是。

  我怀揣着忐忑的心情,跑到楼下,由于是小镇,根本不存在24小时便利店一说,我在网吧楼下找到一个小超市,敲了大概有五分钟的门。

  不过门没开,倒是旁边知我心书店的门口的灯亮了。

  从知我心书店之中,那个漂亮的小妹冲我甜甜一笑问我干什么。

  漂亮小妹穿着宽松的大睡袍,乌黑亮丽的头发垂到了腰间,在昏黄的灯光下,有种很唯美的感觉。

  我支支吾吾半天说要买姨妈巾。

  FM酷h匠!I网;◎正5H版p首(m发"

  她差点儿笑抽过去,说我:“你这个真是奇怪,大半夜跑来买书我就不说什么了,居然还有这爱好,买姨妈巾……”

  看着她坏坏的笑容,我不好意思的给了她一个你懂我也懂的眼神。

  她笑了笑没说话,转身走回了书店,在前台的柜子里翻找半天,然后走了出来。

  “诺,你先拿着吧,要是不够,以后找我要,千万不要去超市买,一个大男生买这个,影响多不好。”我的心里莫名的一暖,面对其他女生,我只有一说话,她们都是非打即骂,而这个漂亮的小妹,竟然对我如此温暖,让我不禁一阵心酸。

  苦苦维持关系的同学,竟然还比不上一个素不相识的书店小妹,真是让我痛心。

  我接过书店小妹手上的姨妈巾,心中满是感激,匆匆回到网吧二楼的厕所门口。

  我没好气的将手中的姨妈巾顺着门缝丢了进去。

  “卧槽,王小二你要造反!”里面的高红正在玩手机,看到突然飞进去的姨妈巾没好气儿的说道。

  我的脾气也上来了,我也是一个人,也有自己的尊严,拼什么我舍尽脸皮的帮你们,你们却对我冷言冷语,老子欠你们的吗?

  “你在啰嗦,我就把这个丢了。”我没好气的抢过姨妈巾,伸头进去的时候,发现高红雪白的超短裙,此时已经是鲜红一片,只是让我郁闷的是,她还有心思玩手机?

  不过有钱人真好,上个学都能用得上苹果六,而我老板,却只能买的起一百块钱的诺基亚,我心里很是心酸。

  高红见我竟然敢反抗,举着手机就要砸我的头,我抬头,手指着头对她说道:“来啊来啊,使劲儿砸,我要是眨一下眼睛,我就不姓王!”我真的怒了,我就不信了,我堂堂一个大男人,岂能被她一个小丫头吓到。

  高红见我下了躺楼脾气见长,也不敢继续耍横,软了下来对我说你想怎么办。

  我见她老实了心就软了。

  这时她不知哪儿来的勇气,对我说道:“哦,我知道了,你不就是想要钱吗,拿去。”

  说着,她拿着沾着血的大红牛,足有十多丈,狠狠的摔在我的脸上,我满脸都是血。

  我伸手就要去打她的脸,但是手僵硬在半空,我不是不敢,而是响起父亲说的,打女人的男人没什么出息,虽然我一直很没出息,但还是收回了手。

  我拿着姨妈巾,一张张的拿出来,狠狠的丢在了地上,然后解开了裤腰带,在高红目瞪口呆之下,尿在了上面,做完这些,我瞪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站住!!站住!”厕所在次传出她的声音。

  我没搭理她,大步走开,这个时候我听她喊:“你别后悔!”

  后悔?如果是以前,我可能会害怕她这句话后面的含义,但是现在,我变了,我知道有些人不值得我珍惜,与书店小妹相比,我的同学知道我软弱可欺。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做一次坏人。

  回到电脑前,我关掉了穿越火线,我要找个地方,写下我第一次做出抗战的心中感言,我之所以从今天开始记录,是因为我是今天开始改变的,我要让所有人知道,我不是一个谁都可以欺负的弱者。

  当我洋洋洒洒把事情事无巨细发到一个贴吧,正在开怀的欣赏的时候,我身边站了好多的人。

  我心里一惊,看了他们一眼。

  我身后,高红穿着那个带血的裙子,面无表情的站立在我的身后,在她的身后,有五六个西装革履,带着墨镜的家伙,我不知道这些人什么身份,只知道我和他们不是一个层面的人,他们是有钱人,一个墨镜都够我一年的吃喝拉撒。

  高红见我转头,狠狠的在我脸上来了一嘴巴子,我的脸上顿时火辣辣的疼。

  我顿时就怒了,上去就想抡她一个大嘴巴子,只是我刚伸出手,就被她身后的墨镜男抓住,一把把我五十公斤不到的身子掀起来丢在地上。

  然后——我被一群人打的眼冒金星,我不知道我喊了多少声,但我知道我够爷们,因为从始至终我没哭,也没求饶,我不停的骂着他们,从他娘开始,骂了他们十八辈祖宗。

  终于他们打累了,把我从地上揪了起来,带到高红的面前说道:“大小姐,我们怎么处理这小子。”

  大小姐?

  我听了心中一凛,看这样子,高红的身份一定不一般,怪不得连贾云霄都不敢招惹这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大小姐。

  大小姐玉手正在玩弄着她那一头的红发。

  头发上有个蝴蝶结,看样子她应该是参加漫展去了,她的打扮很像日漫里面的一个角色,具体是什么我不知道。

  她从身后保镖手里拿出一个袋子,袋子里面是她那带着血的十几张红牛,递到我眼前让我把上面的血舔干净。

  我一听顿时就差点吐了,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