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致看了一眼,这比我小时候看到的《养尸术》和《巫经》要厚重的多,看来这才是真正的古书。

  婆婆和爷爷把他们毕生的心血交给了我,我忽然感觉这担子很重,不管如何,我都得挑起来,要把巫族赶尸一脉延续下去。

  我从里面拿出几张神符塞给巧玲和巧斌“用隔雨的东西包着,要放好,记住以后跟着我。”

  巧玲和巧斌都很听话,他们都是知道爷爷身怀异术,我这样做绝对不会害他们,他们收了之后把东西用油纸裹好放在了内衣里头。

  我则是朝民警门借来了防雨防水的双肩包,女民警倒是很好,直接借给了我,我把绣花包袱里的东西全部放了进去,把背包背在了身上。

  弄好一切,吴超从外面很疲惫的回来了。

  吴超见我醒了,就赶紧过来“你今个下午去哪里了?还有你爷爷和婆婆呢?还有……”说了一连串的疑问。

  我没回答,而是从包里拿出了一沓婆婆画好的咒符递给他“吴队长,这事儿远远不是所想的那么简单,现在你把这些秘密的分发给所有民警和听话的乡亲们,你现在啥也别问,我以后都会告诉你,要是相信我,就照着我说的做,不相信就把这些东西扔了。”

  吴超看我表情很凝重,没有半点轻浮的味道儿,他一咬牙“成,我信你,不过你得配合我们破案。”

  “放心,现在的情况,咱们谁也走不了。”我看着吴超,因为从他第一次进我家,对着堂屋的神灵膜拜,我就知道他之前也遇到过难以相信的诡异事件。

  吴超错愕的看着我,咽了口唾沫,把神符收好,先让帐篷里的同事每人放身上了一张。

  “吴队,你刚才派人下山了?”

  我看着外头很泥泞的山路问道。

  “嗯,派出两名同事。”

  吴超谨慎的看着我“咋个?有事儿?”

  “希望他们能安全下山。”

  我真的替他们担心,阴雨天气,阴气很重,正是鬼出没的时候,何况这场雨下的太过于突然,我收回思绪“吴队长,你现在让乡亲们全部集合在相邻的院子里,能躲过今晚再说了。”

  吴队长咬着牙“成,这事儿,先听你的,老子也迷信一回!”匆忙的跑了出去。

  我在吴超走了之后,拿着雨具,领着巧玲和巧斌朝张叔家走去。

  然而,我始终都没注意到,一个白色的身影从帐篷后面闪了过去,消失在雨雾里。

  我带着巧玲姐弟俩冒雨朝张叔家赶去,在那里我又重温了血腥的场面,他们的惨状和地上那些老鼠,我竟然有点恶心的感觉,赶忙把眼睛扭向了别处,屋子里充满着血腥和腐臭的味道。

  突然,我嗅到了一丝酸腐的味道,特别浓烈,可是等我刻意追寻是什么味道的时候,这种气味却没了。

  酸腐?

  怎么会有这种味道?

  我再次看了眼屋内情景和几具尸体,想想应该是这些尸体发出的,全然没有仔细的看两位民警慢慢溃烂的身子。

  我在屋内环视了一周,配合民警问了几句话,留下巧玲和巧斌走了出去,我之所以把他们留在这里,是因为我感觉有这些民警保护他们应该很安全,可惜,我却不知把他们留在了极度危险之中。

  我出了门就看到吴超带着民警已经召集乡亲们聚集在一起了,我则是紧步朝自己家走去。

  进了院子里,我从背包里拿出了婆婆的那朵黑莲花,抓在手里,打开从吴超那里得到的手电筒,先去了东屋,因为我想知道婆婆到底怎样了?

  _%酷匠8^网L^永久:免费k看U小说u6

  在东屋门口,那只黑猫如我猜测早已不见了,朝周围看了一眼,很平静,但,墙角处那双鞋子还在那里。

  我进了东屋,拉开背包用自己的血滴在咒符上,把它贴在门框上。而后学着婆婆的样子照着地面用力踩了三下,砰一声,地面应声而开,我紧跟着就落了下去,接着上面又响起了沉闷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砸在了地面。

  其实,我并不知道在我落下去之后,有块长方体砸在了机关的入口,很明显这石头不是自己掉下来的,上面的一切我一概不知,却拿着手电朝墓穴深处走去。

  再次回到这里,里面还是充斥着阴冷和血腥,我希望能从这里找出一些蛛丝马迹,甚至希望能见到婆婆,带着各种疑问踏上了这条沾着鲜血的道路。

  就在朝前走的时候,手臂上的小蛇猛然游动,经过刚才的事儿,我算是知道了,这小蛇游动就是一种预告危险的信号。

  我蹭就站住了身形,双眼瞪着前方,可是,我后背却像是被冰块贴在了身上!

  我猛然扭头,拿着手电筒朝来时的路照过去,灯光乍现,整个墓穴的过道亮堂起来,什么东西也没有了,可能自己又有点神经质了,我慢慢转过身,突然,就在我灯光挪走的时候,我看到墓穴口,出现了一个穿着白衣服的扎着两个牛角辫子的小女孩儿,怔怔的看着我,就这么一闪过去了,等我再仔细看时什么也没了!

  我咽了口唾沫,后退着朝里面走了几步,确定什么也没有的时候,才缓慢的转身,猛然间,这个小女孩儿又出现在我的前面,又是一闪而过,就像是幽冥一般,整个空间温度都降低了少。

  有些渗人,再加上这是墓穴,我谨慎的朝前走去,手里却抓紧了婆婆的黑莲花。

  我在墓穴探险,上面村子里却平静了不少,吴超集合所有的乡亲们在张叔家周围的三处院子里。

  巧玲和巧斌则在张叔家的东屋和张婶子他们坐在一起,气氛缓和了不少,不过没人开口说话,大家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儿,谁也没率先打破沉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