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愿多想,也没跟婆婆废话,丢下几张迷魂符咒就要跑,他得活着出去,要把这信息带给乱坟岗外面的团队,可惜,他还是晚了一步,因为他有些低估了阿古诺伊,就在他抬腿跑出一米的时候,整个人再次栽了下去,婆婆并没有出手,还是站在原地。

  但是王老头的脚面却黑肿溃脓了,不一会儿整条腿都黑紫,他看到一条小黑蛇从他脚面上窜出!

  可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这条小黑蛇什么时候钻进他体内的,他是知道这蛊毒的厉害,一旦沾身就别想活命!

  王老头恐惧的看着婆婆“你!”

  “呵呵,我在西域那么多年,也不是白活的。”婆婆冷冷的说道,招呼那条小黑蛇盘在她的手臂上,王老头黑肿的腿开始溃烂,慢慢的变成一滩子血水,他痛苦的嚎叫着,可惜,婆婆丝毫没有怜悯之心。

  婆婆过来从爷爷体内引出一丝魂魄到我体内,我随之恢复了意识,一种从没有过的呃疼痛感来袭,疼得我晕了过去。

  模糊中,婆婆抽泣着对我说道:“龙空,你爷爷死了,我把他安葬在这里。”而后,我似乎看到了虚幻的爷爷对我说:“龙空,爷爷用尽精气,和婆婆一起召唤出了小薇,以后的路,你要自己走了。小薇还处于成长阶段,你召唤她一次就会损失一定的精气和人气,还有鲜血,切记,不到危机时刻,不可乱召唤,不然你和小薇都会魂飞魄散。”而后爷爷的身影涣散起来,最终消散在空气里,或许这就是所谓的魂飞魄散。

  #s最b新章z◎节上酷●¤匠网?

  婆婆把爷爷的尸体装进一副石棺里,她收起血晶棺用我的血滴了上面,而后,她摸着我的头“放心,婆婆不会让你死的。”

  她跪在地上,把那多黑莲花,放在我肚子上,随后我的整个身子慢慢飘起来,接着一条黑蛇从里面爬出来,左右看了一眼,朝着我的肚脐眼钻了进去,一股排山倒海的疼痛,让我大脑一阵痉挛。

  我身上,慢慢的流出一股恶臭的瘴气,我只感觉那条小黑蛇在我身体里不停的游走,最后停在了我的右臂上,就像是盘在那里一样。

  “婆婆在你身体里种下了蛇蛊,尸毒对你没有一点伤害了。”婆婆咳嗽着轻声说道。

  我恍惚中看到婆婆朝墓穴深处走去,而我也彻底的陷入一段昏迷,我意识里感觉到,两个白色尖帽鬼差围着我看了一圈,叹口气走了,顺便把王老头的魂魄带走了。

  ……

  上面村子里。

  巧斌尽管听到了厨子张叔家的惨叫,但顾及巧玲的身体,没有出去看,一刻钟后,巧玲身体慢慢恢复了知觉,她没把遇到的事儿告诉巧斌,不过想起还是有些后怕,那种怕是发自内心深处的。

  “快,快,厨子张家里出事儿了!”

  外面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接着是很多人一起大喊。

  紧跟着是吴超的声音“啥子事儿?”他带着众人回来,本想着去乱坟岗那里搜呢,可是,山路那里出现了泥石流,把整个道路全部毁了,根本就过不去,只好作罢回来,这刚进村子里,就听到有人喊出事儿了。

  巧玲虚弱的站起来,她有些迷惑“斌子,咱们刚听到声音是啥时候?”

  巧斌看了眼墙上的老式儿挂钟“已经过去15分钟了?咋个了?姐。”

  “过去十五分钟,咋现在才有人喊?”巧玲百思不得其解。

  “你没看村子里都剩下的是什么人,男女老少的,一个老爷们都没在,谁还敢过去啊。”巧斌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巧玲寻思了下,对巧斌说道:“走,咱去瞅瞅。”

  “姐,你身子还弱着呢。”巧斌关心的说道。

  不过,巧斌的劝阻是多余的,巧玲根本就不听,站起来摇晃着朝外面走去,巧斌拿了一把雨伞赶紧走了出去“姐……”

  可是,喊了一半就不喊了,因为他刚打起的雨伞,现在就剩一根秫秸了!

  巧玲扭头一看,脸色一下子白了不少,咽了口唾沫看着巧斌“斌子,你咋拿个黄纸伞?”

  是的,这是一把黄纸扎成的伞,是专门给死人用的!

  巧斌傻眼了“我刚放门口了一把伞啊,怎么就没了?”

  巧玲经过她爹的事儿后,已经成为了一个鬼神论者,她赶紧走过来,拿着巧斌手里的秫秸扔了出去,她斜眼往屋里一看,发现这样的雨伞不止一把,并且石灰地面上出现了几只脚印,她脸色这次彻底白了,拉着巧斌就往外跑“走,斌子。”

  巧斌还没弄懂啥事儿,就被她姐拉着跑出了大门。

  就在巧玲、巧斌出去之后,王大娘神情恍惚,鬼鬼祟祟的出现在了她家的院子里,并且嘴里嘟囔着什么慢慢的朝堂屋走去,进了堂屋,王大娘把门给关上,屋内立马黑洞洞一片,只见她隆起白色大褂,叉开双腿,把握紧的拳头往里面捣鼓,不一会儿她痛苦的躺在了地上,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让人惊奇的是,她的肚子居然慢慢的隆起来!

  巧玲带着巧斌终于赶上了吴超他们一帮子人的队伍,现在村子里的人又在张叔家门口集合,可是没一个敢进去的。

  兴许都是害怕,张叔被人开膛破肚谁人不害怕?

  吴超带着民警率先进了院子里,张嘴就喊“小刘,虎子。”这是他留在这里看护的两个民警。

  可是等他声音落下去,也没人应,堂屋门被关上了,外面的白色封条线也没了,吴超的眉头皱了皱,心想,这俩小子又是偷懒。

  吴超进去之后,村子里的乡亲们也跟着走进了院子里,巧斌浑身的猛地一哆嗦拉紧巧玲的衣服“姐,我咋个感觉冷飕飕的。”

  巧玲没说话,而是拉着巧斌不让他走在最前面。

  吴超人高马大的,步子跨的比常人快,再加上下着大雨,已经在外面淋了一下午,他咣当一声把堂屋门推开,还没进去,就被从堂屋门楼的老梁上悠过来一个东西,直接撞上了他的脸。

  没等吴超喊话,他身后的几个民警就尖叫起来“啊!”

  接着是后面的乡亲们“啊,死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