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年深秋,我刚出生就被丢弃在了有‘尸城’之称的乱坟岗,也许是我命不该绝,恰恰一位赶尸归来的老人路经此地,就把我捡了回去。

  他,於是也就成了我的爷爷。

  或许是因为乱坟岗的原因,我从小体弱多病,浑身冰凉,阴气很重。

  后来,爷爷告诉我,我是阴月阴时阴地出生的极阴之人,混合阴阳,吸收百寒之气,百鬼缠身之命。若如不是遇到他,就算我不被野狗野猫吃掉,也要被厉鬼孤魂勾去,再或者被居心不测之人抓去练成血婴。

  小时候我总感觉爷爷这老头就是居心不测之人,他说是为了给我去病,一岁时,就把我放在满是药草、香灰的竹盆里泡;但是,单单这些还不够,他竟然还把扔在棺材里跟他养的尸一起睡,那些尸体干瘪而又阴冷,更要命的是都很丑,并且每天都要我喝他炼制给尸体喝的血红水,简直就把我当成僵尸来对待。

  我每天都会哭的死去活来,以为自己会被这老头整死,谁知,居然安妥的活了下来。

  薄命而又阴气重的人,时常会看见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这话一点也不假。

  对于我来说,见到那些东西再平常不过了,见到的死尸更多;有些东西是来害人,但,有的却不是,就比若陪在我身边的小薇。

  小薇,其实我并没有见过她,倒是我害怕的时候,爷爷经常说,想害你还不容易哩,小薇第一个就不愿意!

  於是,我就缠着爷爷问,小薇是谁?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爷爷只是吸着水烟袋笑着说道:“小薇就是你,你呢,就是小薇!”不过他的眼光却落在东屋那几口棺材里,我当时就嘟着嘴,因为我可是知道那些棺材里放的是什么玩意儿,又老又丑的尸体,看着都渗人,要是那些东西是小薇,我才不愿意呢!

  到我长大一些,我也不知道所谓的小薇是谁,只是下意识的把他当成另外一个我。

  由于体质弱,再加上爷爷是做赶尸营生,小伙伴们都不怎么和我玩耍,在他们看来我和爷爷都很邪乎,甚至私下里称呼我为小僵尸。

  随着年龄的增长,爷爷不断帮助村子里人做事儿,伙伴们对我的看法才慢慢的改变。

  十一岁那年夏天,隔壁和我一般大的二狗子找我来玩,说是到山上抓知了,我想也没想就跟着他出去了,路上他又叫了其他三个小伙伴。

  我们拿着树枝在山路上一阵狂奔嬉闹,风和日丽的下午顷刻间而过,我们都累的像小狗一样趴在山坡的草地上喘气。

  很快,暮色降临,二狗子和洋蛋儿商量着要玩捉迷藏。

  酷K‘匠K网首~《发

  “要玩就玩刺激的!”二狗子平时是我们这群孩子的孩子王,胆子也最大“咱们去乱坟岗咋样?那里坟多,玩着一定很好玩。”

  乱坟岗?

  我一听就有些怵了,因为那里是被爷爷列为禁地的,不准我去,我看着二狗子“狗子,我们回家吧,天黑了。”

  洋蛋儿他们几个整天跟着二狗子玩,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一个劲儿的嘲笑我“你就是胆小不敢去,哼,还亏你爷爷是赶尸的呢?不敢去,就回去吧,以后我们也不会和胆小鬼玩耍。”

  当时年纪小,也很较真儿,最大原因我怕他们真不和我玩儿,就气呼呼的说道:“哼,去就去,我胆子才不小哩。”

  “好!”

  二狗子站起来对我们指挥道:“来,咱们看谁先跑到乱坟岗!”说完,他带头撒丫子就跑了起来。

  洋蛋儿他们仨跟着,没一会儿就把我甩在了后面。

  乱坟岗离我们所在的山坡并不远,翻过一道土梁子,过一段崎岖的小山路就能到达。

  等我赶到山路时,二狗子他们早就不见了影子,嬉闹的声音倒是从前面乱坟岗里传过来。

  这条山路很崎岖,我站在路口一阵迟疑,说实话我有点害怕。这条山路很少有人走,晚上更别说了。

  山路两旁都是高耸的柏树,往里面一看黑洞洞的,凉风飕飕,树木摆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一阵风过树叶空隙间忽明忽暗。

  这里没有鸟鸣、蝉鸣声,出奇的静,踏步进去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我浑身禁不住打了个寒颤,特别是树叶发出沙沙沙的声音,就像是有人在你后面或者左右慢慢的走动,听到二狗子他们又在喊我胆小鬼,我握紧拳头硬着头皮朝前跑去。

  就在我快要出山路的时候,迎面差点撞上一个人,阴冷刺骨的风瞬间席卷我全身,我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是一个穿着白衣的人,背对着我,站着不动,不过他身上散发着一股阴寒臭臭的气味儿,吓得我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心想或许是赶路的其他人,但是,这人背对着我就是不动。

  我咽了口唾沫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正准备开口说话。

  忽然,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响起来,我爬起来拔腿就跑,浑身都湿透了。

  在我跑出几米后,后面传来一阵大笑“哈哈,胆小鬼,看把你吓得。”

  二狗子他们几个从前面窜出来,弯着腰捂着肚子大笑“咋样?刺激吧。”

  我听到是他们,有些怒气了,转头就骂道:“你们王八蛋,不要这么恶作剧好不好,会吓死人的。”

  二狗子不以为然的躺在地上弹腾着腿大笑“就知道你小子胆小,大人们都说这里邪乎,我就不信,我还准备在这里睡觉哩。哼哼,到齐了咱们捉迷藏吧。”

  对于二狗子的话,我只能当耳边风,知道他没那个胆子在坟地睡。

  我走近看了二狗子他们一眼,他们没有一个人穿白衣服的,身高也不对,刚才我明明看到的就是一个白衣服的人。但是,前面的路除了漆黑一片,什么也没有,我没敢告诉二狗子他们,不然他们又要说是胆小鬼。

  我不由自主的抖了下身子,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周围盯着我们,我左右看了一下除了树木和黑夜,什么也没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川野说:

新书开拔,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