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面的王大娘手里抓着一把浓浓的黄水,对着小刘、虎子的尸体一阵洒,张叔的尸体在最里面不好下手,她就没过去,忽然她瞅见了水壶,过去一端还是热的,她背过身,弯腰叉腿又在裤子大白褂抓了一大把浓浓的黄水,投了进去。

  至始至终,这几个低头在寻找猫的民警都没发现,王大娘似乎还想朝张叔尸体走过去,但试了几次没成功也就作罢,悄声无息的走了!

  张叔家堂屋被几个民警翻找了几遍也没找到那只黑猫,他们感觉头有些大了,明明就在这里呢,期间也没人过来,难不成这猫又活了?

  其中一个民警不敢耽搁,拿着手电筒,冲进雨里朝临时帐篷那里报告吴超。

  此时,吴超正在帐篷里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邪门!

  这是他脑子不断出现的词语,计划全部被打乱了,他招呼几个同事召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最后决定,由两个身强力壮的男同事下山报告领导这里的一切情况,事不宜迟,两位民警准备了下,穿上雨衣,拿着手电朝村外走去。

  吴超站在大雨里一直到到看不清手电筒的光芒才回帐篷,回来就赶紧问自己一名懂得医术的女同事“小兰,那人咋样了?”

  小兰正在医用箱里找东西听到吴超的话,回头说道:“没啥事儿,就是太虚弱了,休息一下就好了。”

  _看\正$版C章)节m上/酷`匠网~F

  吴超这才有些放心,巧玲也是忙前忙后,我被他们放在了一张简易床上休息。

  吴超准备问巧玲一些关于我的情况,还没开口外面就闯过来一个人“吴队,不好了,张叔家出事儿了。”

  一听这事儿,吴超眉头紧皱啥话也没说,用手招呼这个民警就朝张叔家跑去。

  我不知道在床上躺了多久,疲惫的醒来,已经是半夜了,巧玲和巧斌都守在这里,见我醒来,巧玲赶紧凑过来“龙空,你醒了?”

  我有些费力的点点头“嗯,这是哪?”

  “是派出所民警临时搭的帐篷。”巧玲回答道。

  经过刚才短暂的休息,我体力恢复一些,又喝了巧玲递过来的一杯热水,精神也不是那么颓废了,我清醒后赶紧用手摸床边“我的绣花包袱呢?”

  “在这里呢,龙哥。”

  巧斌赶紧从一条椅子上抱起来,递给我。

  看到包袱我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来的滋味,爷爷死了,婆婆下落不明,现在我仅有的就是这些东西了。

  “呜呜……”

  巧玲看到我醒了,最终还是忍不住哭了起来。

  我有些不解,用手拍着她的后背“巧玲,你咋个了?”

  “俺爹的尸体不见了!”巧斌在一旁说道,说着也哭了起来。

  “啥?”

  我猛然坐起,脑袋又是一阵眩晕,不过随后想起在墓穴内的事儿,还有要置我于死地的老根叔,心里算是平静也知道是咋回事儿了,不过还是象征性的问道:“啥时候的事儿?你们不是在守着你爹么?”

  “下午的事儿,那会儿张叔家出事儿了,我们就出去了一会儿的功夫,回来俺爹的尸体就不见了……”巧斌哭的那是稀里哗啦的。

  巧玲还好一些,哭了一会儿就变成了抽泣。听到张叔死了,我脑袋有些生疼,看来这个下午发生了不少的事儿,看巧玲稳定了不少我就问道:“都出啥事儿了?你告诉我…”

  巧玲抬起头就开始说:“张叔在家里被人开膛破肚了,我和巧斌出去看了一下,回来的时候,发现……”

  我听了巧玲的话,心里都是砰砰的乱跳,能不吃惊么,死人,又偷尸。张叔死了,我也没多大的震惊,因为我刚不久见到他了,就知道他一定出事儿了,可是巧玲后来的话让我彻底的胆战心惊,脑子有些短路:竟然死了两个民警,一个吊死的,一个是被自己的肠子勒死的,都是死的诡异!

  这事儿一定不简单,不是单纯的杀人案件了,一定有人在幕后操纵,他们的目的很明确,想要把村子里的人全部一个个的杀死,谁也不能活着离开,我站起身,扶着巧斌看着外面的大雨,心里一团乱麻,婆婆的话已经印证了,那些人这是要赶尽杀绝,不给我们一条活路!

  但,我始终不懂,为什么要杀死无辜的村民,难道就是因为爷爷和婆婆么?

  “龙空,你今天下午去哪里了?爷爷和婆婆呢?”巧玲小声问道。

  “去外面了一趟,爷爷和婆婆外出办事儿还没回来。”我不能把爷爷和婆婆的信息外扩到村子里“巧玲,你告诉我,村子里还有没啥诡异的事儿?”

  巧玲浑身猛的颤抖,脸色煞白“龙空,我、我见到鬼了……不,也不知道是尸体还是鬼,反正我见到了……”

  我一看巧玲的表情,就知道她一定遭遇了什么,安慰她说道:“有我在呢?没事儿了,你能告诉我都见到什么了么?”

  随后巧玲一五一十的从张叔死了后,她去我家找爷爷说起,怎么遇见她爹,还有那个婴儿头,最后包括诡异的王大娘……全部都告诉我了!

  我倒吸一口冷气,瞪眼看着巧玲“你、你把那婴儿头杀死了?没有处理?”

  巧玲被我问的又哭起来“我不敢,吓都要吓死,可是,不久前去你家那个婴儿头却不见了!可是,我明明看到它被打的血肉模糊。”

  我心里明白,巧玲遇见的是婴灵,最记仇很的鬼胎儿!

  我很替巧玲担心,这婴灵一定会回来报仇的,至于王大娘,我想,我抽空必须得去拜访她一下,她身上有太多的秘密了。

  我浑身激发了好多冷汗,下床赶忙把婆婆的绣花包袱打开,只见里面放着好多东西,怪不得这么重,有一些咒符、符文碗之类的东西,还有爷爷的摇铃,那副血晶棺,还有一个黑色坛子,里面空空的啥也没有,最后下面是那朵黑莲花,黑莲花下面是三本古老发黄的书籍:《赶尸秘术》、《巫经》、《奇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