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一惊,头上冷汗直冒,慌忙往后躲。

  “孽畜!”

  就在我朝后躲的时候,爷爷迅速的从我身后窜出来,并且端着手里的符文水照着老根叔就泼了过去。

  只见老根叔的脸扭曲一阵,最后变成了王大娘的脸,她惨叫一声,就朝一个胡同跑去。

  “龙空,快走!”爷爷头也不回的追王大娘去了。

  我抹了把脸,快步跑起来,心乱如麻,我现在都分不清楚王大娘和老根叔到底是谁了,真怀疑现在躺在老根叔家里的是不是老根叔,按照爷爷说老根叔被人控制,我都有些担心巧玲了。

  不过我现在要赶往古坛庙,只能等回来看爷爷和婆婆怎么打算了!

  出了村子,老根叔家里的哀乐还能听得到,猜测应该是下午四点钟准时下葬。我几乎是用尽全力在跑,一路没停,紧赶慢赶用了半个多小时翻过三道土梁子,进入了茂密的丛林,沿着林间小路,七拐八拐,终于走到没路的时候,我停下来。

  一停下来,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虚脱了一样,扶着一棵树喘着气儿,跑着的时候感觉不出来,一停下,感觉这林子冷飕飕的,忽然一阵乌鸦群飞,吓得我直接坐在了地上。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异味,定了定神,拿出乾坤袋,伸手把那只白色的通灵鼠抓了出来,这家伙伸着脑袋唧唧的叫个不停,随后竟然浑身抖着往乾坤袋里钻。

  听爷爷讲这只通灵鼠是婆婆当年从西域一座古墓内带出来的,极具灵性,看来这地方绝对危险,不然这只老鼠也不会这么恐惧了。

  我把乾坤袋收起来,学着爷爷的样子,拿出一张咒符,念动咒语,把自己的食指咬破,滴了一滴血在上面,而后塞进通灵鼠的嘴里。

  这时,通灵鼠眼睛由红色变成了暗黑,身上的毛发竖起来,不等我放它在地上,它蹭一下就跳在地上跑起来,我握紧乾坤袋跟了上去。

  前面是浓密的灌木丛,通灵鼠唧唧叫着奔过去,可是它突然掉转头,朝着我们来时的方向跑过去。

  我有些急了,心想莫不是这破老鼠害怕了吧?可是,这灌木丛确实没有能钻进去的道路,我转头一看,通灵鼠在离我3米的地方不停的扒着地,扭着头一个劲儿看着我,我没多想赶紧跟了过去。

  它见我跟来,又在前面带路,竟然左拐右拐的朝着丛林最中心跑去,尽管是白天,这里由于树木遮挡竟然像黄昏一样,那可恶的乌鸦叫的让人心寒。

  腐蚀般的气味越来越浓,让人有种眩晕的感觉。

  跟着通灵鼠跑了大概5分钟,它突然在一颗很粗的树木前停下来,我扶着一颗小树喘气儿,看着周围的环境,这里全是粗壮的大树,根本就不是去古坛庙的路线,这破老鼠估计真的傻了,我有些气愤,而通灵鼠围着那棵树转了一圈居然不见了踪影,我心里骇然,紧走奔了过去。

  这时,我装进乾坤袋里的那朵黑莲花居然颤动起来,如果不是我抓着乾坤袋估计它都要跑出去了。

  这黑莲花是婆婆的宝物,能探知凶险,我脚步慢下来,越靠近那棵树,黑莲花颤动的就越厉害,并且我感觉这棵树就像是活着的死人一样,散发着冷气!

  小心翼翼的靠近,通灵鼠突然出现,这次竟然直接顺着我的裤腿往我身上爬,扎进我裤腰那里就是死活不出来。

  靠,我小声的嘟囔了一句,靠近这颗树之后,我发现它身上竟然在流着红色的液体,就像是血一样,喉咙里咕隆一下,有些许的害怕和恶心。

  乾坤袋里的黑莲花,竟然想要飞起,并且发出丝丝的声音,这里环境都够恐怖了,又听到这种声音,我心里一下子没底了,靠近这棵大树,我也没发现什么,除了阴冷之外,真的没什么了,我就围着它转了一圈,忽然在侧面树底下发现了一个拳头那么大的洞,里面发出咕咕的流水声音!

  奇怪,我深吸一口气,等我弯腰准备看个究竟的时候,通灵鼠一下子从我腰间窜出来,眨眼功夫就钻进了那个洞里。

  突然,阴冷的风在周围朝我席卷过来,刮的人根本都站不住,总感觉天地颠倒了一样,一阵眩晕之后,我居然出现了一条山路上!

  我愣愣的往后一看,后背就是结实的齐云山,太诡异了,就像是时空窜梭一样,我一下子就出现在了这里!

  其实,我当时并不知道,这是一个迷惑阵法。

  我左右看了一下,发现这条路就是小时候陪爷爷一起来过的那条道,我来不及多想就朝前赶去,通灵鼠从侧面草丛里窜出来在前面带着路。

  黑莲花丝丝的叫声越来越大,就像是在乾坤袋里挣扎一样!

  我没办法只好把它紧紧的抱在怀里,齐云山底,阴风呼啸,草木摇摆不定,一阵阵若有若无的哭声从前方山谷断断续续的传来。

  我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这种鬼地方,不害怕全是扯淡。

  远远的我就看到齐云山下的那座古坛庙,就在我赶过去的时候,脚下绊倒一根东西,重心不稳一下子摔倒在地,手里的乾坤袋也扔了出去。

  我一看地上的乾坤袋,顾不得疼痛,站起来就扑过去,不过已经晚了,那朵黑莲花竟然直接窜了出去,朝古坛庙飞过去。

  我额头冷汗直冒,捡起乾坤袋就追了过去,这要是丢了我如何向婆婆交代啊。

  k酷~;匠网c/首发cW

  好像我的担心是多余的,黑莲花出去之后,直接围着古坛庙转起来,并且发出丝丝、咕咕的声音,像是一阵哀哭!

  我到达古坛庙浑身都哆嗦起来,太特么冷了,估计和城里的冰柜差不多。并且一股股恶臭从不远处的山谷里传过来。

  我来不及多想,拿出乾坤袋里的黄纸烧起来,打火机一连打了8次才打着,对着古坛庙拜了三拜,磕了三个头。

  随后,用自己的血祭起神符,按照爷爷的交代的大喊起来:“狗子、洋蛋儿回来吧,回家啦……”

  “狗子,回家啦……”

  “洋蛋儿,回家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