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超和同事赶紧围过去,顺着吴大宝指着的方向一看,张叔的肚子里,确实是毛茸茸的,像是有什么东西,还是黑色的。

  吴超让人找来木棍,大着胆子过去,伸手往外拔,这东西好软,也很大,拔了好久没弄出来,结果一用力木棍断裂,他整个身子中心不稳,直接摔在了地上。

  “砰。”

  十分不巧的是,吴超刚好一脑袋正面脸趴在了张叔血淋淋并且恶臭的肚子里!

  他身边的同事愣是没拉住,等看到吴超趴在张叔的肚子上,都傻眼了,这可是死人的肚子啊,刚刚被老鼠吃个一干二净的肚子!

  一时间,屋内所有人,都傻愣了。

  吴超却没愣,他慌忙抬头,原本想着扭头吐来着,可是他斜眼一看,眼睛瞪大了!

  张叔的肚子里确实有东西,一个黑色毛茸茸的东西,并且还带着一双幽绿的眼睛,睁得很大。

  猫!

  这是一只黑色的黑猫!

  吴超直起头,就朝后往后躲,脸上冷汗直冒。

  他的同事和乡亲们都以为他吓呆了,赶紧过来扶,结果吴超大喝一声“别动!”他拿着断裂的木棍,把那只黑猫弄了出来。

  大家一看各个面面相觑,各个震惊无比,张叔的肚子里确实有东西,竟然是只猫!

  这话迅速在院子里传开了,可是谁也想不到这猫怎么就跑张叔肚子里了?难道是想捉那些老鼠?

  吴超也是想不明白,他用衣服擦了下脸,想站起来,可是发现双腿有些发软,同事见状赶紧过来扶着。

  “这不是王老汉家的猫么?”

  其中一个老乡说道。其他的人一看也都说起来“是呵,这就是王老汉家的猫。”

  “对了王大娘呢?让她过来认认。”乡亲们朝堂屋外喊着,却发现王大娘根本就不在这里。

  吴超稳定了下情绪,对大家说道:“乡亲们,都先回去,这里全部封锁。”他摸出手机一看还是没信号,他已经决定无论如何今天晚上一定要连夜下山报告所里领导。

  乡亲们也都很听话的一个个散去,吴超在屋里简短的布置了一下工作,让同事保护好现场,而后心情沉重的出了门。’大雨还是一直下着,天彻底黑了下来,看着慢慢散去的乡亲们,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无奈和愧疚感,忽然他看到了巧玲,赶紧走了过去“巧玲。”

  “咋的了?吴队长。”巧玲看到吴超过来,在雨里定下身。

  “今天和你一起那个男的呢?”

  吴超怕自己说不详细就又说道:“就是他们家是赶尸的那个。”

  章18:巧玲有些疑惑的看着吴超:“这、我不知道。”

  “你说的是龙……”巧斌在一旁插话,不过没说完就被巧玲给打断了“斌子,咱们回家。”

  吴超赶紧上前拦着巧玲“妹子,我找他真有事儿!”

  巧斌在一旁也有点迷糊过来味儿了“龙哥,不会做这事儿的。”

  “屁话,我说他做的了么!”

  吴超一旁急了,他不急没办法啊,现在已经焦头烂额了,他直接严肃的瞪着巧斌。

  巧斌吓得脖子一缩,躲在了巧玲的身后,巧玲现在也没个主意,她现在也是满大街的找我和爷爷,她看着吴超说道:“下午我都没见到龙空。”

  “走,陪我去一趟他家里。”吴超有些恳求的意思。

  巧玲咬着嘴唇想了想,点点头,拉着巧斌跟着吴超朝外头走去。

  路上,巧玲问道:“吴队长,你说这是寻常的案件么?还有,你相信这世界上有鬼么?”

  吴超听了巧玲的话,明显的一愣,他有些愕然,一时不知道该咋回答,他现在的用意很明确了,去我家说明他还是信不过自个的主观思想。

  ……

  轰隆隆的雷声响过,天空再次被压的很低,天彻彻底底的黑了下来,天地融为了一体。

  山脚下,几辆越野军用车,打着双闪停在了山间道路上,雨水顺着大山往下泼,混着泥土流在道路上,瞬间一片黄色汪洋。

  p¤酷匠\m网^,唯)一)正◇版,J其s他都t是~盗$/版C

  第一辆车子内,一个长发挽髻,穿着制服的漂亮女人,睁着一双带着长长睫毛的双眼皮大眼睛看着外面,她整体给人一种格外的美感,不管是白净的瓜子脸,还是白皙的脖子,撑起的上衣,她的手纤细而修长,不停的擦着玻璃上的雾气,嘴角不停的蠕动,脸上一脸的焦虑。

  “楚菡,你这是怎么了?”

  副驾驶上坐着一位50多岁,戴眼镜,留着小胡子,穿着一身灰色大褂的男子,他手里不停的转着两颗转运珠,眉目间却被人一种冷冷的压迫感。

  这辆车内就三个人,一个穿着警服的年轻司机,而他则是靠在驾驶位上眯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老师,你难道就不担心么?”

  楚菡樱桃小嘴撇着,似乎有些不满这男子的话。

  这男子呵呵一笑,叹口气“各有天命,顺时而归。”他缕了下胡子“天灾人祸,咱们可有啥担心的呢?”

  “老师!”

  楚菡嘟着嘴,把头再次扭向了窗外。

  “薛老师,你就别在逗楚大妹子咯,这不是明摆着,她这是在担心山上的情况。”正在眯着眼的司机转过头,露出一张带着麻子的国字脸,对楚菡笑笑“妹子,我说的对不?但,你做法医的,也莫急,咱们刑侦组在后头还不急呢么。”

  楚菡是一名刚刚大学毕业实习的法医,别看她才22岁,在岭北镇乃至省城年轻一辈中都小有名气,人不但长的美,并且已经协助刑侦组破获了好几宗案件了,何况她的身份也不容小视,江南这一带有名的玄门世家后裔,连县城里大领导都很给面子。

  这50多岁的男子也是一名法医,资格很深,名牌在省城都很大,从事法医30多年的老前辈了,提起他的名字薛博福在法医界那可是响铛铛,如若不是,这次他刚刚在苗疆破获了一起大案件落脚岭北镇,还真不好请哩。

  薛博福不但是一名法医,在玄门道术上还颇有研究,和楚菡家的长辈有些渊源,并且楚菡还是他手下的一名学生。

  楚菡听了司机的话,眉头皱了皱“李哥,你就别挖苦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