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倾盆而下,我从昏迷中虚弱醒来,无力的坐起身,发现自己竟然在家中的院子里,而狐狸就守护在我身旁,血晶棺也恢复到了原样,小巧而又玲珑,我想小薇已经回来了,我摸了下脖子上的伤口,已经不流血了,我把东西整理一下,放进背包里。

  狐狸见我醒了跳到我身旁“你醒啦,姐姐好像受伤了”

  “嗯?”我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哪个姐姐?”

  狐狸指着我的背包“棺材里的姐姐。”

  我表情有些凝重了,小薇受伤了,也是因为我的缘故,我想这一切都将结束了吧,我猛然站直身子,接着是一阵眩晕,又直接砸在了地面上。

  几分钟之后,在楚天的带领之下,他们一行4人进了村子,被大雨冲洗,血腥味稍微淡去。

  “这里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

  拿扇子的老人说道:“我们来晚了。”

  楚天准备把豢养的鬼魂召唤出来,但,看到这样的情况又把符文坛子收了回去“四处找找吧,看博福在哪里。”

  4个人还是小心翼翼的朝村子里走去,寂静再次给这村子熏染了一层阴森恐怖的外衣。驼背的老人慢慢蹲下身捏了地上没有消散的黑水“腐臭很重,这些人怕不是刚死的!”

  “踏踏。”

  一阵脚步声从村子里传过来,四个人异口同声的询问道:“谁?”并且拿着手电照了过去。

  “博福!”

  楚天一眼认出了相当憔悴虚弱的薛博福,并且他肩膀上还扛着一个人,几个人立马围了过去。

  “前辈,你们可来了!”

  薛博福见楚天他们几人来了,心里放宽了不少。

  楚天几人的目光落在了薛博福肩膀上的那个年轻人“这位是?”

  “出去再说吧。。”薛博福说了一声,就虚弱的倒在了地上。

  楚天他们慌忙扶着,这时突然从乱坟岗那里压过来浓厚的黑色雾气,对视一眼后“此地不宜久留,救人要紧!”带上薛博福和这个年轻人,朝村子外飞奔而去。

  等我醒来,周围一片白色,身上插着输血管,已经被送进了医院。脑袋昏沉沉的,外面天已经晴了,我不知道昏睡了多久,四周看了一眼发现这病房里就我一个人,我的背包静静的被人放在了靠背椅子上。

  就在我还在迷糊的时候,薛博福和吴超,还有两位民警推门而进,看到我醒了,薛博福很客气的说道:“小兄弟,你醒了啊。”

  我抬眼看着薛博福,他也好不到哪里去,脖子上缠着绷带,脸上贴着创可贴。吴超则是更细心的过来扶着我的头给垫了一个枕头“兄弟,你可醒了,这外面全乱了,古河村现在全面封闭戒严,国家医学专家、玄学专家、史学专家等等来了一大批……”

  我耐心的听吴超说完,尽管早知道这种结果,但心里还是很难受,好好的一个村子,一夜之间,除了我、巧玲、巧斌一个也没活下来。

  我想古河村会就这么的淹没在了历史的红潮中,再过几年,或许真的会被人遗忘。

  我真的会遗忘吗?我心里压着一块大石!

  血腥弥漫的村子,我会记一辈子!

  看我精神不好,薛博福安慰道:“龙小弟,人之生死,各有天命!”自从一起经历过古河村那件事儿后,他们这些人对我都很好。

  我点下头,询问了楚菡、巧玲他们几个人的情况,吴超告诉我,巧玲姐弟俩已经寄住在镇子里的亲戚家,楚菡伤势也好了,就在我隔壁病房。

  他们无大碍,我也就放心了。

  在医院里又休息了几天,身体才好转一些,这几天我都是在看婆婆和爷爷留下的古书,又让我对灵异世界有了新的看法。

  P更新最\快gC上O酷》匠/网f

  期间,楚菡没事儿也过来和我聊几句,她身上的伤已经痊愈了。

  三天之后,我也告别了医院生活,彻底脱离了那种药水味的病房。

  出院这天,我在医院大厅里见到了楚菡的爷爷,楚天,这个操着浓重湘西口音的老人,看到我,他微微笑着点了下头,话不多,但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楚菡拉着楚天的手臂不住的摇晃,央求着他想要留下来。

  最后实在拗不过楚菡,楚天做出了让步,严厉嘱咐一番,把她交给了薛博福,而后转身过来,轻轻拍了下我的肩膀“我们,有缘再见!”

  我有些愕然,回味着楚天刚才的话,以及他泛着亮光的眼睛,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似乎感觉出他这句话在给我透着什么信息。

  楚菡几人送走了楚天,而我还是愣在当场,薛博福走过来也是说着我似懂非懂的话“你真的让人感觉很奇特!”

  嗯?

  我茫然扭头看着薛博福:此话怎讲?

  薛博福倒也不在乎我严肃的表情,呵呵一笑“九死一生,这么重的伤,半个月痊愈,然而现代医疗对你却没什么帮助。”说完苦笑着踏步远去。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倒没感觉出有什么异样。

  出了医院大门,我们几人被县里派来的车子接走,半个小时后来到了县成公安局,局里领导亲切接待,当然除了我。

  我除了是活下来的古河村人外,一点也勾不起别人注意,则是被人带走去做详细笔录,这些天,自从清醒后,做了三次笔录,每次都是说的口干舌燥才罢休。

  对于这些我也麻木了,显然他们还是把这当成了大案子来处理,而我不过是一个目击证人罢了。

  就在我转身的时候,从门口飞奔过来一辆红色奔驰C200,到我身边丝毫不减速,如若我不朝后躲闪两步,直接就飞了出去。

  这车子跑到我前面立即来了一个急刹车,车窗打开从里面伸出一颗贼光油量、喷了发胶的年轻人,看着我白了一眼“嘿,兄弟,你要是没车的话,就别挡着我停车!”

  这种装*人多了去了,我也没在意,给他挪了挪。

  “开个破车,就以为是你家啊?”

  楚菡气鼓鼓的走过来,冲着车子里的人就吼了起来,一点也没了刚才大家女才有的矜持。

  车门打开,开车的那个年轻人下来,冲楚菡笑笑“小菡,你也在这里啊。”说完赶忙伸手去拉后车门,一个穿着浅蓝色道袍,留着羊胡子,个子中等,五十多岁的人从车里走出来,并且把随身带的印着八卦图案的包袱交给了这个年轻人,笑着看着楚菡“呵,楚家丫头还是一如既往的雷厉风行啊。”

  “冯老师您可来啦!”

  县里领导赶忙围了过来,和这中年人亲切的握了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