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精!

  尽管我知道这只狐狸已经成精了,但还是忍不住发出了感叹。

  “呸,你才是狐狸精!”狐狸在前面不乐意了,忽然它跳跃着朝前跑去“到了!”一个跃身就不见了,不到一秒又下来了“外面下着雨呢!”

  我不知道这是到了哪里,但是值得肯定是我现在已经从墓穴里走了出来,我很好奇这墓穴通道到底连着哪里?是不是又是一个圣地,或者乱坟岗之类的地方,赶紧就跑了过去。

  狐狸看着我,你能上去吗?

  我看了眼三米高,又是带拐弯的洞口,迷门了,这能上去?

  “你求我一下,我就拉你上去。”狐狸坏笑的看着我,不过眼睛却定在了我的那朵黑莲花上。

  我一看这高度,铁定的是上不去了,索性就开口说道:“狐狸姐姐,求你拉我上去。”

  “等会儿你要让我住在你那朵黑莲花里。”狐狸果真在打我黑莲花的注意,它话刚说完,我手臂里那条小蛇就开始游动了。

  “小蚯蚓,你再给我蹦达,我吃了你!”狐狸一下子蹦在我的脖子上不忿的说道,而后,我感觉身子一轻,像是被什么力量拎着就上去了,到了洞口的拐弯处,外面的雨声已经能听到了,不过不是很大,应该是雨小了。

  我整理了一下,急着往外走,狐狸用爪子勾着我背包把我拽了回来“你这么急着死?”

  我不懂它这话啥意思,不过也没等我问,更没等我思考,我身子再次飘起来,朝外面飞去。

  到了外面,我傻眼了,黑蒙蒙一片,像是在大山里,我往侧面一瞅,后背都发凉了,只见这洞口,却是在半山腰上,我刚才要是直接走出去,估摸着不是死无全尸,就是粉身碎骨。

  狐狸带着飞跃山巅,躲过树木的屏障,不多时,来到了一条山路上。

  我脑子还有些接受不了,这墓穴连着的竟然是山体内部!

  “有人来了!”

  狐狸说了声,就跳进了我的黑莲花里,接着几束灯光打在了我的脸上,眼前立马白茫茫一片,照的我一阵眩晕,小蛇没有游动说明就没有危险。

  “别照了,是个人!”

  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来,跟着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有病啊,照这么大会儿还不说话。”有些气鼓鼓的。

  我也就郁闷了“这不是还没轮到我说话么?”

  “那你站在这里装什么鬼!”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儿拿着手电靠近我“驴友?”用手电照着我后面的背包“不对哈,这不是军用背包么?”她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吴超他们上山之前背的背包。

  “小伙子,大半夜的你在这里干嘛?”一个50多岁的男子看着我身后的道路“你从村子里走出来?”

  “呃。”我赶忙应着“你们这是干嘛?”等我瞅到他们的防雨服上的图案算是知道了“你们是山下刑侦组的?”

  这5个人不是别谁,正是薛博福和楚菡他们,我们简短的做了下自我介绍。

  “眼力劲儿倒是不错。”楚菡淡淡的说了句“就你自己从村子里出来了?”

  既然他们有话说,当然我也有话要问了“下山的同志给你们汇报过情况了?”我一直都在担心下山的那两位民警。

  “没,就见着一个,死了!”薛博福想了一下开口说道:“你一个人也别下山了,跟着我们回村子里吧,还要问你一些情况,不能耽搁了,我们这就走。”

  我一听死了一个,心里还是有些紧,实际上我早就猜出了结果,估摸着另外一个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本来就是要往村子里走,听了薛博福的话,点点头,毕竟我也想知道那个民警是怎么死的,还有他们几个人能上山说明有点本事儿,特别是这个薛博福,一看就不是寻常人。

  在路上,我简短的说了下我所知道的一切,当然避过了爷爷和婆婆的事儿,薛博福也简要的说了一下山路上的事儿。

  “看来咱们是碰到大头了!”薛博福转头看着楚菡,他似乎觉得我和另外三名民警都不知道他所说的内在含义。

  不过我也没在意,婆婆说过能不在旁人面前显摆就不要,弄不好就是一个坑。

  “老师,我们快点吧。”楚菡开口说道。

  我看了下楚菡,黑夜里,雨衣下,只能看到她的身材甚好,至于模样,被雨衣的帽檐掩着,有些模糊。

  “嗯”薛博福看了下手上的夜光表“后半夜了,希望不会在出事儿!”加快了步伐。

  楚菡瞧见我瞅她,也不害羞竟然大咧的质问:“咋的?我脸上有花儿?”

  这话说的我头一低,脸直接红了。

  薛博福笑了一声,带头朝前走去,楚菡这妮子的脾气他还是比较清楚的,就像是一个男儿。

  村子里,王大娘已经端着两碗肉汤给帐篷里值班的民警送过去了,在值班的是两位女同志,她们自然是一阵千感万谢。

  王大娘笑着说:“应该的的,招呼她们快点吃。”她出了帐篷往村子外瞅着,似乎感觉出了什么,快速的朝家里赶去。

  张叔家的堂屋,不时传来咯嘣的声音,那几个民警睡的很死,磨牙的声音很大,睡梦中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嘴角开始长出了尖尖的獠牙。

  而旁边小刘和虎子的尸体在慢慢的腐烂,腐烂的地方变成了一滩子脓水。

  就在这时,张叔突然动了,并且慢慢坐起来,行尸走肉般的朝小刘的尸体走过去,他的肚子和胸膛还是空洞洞的,他走到小刘尸体那里,竟然抓着小刘慢慢腐烂的肉往自己的肚子里塞,并且还不时的往嘴里塞。

  巧玲一直都在假睡,她模糊中听到了一阵声音,猛地坐起身,仔细听了听,像是堂屋发出的,她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不过她还是决定站起来看看。

  张叔家院子里本来就没多少人,又去了王大娘家里一些,现在剩下的就没几个人了,巧玲站起身,慢慢的靠近东屋门口。

  d酷;5匠网永{久/免费}看小9I说

  确实,她听到了,嘎嘣的声音还是在响着。

  她浑身冰凉凉的,东屋门没关,外面的雨已经小了不少,巧玲悄声的抬脚朝外头走去,在院子里,明显的这种声音就是堂屋传过来的,像是在吃东西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