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昊天从浴室裹着一条浴巾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景象,凌初雪要脱衣服,他皱了皱眉。这又是什么招数,还说不是投欢送抱。哼!也不过如此嘛。凌初雪看着从浴室出来的宁昊天。她双眼迷离,步态踉跄的走到宁昊天面前,看着他斥络的上身,头发还在滴着水珠,那水珠顺着他健硕的胸膛一路向下滑,滑到腰间的浴巾上消失不见。凌初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她的大脑已经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她只想只想……恐怕她不光是想,她的手已经开始不听使唤的在宁昊天的兄前摸索,充满域忘的双眼渴求着宁昊天的回应。

  %酷~匠W网L\唯_)一7)正…L版Zl,其n他7、都Y是Q盗版5

  宁昊天看着凌初雪的行为,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这丫头是被人下了药了,在他的地盘居然有人敢用这么卑劣的伎俩,胆子真够大的。这丫头真是个笨蛋,跟什么人来的,居然被人下了药都浑然不知,看这表现分量不小啊。除非有人愿意救他否则她死路一条。

  “振东,让文小姐回去……”话还没说完电话已经被凌初雪扔到了一边,任凭吴振东在里面说什么都听不到了。

  凌初雪的小手继续挑斗着,踮起脚尖献上双唇,柯求着宁昊天的给予。到了嘴边的猎物不收也不是他宁昊天的风格啊。低下头稳住那柔软的唇瓣,唇齿间甜蜜的味道,让这个男人非常享受。她被他推到了柔软的大床上,深色的床单和她散落的长发融在一起。

  龙延香的味道夹着浓重的男姓气息扑鼻而来,她贪婪的呼吸着。男人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身下的猎物,那双黑亮冰冷的眸子,隐隐闪动着兽的气息。身下的猎物不安分的扭动着身躯,这样的动作无疑是烈火,瞬间点燃男人的域忘!

  身体里搅动的域忘在嗅到她身上淡淡的馨香的时候,如同点燃的火把般,浓浓的燃烧了起来。他的稳从唇辗转到脖颈,颈动脉跳动的地方,滚烫的血液从那里流过,温湿的吻在脖颈上息润着,修长有力的手沿着锁骨往下游走……

  在他身下,她急促的呼吸着,体内的域忘和燥热让她的小脸紧绷着。扭动的身子摩擦着男人铁一般坚硬的胸口,狂烈的火焰唰一声被点着。

  大掌下细滑柔嫩的肌肤,令他几欲疯狂,滚烫的掌心一路下滑,停留在她平坦的小腹上游走。

  夜色迷离,奢华的套房,弥漫着爱媚的气息。

  “唔……”她的一声嘤咛给了他莫大的鼓舞……他的吻如同狂风过境,顿时满目苍夷。

  这个一向在床上不喜欢讨好女人的男人,今天面对身下的人儿却异常的兴奋。只因这个女人身上有一股他从未闻到到过的舒服的味道,比任何一个女人都要香甜清新的味道。

  “啊……”撕裂的痛像电击一般,瞬间蔓延全身。她痛苦的拧着眉,指甲死命的抓着床单。

  “痛……”刺痛已经让她无法完整的表达。

  风雨过后,她体内燃烧的火焰终于熄灭,再无半点力气,沉沉的睡去。男人望着身边的人儿,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精致的小脸尽是未托的稚气,纯净淡然,让人不禁心生怜惜,有种想要捧在手心悉心呵护的冲动。男人微微皱了眉,为自己刚刚的脑海中闪过的念头,这不是他的风格,也不是他该有的念头。这丫头真是可恶,不经意的出现就能搅乱他的内心,乱了他的方寸。

  男人看着身旁渐渐退去巢红睡着的她,深深的嗅了嗅她身上那股让他迷恋的馨香,满足的躺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