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阶魔兽内丹的作用,想必大家都很清楚,起价五百金币,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百金币。”静雅小姐对自己引起的口水声十分满意,莲步微退,把魔兽内丹让到了前面。

  “六百金币!”居中的一个年轻人,小心翼翼的报出了价格。

  “蠢货,就冲着静雅小姐的名声,你也好意思只加一百金币?我出一千!”一个看起来十分土豪的中年人,鄙夷的哼了一声,把价格提高到了一千金币。

  “一千二!”立即就有人加价。

  二阶魔兽内丹,确实算的上是很珍贵的物品了,所以不少人都在蠢蠢欲动。

  很快,价格便是涨到了二千五百金币。

  静雅再三重复,配合着那极具诱惑性的柔美声音,却也只能无奈的宣布第一件拍卖物以二千五百金币的价格成交。

  此刻,秦冲无奈的抱着肘撑着下巴,吧嗒吧嗒的撑了个懒腰,显得极为的无趣。

  不知道他的人,还以为他是眼光高呢。

  其实谁又知道,他现在已经绝望了。

  仅仅是第一件物品,就拍出了那么高的价格,那么,想要鉴定他的灰色断剑,价格肯定不会低。

  这样的价格,他真的无力承受。

  到了这个时候,五百金币到手的喜悦已经被冲击得一点不剩,剩下的,只有深深的无奈。

  如果可以,他真想将他身旁这个青年给打劫了。

  因为拍下第一件物品的人,就是这脸上长满恶心豆豆的家伙。

  接下来,各种珍贵奇特的物品层出不穷,拍卖会也渐渐进入了高潮。

  上万金币成交的物品成为了主流,甚至有的还刷新了成交记录。

  这场拍卖会,秦冲已经彻底的沦为了看客,无论展示出哪种诱人的物品,都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他只能麻木的看着那些眼馋无比的东西落入别人的口袋,然后,他刚想闭上双眼来个眼不见为净,却又禁不住好奇拉开了眼眸,喉咙中尽是嫉妒的声响。

  终于,拍卖会进入了休息期。

  每一次拍卖,天龙拍卖行都会留出时间,美其名曰让客人休息,其实是让那些荷包空了的家伙去筹钱。

  只是这一次,情况有了变化。

  因为静雅刚刚下去,却见拍卖行的掌柜走了上来,展示了一颗有着奇特纹路的石珠。

  ^最新章u节。x上v酷匠+P网

  碍于身份,拍卖行的掌柜可是不会轻易出现的,现在却打破了这个惯例,让那些正要起身离开的客人又纷纷落座。

  “想必大家都看到了,这是一颗石珠,只不过,它却有些特殊,因为此珠水火不侵,哪怕是灵剑,也难以劈裂。”

  为了证明自己所说不假,掌柜接连把石珠用火烤,放水侵,又用士级灵剑劈砍了数下,石珠仍旧完好无损。

  “这颗石珠,并非用来交易,而是用来鉴定的。”

  “这是一个神秘人物送来的东西,为了鉴定它,此人交了十分昂贵的定金,只要有人鉴定出来,而且我核实无误,便可以获得一万金币的鉴赏金。”

  一万金币!

  这可不是个小数目。

  哪怕现场的有钱人再多,却也止不住好奇心,想看看这颗石珠到底是什么来头,值得它的主人花费如此大的价钱。

  要是能顺手把这一万金币拿走的话,那就更美妙了。

  “本场拍卖会之所会举行,一多半的原因,便是因为这颗石珠,所以,我很期待哪位朋友会得到这一万金币的重奖。”

  掌柜絮絮叨叨着,把石珠放在了托盘中,站到了一旁。

  “我认为它是一颗避水珠!”

  掌柜话音刚落,一个声音便是响了起来。

  “是裘大师,连他老人家都出手了。”

  有人认出了此人的身份,惊讶的叫出了声,随即,还走过去恭敬的拱了拱手。

  “原来是他!也难怪,恐怕在天水城中,能够迅速鉴别出石珠属性的人,非裘大师莫属了。”

  那些见过裘大师的人,个个走上前去拍着马屁。

  很显然,裘大师是一个鉴定师,而且名声很响亮。

  在他说话之后,一些人纷纷点头附和,而他自己,则是十分受用的摸着胡子,一派世外高人的模样。

  “那石珠上的纹路怎么解释?那神秘人最想鉴定的,并非石珠,而是石珠上的纹路。”掌柜显然对这个结果不是太满意,强调道。

  “很简单,哪些纹路脉络,是避水珠在使用时散发出的能量,这些能量在沉淀了许久之后,便是形成了这些奇奇怪怪的条纹。”

  裘大师侃侃而谈,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不慌不忙的解释着。

  “还有其他人有意见吗?”掌柜没有再追问,而是把目光放向了其他人。

  “这应该是一种武器。”有人并不同意裘大师的意见,大声道。

  “哦?牛大师怎么讲?”掌柜双眼一亮,颇有兴趣的看着此人。

  这位牛大师也是个鉴定师,名声完全不在裘大师之下,所以他一说话,掌柜便是来了几分兴致。

  只有裘大师站在一边,怒目注视着此人,浑身喷涌出强大的气息,冷冷的道:“牛大海,你少吹牛了,每次你都与我抬杠,哪次不是铩羽而归。”

  “众所周知,武器分为八个等级,但形状却又有不同,刀枪棍棒等,皆为凶器。”

  牛大海得意的看了裘大师一眼,在后者那杀人的目光中,走上台去,侃侃而谈:“十八般兵器,奇形怪状,石珠,也可以作为武器使用。我很确定,此石珠,就是一种武器。而它的脉络,则是武器刻意刻上去的花纹,只有装饰效果,而无实际作用。”

  最后一个字长长的拖出,牛大师眼中笑意涌现,深深的做了一辑。

  “嘿嘿,说的对,我支持牛大师的判断。”

  “我不同意,我认为那纹路,是一张地图?”

  “对!说不定是藏宝图,是遗迹中的宝藏的路线。”

  ……

  一个个不同的意见在大厅之中响起,吵得不可开交。

  不过这些人也不全然都是瞎嚷嚷,每个人都有自己鉴定的依据,振振有词之下,都在指责别人瞎胡闹。

  对于这些答案,掌柜却未有表态,眉头皱成了一个紧紧的川字。

  很明显,这些鉴定他都不太满意。

  “嘿嘿,真是可笑,这不就是魔纹么?还需要鉴定吗?”

  就在此时,一个突兀的声音从角落里扩散至整个大厅,给人一种很随意的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