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除了劝说安慰之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现在出这么大事儿,我估摸着老根叔的葬礼会被推迟,可是,接下来巧玲的话,让我大吃一惊。

  巧玲轻轻碰了碰我“龙空,出这样大的事儿,镇里的民警竟然不让我我爹下葬了,说要和王大叔的尸体一起运到镇里做尸检!”

  接着她又说道:“我知道爷爷是奇门异士,派出所里一来人,我就赶紧去找爷爷,可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让我喝了一杯符水,给了我两张神符带在身上。”

  她左右看了一眼附在我耳边“我感觉这几天王大娘乖乖的,前年和我爹吵过架之后很少来往,但,从我爹去世后,她天天都在,这次也是她让报的警,她还告诉民警我爹也是死的蹊跷,说是被人掐死扔在河里的。民警当下就找了村里人单独了解情况,村里人那见过这样场面,都一五一十的说了,现在镇里已经请了专案组赶过来。还有,今天上午我从你家出来后,刚好在门口碰到了王大娘,披头散发的站着一句话也不说样子把我也吓了一跳……”

  我听了巧玲的话,心里一阵阵的颤抖,这王大娘铁定是要来坏事,不让老根叔下葬,爷爷的伤和她有关也八九不离十了!我握紧拳头,心里有愤怒,但,真的就想不出来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巧玲看到我的样子,吓了一跳,赶紧问道:“龙空,你没事儿吧。”

  我摇摇头,对巧玲交代“把爷爷给你的神符藏好。”

  就在我和巧玲小声说话的时候,王大娘悄声无息的贴近了我,我浑身猛的一凉,侧头看到她幽怨的眼神和苍白的脸庞,下意识的推着巧玲往边上挪了挪。

  “龙空啊,你几时回来的?”王大娘还想试图靠近我“你王大叔死了,我的命好苦啊。”

  边上好多乡亲都看着呢,我又不好现在就不给她板脸,就敷衍了两句,拉着巧玲和巧斌往前面钻。

  H酷匠网m¤正版x首v\发

  这时候,民警们好像已经商量好了,所里的大队吴超人高马大的站在前面挥手让大家静一静,先是说了一些安慰的话,叫大家不要慌,不要乱,这里交给他们处理,作为民警一定会保护大家安全等等,又说了一些安全防范意识,算是稳定乡亲们的情绪。

  说了大概半个小时,让大家先回家,好生的在家呆着,那里也别先去,会有民警过去调查情况,但是,却留下了王大娘、巧玲和巧斌他们两家,还有张叔他们几个厨子。

  这没什么疑惑的,这些都是最关键的事儿主和责任人。

  乡亲们散去之后,我准备走,巧玲拉下了我“龙空你和我们一起吧?我有点怕。”

  确实,大山里的人都没见过啥世面,面对民警不免有些紧张。

  我虽然担心着爷爷,但,也没拒绝巧玲,就跟着他们一起来到了民警临时搭建的帐篷里,可见他们是把这事儿当成大案件了。不过想想也是,古河村离镇子里偏远,警车之类的交通工具根本就过不来,当地办案也不为过。

  进了帐篷,吴超和另外俩女民警让我们坐在小马扎上,刚坐下,王大娘就哭的稀里哗啦的,抱着吴超的腿那是死劲儿的撒泼“王队,你可要给我做主啊,这以后我可是没法子活了啊……”

  吴超被王大娘弄得脸红红的,不过也是没辙,两位女民警对视一眼过来拉,我寻思不出这娘们又是搞的哪一出戏。

  突然,巧玲用手捣了我一下,我扭头看着她,她给我使眼色让看王大娘的脚,我顺着巧玲的眼光看过去,猛然发现王大娘的脚上竟然裹着一层东西,黄纸!

  死人才裹的东西!

  我深吸一口气,巧玲挨着我,我感觉到她浑身有些抖动,趴在我耳边说道:“龙空,她、她穿的鞋子,好像是我爹的!”

  听了这话,我又是倒吸一口气,看过去赫然发现王大娘的鞋子是八角黑布麻底鞋,这通常是人死了之后,下葬时才穿的。

  巧玲竟然心细的发现这是老根叔的鞋子,我忽然想到早上去齐云山时,王大娘变成老根叔的样子,我有个大胆的猜测:老根叔和王大娘是同一个人,或者说是被同一个人在控制着。

  我示意巧玲啥也别说,第一说出来不一定有人信,第二说出来后巧玲可能就要深陷囫囵。巧玲从小都很听我话,会意的点点头,我估摸着她一定想到了什么,不然整张脸也不会白成那样了。

  王大娘情绪稳定之后,开始断断续续的说起来“做个晚上,我们睡得早,我老伴压根就没出去过……”旁边的民警在记着笔录。

  随后,做笔录的女民警又问了一些细节问题,比如村子里最近有没有外人进来,等等……

  王大娘说完之后,幽幽的看着吴超“吴大队,你说啥个时候能破案?”

  “大娘,你不要过于伤心,我们县里面的专案组会在下午赶到,会连夜加紧破案。”吴超拍着胸脯说道:“放心,我们一定会给你个交代!”

  王大娘面色平静的道:“那就好,那就好……”脸上显现阴森的笑意。

  我看着她离开,心里一阵为吴超等人一阵叹息,交代,有什么好交代的,估摸着专案组也来不了了,因为天已经黑压压一片了,要不了多久就会下起雨来。

  巧玲他们几人又做了一些笔录了解情况,做笔录用不上吴超,他索性就站起来,对于我在,他并没有感到过多的意外,只是对我笑笑,示意我出来谈谈。

  出去后,外面阴沉沉的像是天塌了一样,乌云满布。

  “咋的,我说呗,你们这古河村子就是奇怪,好端端的天,就莫名的会下起雨。”吴超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上,望着天空。

  “咱们湘西的天气应该都一样。”我回了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