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答我的依旧是空旷的黑夜,站在大门口,我深吸一口气,摇摇脑袋,看着没有一个人的街道,感觉自己现在忒神经质。

  在门口矗立了一会儿,我用手揉了揉太阳穴让自己清醒一下,一阵风吹来,确实清醒不少,夜晚的风有些凉。

  我耸耸肩拐回到院子里,眼光余角突然闪过一道黑影,刚放松的神经又绷紧了,这次猛然回头扫视四周,可是还是什么也没有。

  我喘着气在院子里站了好大一会儿,确定什么东西都没有的时候才转身,总感觉身后有东西在慢慢的靠近我,后背凉飕飕的,我再次回头并大喝“谁……”

  话都没说完,我就愣住了,手心有些发麻,大门口有双幽绿阴森的眼睛正在盯着我!

  我大气都不敢出,周围的空气就像是凝固结冰了一样,那双眼睛在黑夜里就像是燃烧的冥火,它站在那里没动,我不确定那是什么东西,但,绝对不是人!

  可是,这双眼睛居然能和我平视,我下意识的抓起墙根处的一根东西甩了出去“是谁站在那里!”

  “砰。”

  木棍落地时,也跟着传来一声猫叫“喵……”黑夜里,显得有些凄厉。

  确定是一只猫后,我有些被耍了的感觉,小跑到大门口大骂了句“死猫,想吓死人!”

  那只猫,呜呜叫着快速的顺着街道跑去,并且时不时的回头望一眼,我本想着追出去把它赶到村子外边,猫在这时候出现很不吉利。但,我却停住了脚步,这只猫太诡异了,刚才竟然能和我平视,说明它也有1.75的高度,但,这绝对不可能,大门是敞开的,没有什么物体能让它站立!

  我来不及细想就赶紧朝院子里赶去,猫有灵性,在这时候到来,是不是有什么脏东西出现了?我生怕老根叔出了什么岔子,难道是油灯灭了?

  我带着疑问返回到院子里,直奔堂屋,但,等我路过灵棚时,却发现里面老根叔的照片不见了!

  我蹭的站住身形,脑袋一下子大了,刚才明明还在里面摆着呢?怎么不见了?

  身上冷汗直冒,也顾不得什么了,急忙跑到堂屋,我心想会不会是屋里头的谁在恶作剧吧,我进屋之后,发现巧玲他们几个还在睡,一个也不少,说明不是他们几个人为的,我看了眼老根叔头前的油灯还在燃着,又赶紧转身朝灵棚跑去。

  到了灵棚,我彻底吓傻了!

  一个穿着白色大褂披头散发的人背对着我站在灵前,我倒吸一口凉气颤抖这声音问道:“你是……?”

  这白衣人没回答,只是慢慢的转过身子,披头散发的看不清楚他的样子,不过他怀里却抱着老根叔的相框照片!

  我情急之下,拿着手里的神符扔了过去,想象之中鬼叫的声音并没有响起,而是一声沙哑的声音“怎么就走了呢?.”

  确定是个人,听到这人说话,我内心轻松不少,听着声音很熟悉,正是王老汉的老婆王大娘,她家就在老根叔家隔壁,和老根叔家的关系很好,不过这三更半夜的穿一身白大褂披散着头发真够渗人的,我舔了下干燥的嘴唇喊道:“王大娘,你……”

  王大娘怀里抱着老根叔的照片不停的自言自语,对于我的话充耳未闻,甚至连看都没看,就当我没存在一样。

  我脑子嗡的一下,出来两个字:梦游!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让我的心在不停的抽搐了!

  我想王大娘梦游的话,不能打扰,听说梦游症的人一旦被惊扰会成为傻子或者精神分裂。王大娘念叨了一阵把老根叔的照片的放在了灵堂案桌上,随后,她要转身出去。

  竟然是两手一伸蹦着朝前走,就像是僵尸一样。

  我感觉自己都有点看傻了,梦游的人行动应该和平常人一样,还是第一次见到蹦着走的人,风吹起王大娘的头发,她的脸色苍白的有些吓人,眼睛黯淡无光。

  眼看王大娘要从我身边蹦过去,我憋不住又小声喊了一声“王大娘。”

  王大娘直接无视掉我,就在我想要跟上去的时候,王大娘竟然来了一个猛然回头,苍白的脸上露出了阴森的笑容,我禁不住往后退了两步,定定的看着她。

  l@更●◇新vr最…g快D上g酷*~匠网

  王大娘嘴里发出咕咕的声音,回过头看看我后,继续朝前蹦去。

  和她拉开几米的距离后,我才慢慢的跟上,心里一直在琢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王大娘显然还活着,不然爷爷给的神符也不会没效果,那么,这真的是梦游么?蹦着梦游的人,我还真是首次见到,她的行为也忒诡异。

  王大娘径直去了灶火那里,掀开一口锅喝了点东西,随后盖上直接走到了墙头边,腿部一用力,竟然一下子蹦到了墙头上,我揉揉眼睛,这可是一米多高的墙头啊,王大娘少说也有50多岁,并且身材臃肿,就这么毫不费力的上了墙头上!

  我宁愿相信这是幻觉,王大娘在墙头上站了一会儿,慢慢的把头扭过来,那张脸也跟着扭曲了,一下子变成了老根叔了模样,还是那样似笑非笑的样子看着我“龙空,喝点豆腐脑吧!”

  虽然我吓得够呛,但还没迷糊,伸手抓出神符扔了过去,可是,墙头上一个人也没有,接着听到王大娘家堂屋门响了起来。

  我腿有些无力,这事儿很让人费解,我在院子里再次站了很久,心想如果真是那种脏东西的话,爷爷一定不会让我自己来的。

  脑袋非常的疼,不想再去想了,我看了下表,现在了凌晨1点多钟,走到灶火那里,掀开王大娘喝过的那口锅,刚掀开,一股子恶臭就传过来了,定眼一看,赫然是乌黑乌黑变质的豆腐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