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都是要出售的吗?”美女店员整了整心神,脸上挂着微笑道。

  “除了熊胆,都要出售。”

  从店员的反应中,秦冲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东西肯定不差,此时长舒了一口气。

  讨价还价了半天,狼爪狼牙狼皮等,一共以五百金币的价格出售。

  还是第一次有那么多钱,秦冲一下子笑的龇牙咧嘴。

  “以后的话,和妹妹就不用过得那么苦了吧。”

  一时间,秦冲陷入了幻想之中,连店员在叫他都没有听到。

  “你的熊胆真的不出售吗?”店员问道。

  “并非不卖,我只是想炼制成几份补身体的丹药,不知道你们这里炼制丹药价钱如何。”秦冲道。

  从一开始,熊胆他就未打算直接卖,尽管它的价钱肯定比狼牙什么的高的多。

  无论价钱多少,都无法与妹妹秦霜相比万一。

  妹妹得病那么多年,一直与病魔苦苦抗争,每次听到她那痛苦却又忍着不哭出声的样子,秦冲只能黯然在角落里锤打着墙壁。

  只要能让妹妹的身体好上哪怕百分之一,秦冲都愿意付出任何努力。

  0最z新章I;节。上;n酷)匠U网*

  这熊胆,价值连城。

  而要想发挥它最大的效用,就是炼制成丹药。

  不过炼丹师可是个高贵的职业,炼丹的价格绝对不低。

  “这副熊胆可以炼制十颗丹药,但是需要五百金币才可以,五天后才能炼成。”思付了稍许,店员给出了价格和时间。

  “什么?五百金币?”秦冲惊愕的叫着,呆立在当场。

  尽管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知道炼制丹药的价格很高,他还是忍不住提高了声音。

  想他在云凌峰上辛苦厮杀了七天,才卖到五百金,但现在呢,炼十颗丹药就要五百金币。

  也就是说,赚到的钱还没焐热,不,是还没有进入口袋就又变得一贫如洗了?

  “这个,我们给出的价格已经是最低的了,炼丹本来就不便宜。不信你可以去其他的丹药铺去问,无论是谁,都只能给出这个价钱。”

  见秦冲似乎有些愤怒,店员忙解释道。

  “咳咳,一点都不能少吗?”秦冲轻咳了两声,苦笑着问道。

  原以为这次发了财,没想到转眼却又变成了穷光蛋。

  “实在很抱歉,这已经是看在你出售了那么多东西的份上了。”店员带着歉意道。

  “可……”秦冲还想砍砍价。

  “算了吧,跟我来。”

  这时候,沈南燕走了过来,说道。

  “怎么?”秦冲疑惑的看着她,以为她是要自己放弃。

  “出来再说。”沈南燕说完,便自顾自的走了出去。

  “师姐,我知道五百金币确实太贵了,但如果不炼制成丹药的话,熊胆的效果就会下降很多。”

  把卖到的金币领了出来,秦冲说道。

  “别急,我并不是不让你炼制丹药,只是你才赚到那么多钱,却又要用出去,肯定很舍不得。”

  沈南燕抬头看了眼秦冲那略显焦急的表情,道:“你现在缺钱用,钱都用来炼丹了你怎么办?炼丹的事还是交给我吧。”

  “你会炼丹?”

  秦冲惊奇的看着沈南燕,有种要石化了的感觉。

  难道说这个九竹宫的天才,还有着其他惊人的天赋?

  “别想多了。”沈南燕红唇一抿,柳眉微竖,轻声道:“我可不会炼丹,但是我有一个天赋不错的炼丹师朋友,想必这个忙,他还是会帮的。”

  “这……那就太感谢了。”

  秦冲兴奋的直搓手,突然间竟然有些拘束。

  这些钱,对他来说实在太重要了,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也不愿意用出去。

  “你那朋友要多少钱才能炼制。”

  眼前少年那显得有些窘迫的脸色,让沈南燕一阵好笑:“既然是我朋友,就不用什么钱了,打个招呼就行,。”

  “嘿嘿。”秦冲略显憨厚的挠了挠脑袋,干涩的笑着。

  熊胆有了着落,剩下的,则是冰息树的树心了。

  说起来,秦冲最看重的,就是树心,这可是给妹妹身体降温的唯一办法。

  百宝阁,四大家族中宋家的店铺。

  这里面的东西,和沈记丹药铺差不多,不过秦冲手里的树心,只有在这里处理。

  最终,在和沈南燕商量了许久之后,秦冲决定把树心做出一副手镯。

  这样的话,秦霜随时带在身上,那烫人的体温,就会被压制下去了。

  不出预料的,那制作手镯的钱,同样贵得吓人。

  无奈之下,秦冲只好和百宝阁打了个商量,只用一半的树心来制作手镯,剩下的,就当作工钱付给百宝阁了。

  制作手镯倒不是很复杂,一天之后就可以取走了。

  不知不觉,处理完这一切,已经过去了数个时辰。

  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跟着自己逛了大半天,秦冲心中十分感激,于是提出请沈南燕吃饭。

  “不用了,这里离着我的家族已是不远,我要回家一趟,这顿饭,我记住了,总有的是机会。”沈南燕谢绝了秦冲的好意。

  “你还要在天水城呆多久?”沈南燕问道。

  “我不太确定,不过,应该不会超过三天吧。”秦冲想了想,道。

  “好吧,我给你一张传音符,离去之前,我会传讯给你,到时候一起回去。”

  沈南燕递上一张小巧玲珑类似咒符的东西。

  这玩意儿叫传音符,在一定的范围内,可以直接给目标传话,十分方便。

  “好。”

  秦冲接过传音符道。

  望着那消失在街角的背影,秦冲把传音符放在鼻尖轻轻的嗅了嗅。

  一股醉人的清香顿时传来,十分舒服。

  不知道这清香,是传音符的香味,还是也夹杂着沈南燕那诱人的体香呢。

  想到这里,秦冲猛地一个激灵,对自己这种有些邪恶的想法暗暗好笑。

  无论身世背景还是实力,沈南燕跟他显然不在一层级。

  男女之间的感情,就算是天地崩塌,也不会出现在他们的身上。

  何况,秦冲一直把沈南燕当作姐姐,也没有这种想法。

  他现在最紧要的事,就是在内门中站稳脚跟,把妹妹的怪病彻底治愈,其他的,他还考虑不到。

  甩了甩头,秦冲选了个方向,抬脚离去。

  三天时间,足够他做很多事了。

  比如手中那奇特的断剑,就需要找人鉴定。

  到如今,这柄断剑到底是何等级,秦冲还是一头雾水。

  不过连青铜级极品的灵剑都能轻易震裂,想来不会太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