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菡看着他们冷哼一声,而薛博福只是站在一旁露出了匪夷所思的笑容。

  是傻子也能看出来,他们这铁定的是对头,又都是玄门中人,看来免不了一场争斗。

  “呵,这不是薛师弟么?”

  这个50多岁的人和县里领导握了手眼睛直接移向了薛博福。

  “冯师兄,近来可好?”

  薛博福象征性的说了句客套话,虽然几年不见,他对着这个同门师兄冯青从来都没忘记,更让他想不到的是这家伙居然做起了阴阳世家子孙的老师。

  “好,好的很。”

  冯青浓眉大眼,透着一股子邪恶,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薛博福“托你的福,我活得很好,不像某些人自不量力,靠着运气才死里逃生!”大声笑着直接朝县公安局的办公楼走去。

  县里的领导也紧跟着上去了,薛博福收起了笑容,看不出他什么表情双手背在后面,叹口气,招呼楚菡跟上。

  “小菡,我。。。”

  这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直接凑了过来,傻笑着看着楚菡,看样子很高兴。

  “李佳一,离我远点!”

  楚菡瞪着这个年轻人,一点也不给他好脸色!没想到,这样的人也能被县里领导请来当专家,看那个冯青也不是什么好人。

  李佳一自讨了个没趣,正要走,被薛博福拦下了“年轻人,劝你一句话,最好离冯青远一点!”

  李佳一愣了愣没说话,抱着包袱紧追冯青而去,或许是他心里有气看到我在看他,脸直接扭曲起来“你特么睁着狗眼看什么看!”

  +酷r匠网》首发o/

  我从冯青和李佳一出现的不到一分钟时间里就知道他们绝非省油的善茬,既然不是什么好人,我也没必要客气,挎了挎我的背包直视着他“看狗呢!”

  “作死!”

  李佳一迅速就到了身旁,用手直接卡在了我的脖子,并且手缝里多出了一根玄门用的破血针,一双暗红色的眼睛的盯着我“有种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放手!”

  我站着没动,更是懒得理他,他现在散发的气势透着一股阴暗的邪恶,他的眼睛暗红而空洞,一看就是经常吃一些阴阳功效的药补。

  楚菡看到李佳一动手了,刚抬脚过来,直接被薛博福拉住了,薛博福对楚菡笑笑,随后转头看着冯青“你最好现在就制止他,不然。。。”话没说完,就顿住了,扭头直接朝我这里看过来。

  冯青回身捋着胡子看向我,但并没开口说话。

  李佳一拿着破血针扎在了我的脖颈上,直接传过来丝丝冰凉和穿心的痛感,他有些暴怒“信不信,我弄死你!”

  “放手!”

  我这次直接瞪着李佳一,声音也没了之前的和善“我最后说一遍!”

  对于这样一个动不动就要弄死谁谁的人,我只能呵呵,说不定下一秒就会横尸当场,因为我感觉到,背包里黑莲花在转动!

  “啪。”

  一声轻响,冯青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李佳一的身旁,并且伸手把他卡着我脖子的手抽了回去“离他远点!”

  冯青一脸惊诧的看着我,嘴角动了动想要说什么,却始终没说出来。

  既然他不说话,我就开了口“最好管好你的徒弟!”说罢,冲楚菡和薛博福点点头跟着记笔录的民警走开。

  “呵呵,很长时间没见到冯师兄面带表情了。”

  薛博福拉着楚菡笑着,从他们身边走过去。

  “老师,这个人。”

  李佳一对他的老师是又敬又怕,话都没说话,就被冯青掐断了“走吧!”两人跟着县里领导上了办公大楼,但冯青心里却泛起了嘀咕,因为刚才他明明显显的感觉到死亡的气息,他不确定是来自哪个人,甚至抬起头看了看走在前面的薛博福。

  县里领导把他们请来就是要研究下古河村这个案件,以及殡仪馆里存放的那具民警尸体该如何处理。

  我做完笔录已经过了晌午,楚菡他们还在和领导们开着会,就搭载了一辆城际公交回到镇里,在街面上拦下一辆小三轮准备去古河村看看。

  开车的是一位老师傅,听到我要去古河村,刚喝了口绿茶直接就吐了出来,一脸的惊诧“小伙子,你是外地刚回来的吧,告诉你这古河村一村子人全死了,尸体都没留下!”看我还是一脸的平静,他压低了声音“听说他们惹怒了山神”

  我淡然笑笑,老师傅死活都不肯去,在我拿出了一张百元大钞后才勉强答应带我去看看,果不其然,所有道路全部被封死,全副武装的特警在把守着。

  返回镇子里,我去看了下巧玲和巧斌,三个人见面格外的亲切,免不了一番家常和倾诉,对于未来,巧玲和巧斌一脸的迷茫,至少他们还有一个容留他们的地方,而我却是真的无家可归的流浪人。

  同巧玲姐弟俩道别后,我再次踏上了去县里的公交车,等我赶回到县公安局天已经抹黑,刚进大门就看到楚菡挎着法医工具箱出来,并且在和别人争吵着“别跟着我!”

  “小菡,我从省城过来就是为了你,我是真心的。”李佳一紧跟着楚菡从大厅里出来,嘴里不停的说着话,手更是不老实。

  楚菡则是气的大声呵斥起来“把手挪开!”她一抬头看到我,直接喊了一句“龙空!”朝我快速的走过来。

  李佳一还准备纠缠,但,看到门口的我,止住了脚步,脸色变得很难看,眼睛里甚至映射着无穷的杀意,在盯着我看了几秒后,看向楚菡“小菡,你和这小子什么关系?”

  “呵,要你管!”楚菡过来后,把医用工具箱塞我怀里,并且伸手挎着了我的胳膊朝前走,一股暖意和淡淡的清香传来。我并不怎么享用,因为我这是被楚菡当枪使,积攒仇恨来了。

  刚出公安局办公大楼,一辆警车就到了我们面前,我迷糊的被楚菡推着上了车。

  上了车,楚菡从副驾驶转过头“谢了!”而后对司机说道:“殡仪馆!”

  我笑了笑没说话,但最后还是忍不住询问了句“我们去殡仪馆干嘛?”

  “验尸!”楚菡简单的说了句“你一会儿帮我打个下手。”又低头开始看手里的文件。

  在我们车子走了之后,李佳一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浅蓝色的纸张,趴在地上覆盖在了我刚才站立过的地方,没一会儿,一双脚印就呈现在了纸张上,随后他小心拿起来,朝我们车子离开的方向看了看,嘴角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冷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