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昊天坐在办公桌前看着刚刚送过来的投标书,冷峻的侧脸异常的冷艳,今天是投标的日子,宁昊天从来不打没有准备的仗。虽然时间紧迫,却依然把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做到了极致,这就是宁氏集团,这就是所谓的强将手下无弱兵啊!

  宁氏的所有项目都是会做好充分的准备,宁昊天做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他只做自己的生意,不主动去击垮别人也没有人敢觊觎他的项目。可是这一次为了这个丫头,他是要破例了,不但要上一个自己根本不感兴趣的项目,还要主动去与戴氏为敌,值不值得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振东,走吧!带上凌初雪。”这件事本来他可以直接交给吴振东或是宁氏的任何一个人,可他却偏偏要亲自出马。

  今天是云磊哥给的三天期限的最后一天,凌初雪心里非常忐忑,什么工作都做不下去。而这两天宁昊天也没有找她的麻烦,很出乎她的意料。她哪里知道那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啊!接了吴助理的电话急匆匆的跟艾总监报备,当然少不了一顿“假公济私”的数落。气喘吁吁的跑到门口的时候,宁昊天已经在车上了,她犹豫的上车找了个离他比较远的位置坐下。

  黑色的真皮座椅包裹着男人倨傲的身躯,座椅旁边伸出来的移动置物架上放着文件和ipad,估计是为了方便随时收发邮件吧。此刻男人正聚精会神的看着手里的文件,偶尔眯起双眸,透露出锋利的危险。凌初雪尴尬的坐着,见他不说话,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整个车厢充斥的压抑的气氛让凌初雪喘不过气来。终于看着前面的男人合上了文件,缓缓靠在了椅背上。

  “宁总,我们在是要去哪里?我需要做什么准备吗?”宁昊天侧过头看了看那张纯净的脸,明亮的眼眸像两眼清泉,清澈见底,烁烁的等待着答案。宁昊天并没打算说破,划过空气的冰冷的声音传进耳朵,凉到心里。

  “不需要。”

  “那我们去哪里?”继续十万个为什么。

  “到了你就知道了。”

  知道问了也是白问,他根本没有想要告诉她,所以也就知趣的乖乖坐着了。

  ………………

  “伯父,云磊哥!”在会场门口遇到戴云磊。

  “小雪”戴中正也很惊讶,“你怎么会在这?"“小雪,你今天不上班吗?”戴云磊见到凌初雪倒是非常开心。

  “我……”

  “凌初雪,别忘了你今天代表的可是宁氏。”宁昊天冷冷的抛出一句话成功的打断了凌初雪,然后目空一切的进入了会场。凌初雪向戴家父子尴尬的点点头也跟着进去了。

  “云磊啊,这是怎么回事?小雪怎么……?而且今天宁氏这是什么架势,这块地他们应该根本不感兴趣的呀!”戴中正看着宁昊天步入会场,心下已经了然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只是觉得这有些奇怪。如果宁氏真的要和戴氏争夺这块地,那么戴氏是根本没有胜算的,他也不会和宁氏去争,可他们明明是根本不把心思放在这块地上啊。今天如果宁氏夺标就意味着戴氏前期的投入都打了水漂,这将对戴氏集团造成重大的影响啊!

  G酷p匠Y网永9…久免)n费H看(‘小4说-s

  “小雪在宁氏工作。爸,我们先进去吧!”扶着父亲也进入了会场。……

  在会场上你死我活的搏杀中,凌初雪终于明白了今天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原来这两天的平静是因为今天暴风雨的来临。看着戴中正被宁昊天步步紧逼,她的心都揪到了一起,这个像父亲一样和蔼可亲的伯父是她失去父亲后唯一的安慰,尽管只是伯父的称呼,但其实在她心里把他当父亲一样的尊重。

  宁昊天是何等的睿智,无论任何场合他都可以掌控一切,就如此刻,他依然神态自若,深邃的双眸透露着玩味的杀机,嘴角那么放肆不屑的微微上翘着,昭示着他就是王,他可以安排和操纵一切,只要他想就一定能,其他人只不过都是在陪他玩游戏。

  最后的结果根本就不用去猜想,一切都按着那个男人的意识发展着。宁初雪甚至没有和戴家父子打声招呼急急匆匆的追着宁昊天跑了出去。她需要马上问个明白。

  “宁昊天”凌初雪对着正要上车的伟岸身影跑过来,宁昊天正要迈上车的脚停在半空,随即又迈上了车。

  凌初雪今天充耳不闻也跟着上车坐在他旁边。

  ”宁昊天,你问什么不理我?你是不是心虚了?”对于这样的质问男人显然是不喜欢的,他微微皱了皱眉,隐去眼中的怒气。

  “开车”

  “不许开车,就在这里说明白。”愤怒让凌初雪的胆子也大了。

  男人倏地俯身向前,右手勾起她的下巴,幽深凌冽的双眼对上她那清澈的双眸。玩味的看着她,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在他的面前如此大胆,也没有一个女人敢违抗他的命令,一时之间他到要看看她还能放肆到何种地步。

  “宝贝,不要这么气急败坏哦。不走留在这里,难道你还想上明天的头条吗?估计题目就会变成,戴氏公子神秘未婚妻勾引宁氏集团总裁。”凌初雪看着那魅惑的可以让所有女人轻易沉沦的眼眸,充满了恐惧,她不敢对视,只能闪躲。听了他的话竟无言以对。

  下一秒宁昊天已经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并示意吴振东开车。吴助理和司机交代着还聪明的放下了驾驶室和车厢的隔板,让车厢成了一个私密的空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