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子,天色真的晚了,咱还是回家吧,家里大人该着急了。”我现在心跳的厉害,不害怕是假的,现在还没到乱坟岗就阴嗖嗖的。

  “切,你不玩的话,就赶紧走!”二狗子像是生气了,掐着腰对另外三个伙伴说道:“洋蛋儿,咱们都走,别理他,龙空就是个熊包。”说完,他们都朝前走了去。

  我站着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跟在二狗子他们的后面,朝乱坟岗走去。

  乱坟岗虽说就是我的出生之地,但是,这也是我长大后第一次回到这里。

  出了山路,没有了柏树的遮挡,天空中挂着一牙弯月。

  不过,乱坟岗那里望过去却是雾气腾腾,因为空旷,这里夜风很大,我们几个小伙伴们都哆嗦了下。

  “我艹,刚才进来还没这么大的风呢。”洋蛋儿打了个阿嚏。

  二狗子笑道:“你小子该不会和龙空一样,胆小鬼吧。”

  洋蛋儿很鄙夷的看了看我“我才不会呢。”这次他带头朝乱坟岗里跑去。

  看着他们一群人奔过去,我嗅着乱坟岗的杂乱空气,竟然有种熟悉的感觉,内心却有种说不出来的急躁感,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召唤我一样,我开始浑身发凉,身子有些乏力。

  此时,二狗子他们对着坟头开始撒尿,我心里砰砰直跳,这样做是忌讳,会遭报应的!

  就在这时,我忽然看到一个白衣人举着一双血淋淋的手出现在二狗子的身后,我吓了一跳,因为这个人就是我刚刚在山路上遇到那个人!

  我呼吸有些急促,因为我断定,这是那种脏东西。

  “狗子,快、快回来,你身后有个白衣人!”我大喊。

  二狗子往后瞅了瞅,突然对我大骂“尼玛的,龙空你想吓死我们啊。”

  “别理他,我们玩。”洋蛋儿提上裤子,对二狗子说道:“我藏,你们找!”说完,就朝乱坟岗中心跑过去。

  二狗子他们不理我也都跑走了,我拿不定注意,抬头间,突然看到那个白衣人慢慢的朝我走来,不对,是飘!

  很凉很凉的风,朝我鱼贯而来,甚至想把我吹倒在地,我看到那个那张脸时彻底吓傻了,那是一张乌黑乌黑,没有皮肉,只有一副骨骼的脸,他的身影慢慢由虚幻变成了尸体,一股恶臭袭来!

  我脑门立马冒出了冷汗,因为没少看来爷爷的奇门书籍,脑子里立马出现几个字:活死人!

  这个白衣人突然把他的头摘下来拿在手里,黑乎乎的粘稠子东西从他脖子里冒出来,他竟然把另外一只手伸进嘴里,这头就像是有生命一样,嘎嘣,嘎嘣的吃起来,他竟然在吃自己的手,嘴里还冒出含糊不清的话语“咯咯,来、来……”

  我感到一阵阵的恶心,可是,我的身体开始不由控制的朝前面挪去,这时二狗子的声音从乱坟岗内部传过来“原来这么多小孩儿在玩捉迷藏,快点一起玩。”确实,此时乱坟岗出现了很多很多大人小孩儿,样子却是各个恐怖无比。

  这,见鬼了,不,或许是尸体全部复活了!

  我想叫却怎么也叫不出来,额头上冷汗直冒,就在我不受控制的朝前移动时候,我伸手摸着了爷爷给我的天通符,从口袋里抓出来就朝那个鬼东西面部扔了过去,天通符忽然燃烧了起来,那白衣人痛苦的嚎叫一声,头滚出好远,而他在地上不停的打滚。

  我定下神啥也没想,连滚带爬的就朝来时的路奔过去。

  有多快,跑多快,爷爷说过,复活的尸体并不可拍,可拍的是那些自身躯体没有的厉鬼,因为它们会借尸!

  没跑出多远,背后就传来浓烈的阴风和腐臭,耳边响起凌烈、凄厉的尖锐叫声。

  我早已顾不得二狗子他们了,裤裆都湿了,谁还管他们,我只管没命的跑。

  没一会儿周围也响起了这样的凄厉声音,我感觉自己已经冰凉的就像是死了一样。

  阴风呼啸,凌乱了我的头发,我刚进入山路,那些耸高的柏树大幅度的摆动起来,夹带着尖锐刺耳的笑声,只见一道道白影从我两侧窜过去,后面也绝对跟着很多脏东西,因为我的后背已经麻木阴凉。

  我忽然一声大叫,一双血淋淋的手抓着我的肩膀不停的甩着,身子也慢慢的扭曲起来。

  没等反应过来,我就感觉后背心猛的一凉,接着像是有什么东西从身体里流出来。

  血腥味弥漫在阴凉的空气中,这气味儿让那些东西异常的疯狂和兴奋,鬼哭狼嚎的朝我扑过来。

  我想,我就此完了。

  就在我吓傻般等死时,发现那些鬼东西行动猛然停下来,先是一阵巨大带着浓烈血腥味道的凉风像盘龙一样汹涌而来,接着是一声大喝:孽畜,找死!然后是爷爷摇铃响起,我恍惚中看到了爷爷熟悉的身影和他养的尸在不停的乱舞,随后我整个人也瘫软下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自己的床上,爷爷就站在我床边,他的样子很憔悴,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到他这么虚弱过,他下颌上的黑胡子一根也没有了,像是被生生的拨去了,我想或许是因为我的缘故,我看着爷爷哭了起来。

  “龙空,你醒了。”爷爷苍老和蔼的声音响起来,他用那双粗糙的手摸着我的头“嗯,烧退了。没事儿,休息几天就好了。”

  这时,从屋外头进来一位干瘦的婆婆,她拄着拐杖,干枯的手上能看到如同小蛇般的青筋。

  她是爷爷的师姐,一位德高望重的西域神婆,同样也是一位伟大的占卜师。

  “醒了?”神婆步履艰难的走过来,喘着气坐在我床边,满是皱纹的脸看不出她什么表情,她朝我脸上撒着带着荷叶味道的香水,并且按着我的额头不停在说着什么。

  我休养了五天身体慢慢转好,已经能下床走路了。

  爷爷告诉我,要不是神婆费尽全力救我,我根本就活不下来。

  从那以后,神婆就和我们一起住在了村子里。

  后来,我才知道,离我去乱坟岗已经过去了整整20天。我也昏迷了半个月,半个月里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从爷爷那里得知,二狗子、洋蛋儿他们四人都死了,一个也没活下来,都是被剥了皮吃了肉就剩一副骨头架子扔在乱坟岗里,为此,二狗子的爹娘都疯了,没过几年也逐渐去世了。

  +酷;匠Eu网永久。免^费√'看&1小说v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