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昊天保持这一贯的冷静和倨傲。

  “坐下说吧,找我什么事。”凌初雪并没有动,还是站在原地,好像在做着什么重要的决定。

  “我想让你帮我。”

  “帮你?什么事?说说看。”聪明如他,已经猜到了几分。只见眼前的丫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我想今天的报纸你也看了吧。”没有等他的回答,又接着说。

  “你也早该知道我的身份了吧!但今天报纸上写的那些都是诬陷,我爸爸根本不是毒枭,他是被冤枉的,我不想他死了还被人这样诬陷。我知道只有你能帮我。”从楼下到总裁办公室,凌初雪想了很多,在X市可以帮她的人不多,她知道如果她要求,戴云磊也会帮她,但她更清楚如果要彻底解决这件事恐怕只有宁昊天能够做到,在X市这个案子轰动一时,时隔五年,想重新翻案如果不是一个有绝对影响力的人是根本办不到的,而宁昊天一定可以的。

  男人深不见底的双眸注视着眼前的她,还是那么干净清冷,唯一不同的就是满脸的委屈和无助。

  “你希望我怎么帮你?”

  凌初雪听到这句话,抬头望着宁昊天,眼里闪过一束光,像是看到了希望。

  “这个报纸我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内消失,杂志社和记者对于不实报道承担责任,查出五年前害我父母的真凶,为他们报仇,还他们公道。”凌初雪一口气说完,轻松了很多。然后满脸期待的等待着如同高高在上的王一样的男人的答复。

  男人回望着眼前的人,那期盼的眼神让他动容,但他是谁?他是宁昊天,谁能让这个男人心甘情愿的去做对自己毫无好处的事情。凌初雪看不懂他眼里深藏的东西,觉得他的眼眸太幽深,怎么望都望不到底,一个不小心就会沦陷,粉身碎骨。

  “可以,你说的这些对我来说不是问题。但理由呢?给我一个帮你的理由!”前一秒还充满希望,下一秒就能让你彻底失望,这就是宁昊天。“或者说帮你我能得到什么。”他不在乎耐心的解释。

  “好处?我什么都没有,而且你什么都不缺啊。”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我是个生意人,讲究的就是利益。”是啊,他是谁啊,凌初雪怎么就没想到呢,他凭什么帮自己啊!他已经说的如此明白,她也是个聪明的人,她当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你想怎样?你说吧!”

  “做我的女人,随传随到。”

  “多久?”宁昊天没想到她会这么问,多久?他没想过啊。对于女人他从来就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新鲜度会有多久,他从没考虑过。

  “一年。”对于宁昊天来说,这恐怕太久了。

  见她自顾自地的不说话,他相信她明白了他的意思,也不再讲话而是耐心的等待着她的决定。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她的心里痛苦的纠结着,她不想和这个男人有太多的牵扯,可是现在面对父母的死,她还有其他的选择吗?如果用自己可以换回父母的清白,也许是值得的。更何况她本来就已经是他的人了,他这样的一个男人身边根本不缺女人,等他够了烦了一样会对她弃之如敝履,只要能替父母报仇,无所谓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只要你能帮我,我什么都答应你。但你答应我的事情也一定要做到。”宁昊天是她全部的希望,她必须赌这一次。宁昊天满意的勾勾唇角,拿起手机。

  “振东,凌小姐的报纸我不想在X市看到,还有记者和报社,知道该怎么做吗?”

  “是的,明白。”

  5看正%Z版g章节上tI酷y匠;网l

  挂上电话看了看凌初雪。

  “可还满意?”凌初雪点点头,突然她想到了什么。

  “对于我和你之间的交易,我想我们也该白纸黑字的写下了,这样才好。”

  男人好笑的看着她,都已经输的彻彻底底了还想着为自己争取利益。他也不生气,看着她。

  “好啊,你来写吧!”顺手拿过笔和纸,推到她面前。

  凌初雪拿起笔认真的写起来,还不时的停下来低头思讨,思讨之后再次落笔。宁昊天看着她觉得好笑,他不动声色的看着。过了一会她把手里的笔放下又仔仔细细的检查一遍之后递给了宁昊天。

  “你看看吧,看看有什么你需要补充的可以写上。”

  宁昊天接过纸,看着上面清秀的字迹,如同她的人一样。

  “交换协议。本着双方自愿的原则签署协议如下。宁昊天帮凌初雪查出五年前杀害父母的凶手并为其报仇,为父翻案。凌初雪自愿做宁昊天的情人,为期一年,期间不会和其他异性有任何接触,若男方有新的目标,要提前知会,女方立即退出,但男方依然要兑现承诺。具体事宜如下:一,每周见面三次。

  二,不可限制女方自由。

  三,和女方在一起期间不可以传出与其他女人的绯闻。

  四,协议期满,女方有权离开,男方不可继续纠缠。

  五,……………………”宁昊天从开始的嘴角上扬到现在摇头微笑,凌初雪看着他一点点的笑开,这是第一次看这个男人笑,原来他笑起来这么好看,让她不禁失神。

  “你写的这些好像都是你的权益啊?”宁昊天决定逗逗她。凌初雪见他这样说也觉得确实是这样的。

  “嗯,因为我是弱势啊,所以当然要多考虑自己的权益,不过你不满意的地方还是可以修改的。”

  宁昊天看看她拿起笔,刚劲有力的字迹一会就改好了,递给她。并解释到。

  “其他没有意见,只有第一条,就随传随到吧!每周三次太少,每天一次还差不多。”

  “每天都见同一个女人你不烦吗?”她可不想每天都见到他。

  “每天都做一次不会烦啊,多做几次也可以,尤其是你。”她后知后觉的明白了他话里的含义,脸颊瞬间红透,男人满意的看着那透红的脸蛋,起身向前,敷上她的唇,只是蜻蜓点水,瞬间就移开了,凌初雪措不及防,羞红的脸低的不能再低了。

  “第二条,不可限制女方自由,但女方一切活动要告知男方。”凌初雪的大脑根本来不及反应过来,也没听到后面宁昊天说的什么,只是默默的点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