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秦冲几人已经杀到了监狱的内部,城中一支主力突然出城帮了他们大忙,不然事情不会进展的这样顺利。

  牢门一间间地被砸开,里面的囚犯二话不说立即加入到他们的阵营当中,疯狂地宰杀着监狱内部的守卫。这里关押的犯人狠角色不少,常年被关押修为跌的厉害,但依旧是一股不可预估的恐怖力量。

  越是往里进,关押的罪犯来头名声也就越大。

  秦冲一行人本可以见好就收的,趁着现在不出去,一会被堵住了门就惨了。萧姚带着一帮囚徒很快攻占了那里,已经有等不及的冲出去,生死各安天命。

  这个时候出逃并不明智,单独行动目标太大,很多囚徒都打算跟着破狱的这帮人一起冲。

  青狼在牢房里见到了好几位五六年前名声赫赫的人物,这些凶神恶煞也被被放出来。

  “哈哈哈,真想不到会有近日。这几位兄弟好胆量好本事,不知如何称呼?”一个长着三角眼大板牙的丑男嘿嘿笑道。

  “这不该是你问的!”秦冲冷声道,“快去门口,大伙一起行动才真正可以走得掉!”

  “不管怎么说,我都欠你一份人情。你救了我们大伙,所以你是老大,说什么就是什么,就算是让老子去挡替死鬼也认了,临死之前还能痛痛快快杀几个太叔家养的狗!”

  一个脸上生着烂疮的毒女阴阴道,“我们先收拾掉一个人吧,在场的诸位有好几个都是载在这家伙手上的!真是风水轮流转,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也进来了,还成了囚徒,真是讽刺……”

  “对对!先宰了他,老子好几个患难的兄弟都是死在他手里的!”

  群情激愤,几个人直接奔着不起眼的一处黑暗走了过去,那里一点灯火都没有黑乎乎的,秦冲只是听他们说,这里竟然还关着太叔家的人顿时来了兴趣。

  一过去,监牢很大,黑漆漆的,他目光一扫立刻就看到了一个盘膝而做的人影,手上脚上都戴着镣铐。

  “装死是不是?赶快给老子滚出来,是不是没想到会有今日的下场?哈哈!”

  在独立牢房里盘膝打坐的人睁开了眼睛,开口道:“李大鬼,原来你这么喜欢狐假虎威,你现在的样子真是像极了小丑。”

  此番话一处,周围人的怒火直接被被引爆了,毒女二话不说就要冲上来,尖着嗓子骂道:“很快你就会变成一具尸体啦,你倒是继续狂啊,我看你还能狂多久!”

  "酷匠Vy网首M发G

  “我先卸掉他一条腿,直接弄死太便宜他了!”

  “你有什么资格嘲笑别人?你多有本事啊,受太叔家主赏识,风头一时无二,可家主换了人,你就像是只被人遗弃的老狗一样。把你从主城的牢狱转移到偏僻的齐山城的地下监狱,你肯定明白这么干的用意吧,你已经没价值了,没用啦,随便按个罪名就可以不必跟上层通报拉出去砍头!”

  牢房里的人没有吭声,似乎被戳中了痛处。

  牢房里的基础设置基本上都被破坏掉了,夜姬搞到了好几根火把,快速地插在牢房门前一支。

  亮光驱散了牢房里的黑暗,被关押的囚徒披头散发,衣衫破旧,他眉宇之间那股傲气依旧在。

  秦冲惊讶道:“蓬轩?”

  牢房里的男人抬起了头,开口道:“你是谁?你认得我?”

  秦冲没有一眼认出他来,因为他穿着打扮脏兮兮的,看样子被转移到这里来待遇也不咋地。说到底,他落得这般下场跟秦冲有非常的关系。

  若不是他杀了太叔直,蓬轩也不至于被家族内部上层拿来作为斗争的工具,沦为政治上的牺牲品。

  田翼当年为太叔衍做事,在排名上远在他之下,蓬轩一直都很稳定地位居第二席。

  “咱们可是故人,看到你沦落到这般田地,说心里话,我还真有那么一丝难过。虽说先前你我是死敌。”

  “你到底是谁?”蓬轩起身紧盯着秦冲,但有面具阻挡着,他一时间也猜不出来,“你敢不敢拿下面具,让我看看你的脸。既然敢带人来破狱,就不要玩鬼鬼祟祟的把戏!”

  秦冲仰头哈哈大笑,“破狱而已,这有何难?我只带着兄弟七人跋涉百里闯入城主府击杀太叔琼,太叔家是北域最大的豪门,任谁都要给面子,可我偏偏就要把它踩在脚下!”

  李大鬼犹豫着问道:“怎么?这位老大跟他是老相识?那到底还能不能做掉他了?”

  秦冲对旁边人打了个手势,刑豪一刀把牢门劈成了两半。

  蓬轩看向刑豪,总觉得这个人有点熟悉,他出刀的动作和浑身散发出的冰冷气息在哪里接触过。

  蓬轩手上脚上戴着的锁链都是特质的,可以抑制力量的流动,说他现在手无缚鸡之力并不为过。

  他的气色也不好,秦冲猜测应该是服用了某种药物,一些强者关押的危险系数过高,所以进牢房之前都会有这样的措施。

  “我现在给你两条路。”秦冲伸出两根手指,“第一,你也看到了,这几个人都曾经载在你手里过,对你恨之入骨。我一旦松口,他们会立刻把你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最惨的是——可能太叔家上层的那些老人也盼着你死呢。”

  蓬轩的眉头动了动,面有微怒,显然他是真的心凉被伤着了。

  太叔直在家族当中并不是出类拔萃的人,而且他的事儿自己本身并不应该负全责,结果被两边人玩来玩去随时要掉脑袋的结果。

  “第二,跟我走。我的能力可能不如你之前的主人,但你获得的机会比之前要大得多。”

  秦冲说完了,蓬轩脸上并没有什么实际性的表情,只是开口说道:“这么说,路就两条,要么生,要么死。我这辈子就只跟过一个主人,你连面具都不敢拿下来,凭什么让我跟着你混?”

  “就凭这个!”秦冲一抬手,一团紫火直接把墙壁上太叔家的徽记点燃了。

  蓬轩一眼就认出了这种颜色奇特的火焰,脸色大变道:“你、你是——”

  “你能记得我就好。如果你觉得我给出的筹码太少,那我就再加一个。”秦冲从口袋里摸出一枚硬币,“可认得这个?”

  蓬轩伸手接过硬币,怎么会不认得呢?硬币上一面刻着一个轩字,一面刻着一个安字,他曾经的患难之交,后来被太叔谭陷害,刺杀其弟弟谋权篡位失败成了弃子。

  这时候阎刹大步奔了过来,急声道:“赶快走!敌人的主力过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