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鲨帮的一个小寸头急匆匆地跑到镇中的酒馆,里面黑压压地坐着的都是帮中的人,太叔琼遇害的事情传的很快,十里之外的村镇也都知晓了。

  牵一发而动全身,现在的小镇上常能看到各式各样的人马,到处排查张贴悬赏令,到处跟人打听消息,有太叔家族派出去的人,也有本土主动帮忙的势力,还有一些看到高额赏金眼热的流浪武者,总之这片辖区很久没闹出过如此大的动静了。

  小寸头快步走到莫鲨的近前,“老大,找到他们了!我们的方向没错,那帮袭击者就是想从齐山城出去,一直在城外面徘徊着。”

  “在哪儿?”莫鲨把酒坛碰地砸在地上,摔的稀碎,一手提起了大斧头,起身就要出门。

  “老大,你看,有人高价卖出了这份情报,我把这几年的积蓄都砸上去了,才抢到手。”小寸头哭丧着脸,把一张卷轴铺在桌上,手上虚空地一点,卷轴嗡地一声,随即放射出一段影像,上面有七个人,六男一女,其中一个被人搀扶着,从上面看还不能太确定这几位就是当晚的袭击者。

  莫鲨仔细地盯着瞧,皱了皱眉,“谁也没有见过他们的脸,你是怎么确定的?”

  “老大,你忘啦?”小寸头说道,“我们去搭救小少爷的时候,你砍伤了一个人的腿,你看看被搀扶的这个人,身材体型以及受伤的地方,不正好吻合吗?”

  旁边聚集着七八个小头目,纷纷点头。

  “还别说,这份情报还真有七分像是真的,他娘的,咱们买了一堆假情报,净花冤枉钱了。这帮龟孙子,真会趁火打劫……”

  莫鲨摆了摆手,“老二,别发牢骚,咱们只要抓住了哪怕其中一个人,交上去都是天价的报仇,花个上百万算什么,咱们要抢在别人前头先下手。这些袭击者其实不值钱,值钱的是他们背后的人。”

  莫鲨想起来就来气,对着地上吐了口痰,“妈的,本来是奔着大少的交情才过来的,现在这么一搞竞争者跳出了一堆,我要了也不谋点好处,没办法跟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们交代。都带上家伙,出发去抓人,事成之后,我会给弟兄们每个人一笔钱花销,轮番都去玩玩醉春楼的姑娘!”

  “老大,威武!”

  “青鲨帮,势不可挡!”

  小寸头跟道:“老大,他们就在前面的高家堡附近,一直藏着没走,应该是要等天黑了再进城。”

  “走!”莫鲨大步流星走在最前头,大声说道,“都给我听好了,那帮袭击者里有个使枪的家伙,厉害的没边,我不求把他们一网打尽,至少要抓一个活口,一个就够!”

  几百人浩浩荡荡地出了镇,一路向北。

  与此同时,在城道上,同样是七个人,两人在前,身后跟着五个黑衣人,亦步亦趋。

  更B新^最_J快上'酷匠l网

  为首的二人一男一女,男的四十出头,有着一双狭长的眼睛,背后是一对刀剑,穿着一件陈旧的斗篷,看起来像个很常见的流浪武者,相貌并没有太出奇的地方。

  女的则要显眼的多,有着一双细长的腿,夸张的双峰,小巧的耳朵上吊着两个大耳坠,嘴唇鲜红如血,整个人有股一股魅劲。

  本来修长诱人的脖子却纹着一只花蜘蛛,鼻子上还镶着一枚鼻环,头发被特殊的染色剂染成了蓝绿两色。过路者心底里都会觉得惋惜,明明一个个活脱脱的大美人怎么把自己给糟蹋成这副摸样了。

  看起来真像是那些不太入流的歌舞姬,男人大多很难会对这样装扮的女人有兴趣。

  “大叔,你不是号称要退休养老啦,怎么又厚着脸皮跑出来了?”女人说起话来也十分随便,一点规矩都没有。

  “发生了这种事,我这个老人儿躲得掉吗?”

  “啧啧,身为十三太保这辈子都得给太叔家族卖命,其中一些人还变成了家族内部的人,你也算是元老级的了,真的不想出来,派一些年轻人来处理不就行啦,比如说像我这样的。”

  “你继承了你师父的衣钵,自然也继承了太保的名誉和地位,听说你少年时曾因为被太叔琼看上,才一气之下把自己给搞成这样,还跑到妓院里去跳舞拜那些卑贱之人为师,学那些没用的魅术,把你师父给气得半死。上面甚至驳斥不允许你进入太保之列,还是我举荐的你。”

  “大叔,你看上去就温柔体贴,我只要觉得看的对眼的男人,都愿意搞一次,您是老前辈,不知道这幅身子骨还禁不禁得起折腾?”

  “小敏,开玩笑要有个度。”男人绷着一副脸,“我举荐你是因为你的杀人术确实非同一般,你喜欢胡搞滥交,还喜欢把那些旧情人的命根子割下来,我不懂你变态的心理是怎么想的。但对前辈要尊重,你如果还像刚才那样胡言乱语,我会杀了你的!”

  小敏吐了吐舌头,“大叔果然是老古董,哦,我差点忘了,你当年喜欢的人是申公家的白雪夫人。那种女人有什么好,看起来冰清玉洁,骨子里其实就是个骚……”

  男人转头,抬手直接把小敏的脖子掐住了,“不许说她一个字的不是!不然的话,你师父的面子我也不会给,让她辛苦的这么多年才重新找一个弟子培养好了。”

  小敏想要还手,还是忍住了,举起双手表示投降。

  身后的五个人似乎对这种场面都司空见惯了,没什么明显的反应,如果这两个狂人真打起来了,他们得齐心协力阻止才行。

  男人放开了她,小敏哼了一声,走到了一边去了,嘴里嘀嘀咕咕道:“真不知道大叔哪里好啦,让我师傅痴心这么多年,一生未嫁。你厉害啊,可当年你争得过金盟卫的统领萧姚吗?你还不是他的手下败将……”

  男人没吭声,只是忽然提到萧姚这个名字,他神色变得严肃起来,响起之前报告给他的一个信息,一个用枪的面具人一招轰碎了半条街道,杀伤上百人。

  “萧姚……”男人轻声念着这个名字,若有所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