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我重重的摇着头,我不会离开这里的,不管前方有什么东西等着我,我都不会离开!这里是我的家,你们是我最亲的亲人了,我不会离开的,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

  我的声音是颤抖的,但,我确切的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昨晚他们去了哪里?为什么会受伤?

  别的不敢说,就身怀异术的爷爷和婆婆,一般人根本伤害不了他们,能对他们造成只能是那些道行高的人,或者是某种厉害的脏东西!

  爷爷看了眼墙上的老式儿挂钟,随后对我说道:“你知道了也好!”

  我知道爷爷要告诉我什么了,我就搬了个椅子坐下来。

  爷爷开口说道:“这个村子有几个人是所谓的活死人,看着他们活着,其实都死了。造成这一切的最大原因就是尸毒,但,其根源却在十多年前二狗子你们几个夜闯乱坟岗,在坟地乱撒尿,破坏了那里的尸骨锁门阵,让那些埋藏地下的厉鬼和不朽古尸得以重见天日。”

  我有些疑惑“爷爷,单单一些尿就能破阵?”

  “不,当然不是,这也是从一开始我就追寻的疑问,尽管那时候婆婆和我费尽全力才把古针重新震住,但,随着我们年龄已高,它们最终还是冲破了。最近几年我才知道,这是一场阴谋,从一开始就设计好的圈套,是有人在操控,甚至不惜一切代价破坏乱坟岗的古阵。”

  “我和婆婆查询了好久,也没能弄清楚他们到底为何要破坏古阵,究竟想从乱坟岗得到什么,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已经炼制和一些死尸、血婴,收罗了一些厉鬼孤魂。从几年前开始,我们不知道斗了多少次,婆婆和我也越来越力不从心。”

  爷爷刚缓口气我就赶紧问道:“他们?很多人么?”

  Fd酷N`匠网2唯6:一*k正“版,a其他N都是““盗版…

  “单凭一个人的力量怎么能行?”爷爷反问道。

  我点点头,想想也是,既然说是古阵,那么一定很厉害,单靠一个人的力量恐怕真不行,除非那个人有通天的本事儿。我思想片刻后,把昨天夜里所见一五一十的全部都告诉了爷爷和婆婆。

  “这么说,村子里是越来越多的人受害了。”婆婆只是重重的叹息一声。

  爷爷站起来看着婆婆“师姐,你能否算出噩运会在几时再次降临?”

  婆婆掐着指头算了一下,语气很沉的说道:“快了,怕是,我们坚持不住了。”和爷爷对视一眼后,把眼光一同投向了我。

  爷爷把眼睛慢慢闭上说了两个字“也罢。”他无力的拍着我肩膀“龙空,我也不瞒你了,这个村子将会有大批人死去,究竟有多少个活死人,我和婆婆也说不清楚,但是,你老根叔就是其中之一,虽然他是成长阶段的毛尸,但,却被人控制着,这一点极难对付。昨晚上,我和婆婆冒险让你去他家守灵,是因为你阴气重,能把他招引出来,甚至能把它背后的人给招出来,招是招出来了,可是让我们没想到的是,他们远远超出了我们对付的范围。”

  听爷爷说完,我也算是想通了昨晚上的一些事儿,又问道:“老根叔昨个晚上是不是出去了?你门也展开了一场斗法?”

  爷爷和婆婆重重的点头,而后爷爷郑重的说道:“龙空,你现在走,还来得及。”

  “我不会走的!”我肯定的告诉爷爷“我想我能为你们做些什么。”

  “为我们就不必了。”婆婆从口袋里摸出那朵黑莲花递给我“你现在就去齐云山下的古坛庙给二狗子他们几人少烧些纸钱,见到东面阴风起时,托起黑莲花对准阴风,呼喊二狗子他们的名字,并且让他们回来!”

  不等我问话,爷爷就说:“事不宜迟,你赶紧去吧!”

  我接过爷爷准备好的乾坤袋,把婆婆的黑莲花放在里面,怀着不安的心情走了出去,刚到门口婆婆无意的来了一句:“希望这样能救你!”

  我有些疑惑,准备开口问,爷爷隆起我的衣服在我后背上贴上了天通符和驱鬼符,就催促道:“龙空到了山路尽头把乾坤袋里的老鼠放出来,他会带你找到地方,快去快回,争取午时一刻赶回来!还有,路途中倘若有人喊你名字,千万不要答应,也不要回头!记住,不要回头!”

  我看着爷爷极为谨慎和郑重的样子点点头“我记得了,不准答应,不准回头!”而后在爷爷的注视下消失在门口。

  现在时间是九点三刻,我必须得抓紧,我们村子距离齐云山古坛庙很远,山路崎岖,没有两个多小时别想走个来回趟,此时我也算是知道了二狗子、洋蛋儿他们四人埋葬在了那里,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是古坛庙,因为那里很为神秘,我想村子里的人除了爷爷、婆婆和我之外,不会有人知道了。那里太过难找,说是一个庙宇,其实就是一个用土方子盖起的一座50公分高的小房子,小时候我跟着爷爷去过那里,说是接送一个‘客人’回家,其实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所谓的客人是谁!

  古坛庙位居齐云山山谷底层,周围杂草众生,毒蛇、老鼠遍地,并且还有很多的乌鸦、蝙蝠,那里也是阴冷无比,听爷爷说那里之前死过好多土匪,并且都是一夜之间被苗疆高手用蛊毒害死的,起码上千人。

  想想那里,我就觉得后背心阴凉凉的,那里绝对不比乱坟岗差。

  就在我思想集中的想这事儿的时候,前面猛地出现一个人“龙空,你去那里哦?”

  我听到声音就站住了,只见王大娘穿着昨晚上的白大褂正阴森的看着我,她的眼珠这次瞪得很大。

  我咽了口唾沫,没敢说话,因为我知道王大娘已经属于半个活死人了。

  “呵呵!”王大娘见我不说话,竟朝我面前走了走,突然伸出手就要抓我手里的乾坤袋“这里面装的什么啊?”

  我拎着乾坤袋朝侧面躲了去,紧紧的盯着王大娘的那双黑色干瘪的手,这双手我很熟悉,我清晰的记得昨个晌午老根叔在河边给我盛豆腐脑就是这双手!

  此时,王大娘的脸突然一变,竟然变成了老根叔的模样,嘴里长出了黑黑的獠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