锅盖我都差点扔了,可等我再看时,里面却空空如也,什么也没了。

  幻觉?难道一切都是幻觉?我真的怀疑自己是神经质了。

  我倍感疲惫的返回堂屋,刚到门口,就从屋里出来一个人直接撞开我,径直往前去了,看后背像是巧斌,我喊了声“巧斌,上厕所?”

  巧斌嗯了声就继续往前走,我叹口气进了屋子里,跪下去又给老根叔烧了点黄纸,我眼光往侧面一瞅,心里咯噔一下,旁边这不是巧斌么?

  那刚才那位是谁?

  我蹭一下站起来,感觉后面一阵风过来,没等我反应,脖子上就着实挨了一下,晕了过去,就在我倒地的时候,迷糊中看到老根叔动了!

  等我昏头昏脑的醒过来,天已经大亮了,外面热闹的很,哀乐声很大,我在老根叔家里没错,仔细看了一下,居然是巧玲的闺房。

  巧玲一身麻衣走进来,看我醒了,急忙过来“龙空,你醒了啊?”

  我揉着脑袋“巧玲,我怎么在这里?”

  巧玲给我倒了杯水说道:“五更时,巧斌起床看到你晕倒在了堂屋门口,喊你你不应,就把你扶在床上了。”

  我晃晃脑袋,站起身,悠悠的说道:“可能是太累了。”我没把昨个夜里的事儿告诉巧玲,说出来怕吓着她,还有说出来她未必就信。

  从巧玲屋子里出来,堂屋里头坐了好些人,老根叔还是老样子躺在堂屋正中间。我同巧玲告别,说要回家里头看看,仓促的就出了门。

  迎面刚好撞上一个人,没等我开口那人就说道:“龙空,你咋个哦?听小玲说你晕倒了。”

  来人正是王大娘,我低头看了看,她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不过我却看的心里毛轰轰的,敷衍两句就往家里走去。

  “龙空,你小心点呃。”后面传来王大娘关心的声音。

  我小声的回应,心里泛着嘀咕就出了老根叔家,到家门口的时候,发现门竟然锁着。

  我记得昨晚出去的时候,没锁门,难道爷爷和婆婆在我走了之后出去了?

  大晚上的他们能去哪里?我抱着疑问开了锁,进了院子,推开堂屋门喊了几声,没人应,猜着他们就是出去了。

  刚给灵位烧上稥,院子里就传来了爷爷咳嗽的声音,我急忙出去,却看到爷爷和婆婆相当费力,甚至是无力的从外面进来。

  爷爷看了我一眼随后拎着乾坤袋进了东屋,我赶紧扶着婆婆进了堂屋坐下,随后又返回到东屋,眼前爷爷相当疲惫的跪在一副棺材面前,说着责怪自己的话“都是我不好,没能把他们带回来……”

  此时,东屋内仅剩两口棺材!

  其他两副不见了,我知道可能是被爷爷带出去了,在我记忆里爷爷遇到什么大事儿时,会带一副棺材出去,不过天蒙蒙亮就会赶回来。

  现在爷爷回来了,却少了两副棺材,再听爷爷的话,我就知道一定出事儿了!

  “爷爷,你没事儿吧?”我轻声的问了句。

  爷爷摇摇头,隔了半晌才说道:“龙空啊,扶爷爷起来!”

  我过去扶着爷爷,忽然看到爷爷的手臂上有很大的伤口,很深的牙齿印,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周围的肌肤已经发紫了。

  我慌了抓着爷爷的胳膊就问“爷爷,你……”

  “爷爷没事儿。”爷爷无比疲惫的说道:“龙空啊,你把东屋收拾一下,做个案子,摆些供食和红水,烧些黄纸,用天通符把棺材口封了!”

  最B新J章D、节nq上u{酷^y匠4=网N'

  我从来没见爷爷这般疲惫过,就算是我小时候出事儿,他也没这样子,现在的他明显是力不从心,我应了声,赶紧准备东西。

  爷爷拖着虚弱的身躯走进了堂屋,而我则是赶紧找来香火、案桌等等,按照爷爷所说在这两口棺材前烧了起来。

  我学着爷爷的样子跪着拜了拜,谁知这两口棺材盖子竟然抖动起来,我懵了,赶紧站起把手里天通符封在了棺材口上,根据《养尸术》上记载,尸养的年月越长久就越厉害,并且还极难控制,还有就是它们慢慢的会产生一种灵性,也就是尸灵。

  天通符封上之后,两口棺材算是消停了,随后又赶忙取出爷爷炼制的红水,摆在案桌上。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陶制符文碗里的红水竟然一下子没有了!

  我知道这些死尸吸收红水,但,之前四口棺材也没这么快啊,我又盛了一碗,依然眨眼功夫全没了,这样的情况我是第一次遇见,慌忙就喊爷爷,没等我出去,爷爷的声音就从屋里传出来“给它们喝!”

  看来爷爷是知道的,我又倒了一碗,如是三次这两口棺材才不吸收,我的心也算是平静了。这两口棺材里的死尸,我从来没有见过什么样子,用爷爷的话说,不到万不得已,请不得。

  忙活一阵之后,我返回堂屋,看到爷爷脸色蜡黄,婆婆则是斜靠在桌子上,并且地上出现了一滩血迹,我一看她嘴角,明白了怎么回事儿。

  爷爷和婆婆受了重伤!

  我脑袋阵阵疼痛,慌忙过去扶着爷爷坐下来,给他们二人一人倒了一杯水,情色焦急的看着他们“爷爷,婆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龙空,我们活不久了,你快离开这里!”

  婆婆的一句话,把我打向了冷水的深渊,彻底的冰封我。尽管我知道生老病死谁都逃不了,可是,还是接受不了。

  “走,我带你们去医院吧!”我不得不把希望寄托在现代科技,虽然我信鬼神,但也相信现代医学,我不想两位亲人就这么的从我身边离开!

  “没用的,龙空,气数已尽,各有天命!”

  婆婆粗糙的手摸着我的胳膊“你走,现在就走,还来得及,永远离开这里!”开始推我而又不停地咳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