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昊天回到宁宅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简单的和福伯交谈了几句就上楼了,这一天忙的连晚饭都没有回来吃,不知道那丫头怎么样了?原来一天不见,他居然就很想她呢。这丫头居然能这么轻易的影响他所有的情绪,这他自己都没有想到,文迪的庆祝晚宴他只是应付了一下就匆匆离开,文迪追出酒店门口要他晚上陪她,如果是以前他一定会答应,可是今天他居然断然拒绝,心里只想着早早回来看看这丫头在家里干什么。他从来没想过有哪个女人可以让他在意,可以影响到他,可是她却这么轻易的就做到了,那么自然那么的不经意……

  悄悄走到凌初雪的房间门口,门缝没有一点点亮光,看来这丫头没等他就睡了。皱皱眉伸手开门,可是转动了几下也没打开,凌初雪把门反锁了,宁昊天的眉皱的更紧了,居然让他吃闭门羹,她还是第一个。想了想,算了,今天就饶了她吧,估计昨晚是把她吓到了,今天都不敢开门了,想到这唇角不禁微微上扬,转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凌初雪根本没睡,也睡不着。她听着他拧动门把手的声音,知道一定是他,原本以为他会在那个叫文迪的大明星那里过夜呢,知道他回来了心里好像就踏实了好多,听着门外的声音消失了,又有些小小的失望,不过他回来她就可以安心的睡觉了。

  没心没肺的安睡到天亮,早上急匆匆起床,打开房门就看到宁昊天的房门也开着,房间空荡荡的和昨天一样,根本没有他的影子。难不成昨天晚上他进不去她的房间又走了?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禽兽,一天没有女人就过不去,哼。心里咒骂着可还是有些失望,在楼上愤愤的喊着福伯。

  “福伯,福伯。”楼下餐桌上正吃着早饭的宁昊天皱皱眉毛,这丫头怎么一点大小姐的样子都没有,就这么在他的地盘乱嚷嚷。看向福伯点点头示意他过去。福伯快步走到楼梯口。

  “小姐,有什么吩咐?”

  “福伯我问你,那个渣男是昨晚上回来又走了还是今天早上走的啊?”

  “小姐,您说的什么呀?”福伯回头瞄了瞄宁昊天对着楼上的人使劲眨眨眼。凌初雪哪里会想到什么,根本没有理会他。

  “我说的是宁昊天,你们的宁先生。”边说边往楼下走。“福伯你也不用替他说话,你们宁先生本来就经常的夜不归宿吧。估计昨晚又和那个叫文迪的明星去鬼混了吧。”

  “小姐,您怎么能这么说先生呢……”

  “我有冤枉他吗?这么说都是客气的呢。渣……”

  更c新最Y快上a酷◎匠/4网R!

  宁昊天边吃饭边听着凌初雪的这一通控诉,又好气又好笑。在这X市有哪个女人敢背地里这样“评价”他,不过这话听起来有股酸酸的味道,他到是很受用。站起身不动声色的踱步到福伯身侧,也正好吓到了下楼的凌初雪,把剩下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你,你,你怎么在这儿?”凌初雪被吓得结结巴巴了。

  “这里是宁宅,你觉得我应该在哪?”目光炯炯的看着这个小脸不知是因为刚才的气愤还是此刻的惊吓而通红的人。

  “先生,小姐也是有口无心,您别在意。”福伯跟了宁昊天这么多年,对宁昊天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了解,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所以赶紧替凌初雪打圆场,生怕她激怒他。

  “福伯,你下去吧。”不怒而威,福伯悄悄退了出去。

  “怎么不说了,刚才不是说的很带劲吗?”

  “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

  “什么事实?说来听听。”

  凌初雪想到昨天的报道,想到他和女明星的暧昧,也无所顾忌了。

  “我没工夫和你废话,反正你别忘了,我们两个之间是有协议的,你如果有了别的女人协议就作废,但你要帮我的事情还要继续。你在外面做什么我根本不在意,我倒是希望你赶紧找个女人结婚呢,那样我也能早日离开,重获自由。”

  这番话她倒是痛快了,宁昊天的脸色却阴沉的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天空一样可怕。他上前一步,直接掐住她的脖子,阴冷的声音从齿缝蹦出。

  “你可知道这样和我说话的下场?我可以轻易掐断你的脖子。”为什么她总能说出一些轻易就激怒他的话,为什么她心里只想着那份协议,为什么她那么希望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她在乎的到底是什么?

  她被他掐的无法呼吸,她挣扎着小手乱抓却无济于事,她瞪着可爱可怜的清澈眸子,眸子里渐渐蓄满泪水,就在她觉得自己快要死掉的时候他放开了手。她无力的瘫软下去,身子趴在楼梯扶手上,努力的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中的氧气,这一刻她才知道原来空气的味道这么美。缓了缓神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下来。

  他看着泪眼婆娑的她,心突然绞痛了下,想到刚才自己的失控很是懊恼。走上前想去扶她,她却下意识的向后缩了缩。他的手尴尬的停在半空,站起身恢复他的冷峻,倨傲。冷冷的声音传到她的耳朵里。

  “我们之间的协议不需要你提醒,我宁昊天说到做到,你父母的事情一切进展顺利。至于你,放心,等我烦了腻了自然会还你自由。”说着转身走向餐桌。

  “起来,陪我吃早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