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万剑宗五宗大会正式召开!

  是日,彩旗飘扬,天朗气清,人声鼎沸,连各峰之间灵气,也变得格外浓郁。

  这是万剑宗最盛大的节日,每到这个时候,都会有无数的天才冒尖,成为宗门柱石。

  万剑宗上下,自宗主到普通的外门弟子,都将这次大会视作展示宗门实力的平台。

  巨大的广场之上,人头攒动,望不到边。这种日子,就算是不能参加,也会跑过来围观。

  台席之上,五大内宗的长老几乎都到齐了,包括宗主孟兴。

  这些人,平日里都忙着修炼,或者是管理事务,哪有那么多时间碰面。此刻齐聚一堂,他们也像是普通弟子那般,嗡嗡的说着笑话,谈论着人生。

  接下来,当然就是例行的宗主讲话了。

  从古到今,从国家到宗门,孟兴不厌其烦的说了一个时辰,才讲到了重点。

  “咳咳。”看到底下的弟子有些不耐烦,孟兴干涩的咳了两声,道:“每一次五宗大会,各个内宗都会有一批拔尖的弟子成为年轻长老。与此同时,一些资历较老的长老,也会离开宗门,到王室供职,这是万剑宗的惯例。”

  遮云国两大宗门,驭兽宗和万剑宗,是遮云国立国的根本。两个宗门的长老,不少都会前往王室,保持与王室的联系。

  此种做法,一是为了让王室安心,第二,也是监督王室。

  这批要离开的长老中,恰好就有胡长天。

  说起来,最开始的人选中,胡长天因为肩负着剑崖守护的重任,没有离开的打算。可最近王室那边和风驹公国关系很紧张,万剑宗需要调配一些高手前往,胡长天只能临危受命,主动请愿。

  他的剑是守护,所以遮云国遇到危机,毫不犹豫的就顶了上去。

  他都要走了,孟兴很自觉的给他让开了位置,由他来给弟子们单独讲话。

  “哈哈,想不到我胡长天也有离开宗门的一天,不过大家不要担心,等风波过后,我还会回来。到那时,要是你们这些兔崽子谁没有进步,可不要怪我铁面无情!”

  目光凌厉的扫了眼黑压压的人群,胡长天有些激动。这些人,大部分可都是从剑崖上来的。说罢了,都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弟子,很有感情。

  尤其是火剑宗那边,他更是关注。

  他是火剑宗的长老,对第一大内宗所给予的期望,远非其他四宗可比。

  “五宗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很遗憾我不能与你们同行。火剑宗的小子们,历次,你们都是第一,这一次,我不想听到任何失败的消息!你们是剑修,必须要捍卫内宗的地位和剑修的尊严,如果输了,我就算在王城,也会抬不起头!”

  目光停留在秦冲的身上,胡长天沉着声音,慷慨激昂的道。

  他的话,虽然是对火剑宗所有人所说,可真正想要告诫之人,自然就是秦冲。真要论起辈分,他还是秦冲的师兄。

  “第一么?呵呵,虽然有难度,但我志在必得!”感受到胡长老颇有深意的眼神,秦冲忍不住紧了紧拳头,面容坚定。

  想不到大会即将开始,却要迎来一场离别,宗门的气氛霎时间显得有些沉闷。不过能够前往王城,也算是一种荣誉,万剑宗众人还是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送行会。

  em最新)y章q0节(上}、酷¤)匠网0a

  之后,就是今天的重头戏了。

  无巧不巧的是,秦冲刚带着弟子们转身,正要前往百花峰,却是和徐荣来了个面对面。

  这一刻,秦冲澎湃的心情顿时就冷了下来,一脸森然的高昂着头,脚步轻轻一踏:“徐荣,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秦冲有种立即冲过去和徐荣拼杀一场的冲动。

  他永远记得,三年前被人诬陷,废掉武脉毁掉修为的场景。

  三年里,他哪怕睡觉,都不敢忘记他还有血仇要报!一切的一切,都是拜眼前之人所赐!

  “是的,的确又见面了。不过让我诧异的是,当年那个废物,居然不但恢复了武脉,还混得人模狗样,真是苍天无眼!”

  对方眼中那不加掩饰的仇恨,徐荣并不在意,反而是冷声一笑,仍旧保持着他固有的孤傲。

  三年前,他可以轻松的将秦冲踩在脚下,今天,依旧不会有丝毫改变。

  尽管秦冲提升实力的速度非常恐怖,可在他眼里,也只是蝼蚁。当对方成为火剑宗大师兄的消息传来,他还震惊了片刻,不过现在一看,他是多虑了。

  他只要看到火剑宗选出的这些“人才”,悬着的心就落了下来。

  “是么?三年前,你高高在上,污蔑我盗取剑术,如今,是该算总帐的时候了!”秦冲毫无畏惧的对上徐荣的眼神,信心十足。

  时隔三年,他追上了徐荣的脚步,等的就是这一天。

  “哈哈哈哈,算总帐?你是说凭着他们吗?”徐荣狂笑,指着火剑宗的弟子道:“看他们所穿的魔纹装备,我还以为来到了乞丐国!”

  “那就走着瞧。”唇角翘起一抹弧度,秦冲的瞳孔中闪过一抹厉芒,跟上了火剑宗的队伍。

  大会就要开始,现在不是跟徐荣计较的时机,只要攻击一展开,他会让徐荣生生把刚才的话吞回去。

  的确,目前火剑宗所穿戴的魔纹装备是乱七八糟,不成体统,但很快,鄙视他们的人,将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未久,五大内宗参加夺旗的弟子,都汇集到了百花峰下。每个内宗所处的位置,和上一届没有什么区别。

  那挂着旗帜的树王,就在艰险的百花峰顶峰。

  秦冲选择了靠近插旗地点的西侧,将队伍按照编号分散而开。那么多人,肯定不可能在一个方向同时展开,必须要有方略。

  虽说夺旗之后,会面临其他内宗的围攻,但谁先抢到旗帜,必然会占到优势。

  “开始!”

  该说的都说了,长老一声令下,所有的弟子宛如蜜蜂出巢,轰然冲了上去。

  从天空上看下去,但见五道人流宛若洪峰,倒卷着向山巅流动。

  每个内宗的策略其实都差不多,那就是分出速度最快的人群冲到前面,抢占先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