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鱼自从和温如玉热恋以后,就加入了话剧社,刚开始扮演个道具,大部分时间是去出苦力的,这样一年下来,也是话剧社老成员了,换届选举的时候,当上了副社长,有了话语权,就要新社员排演一场西厢记,告诉我们,是送给温如玉的周年纪念。

  A看Z正F版f章q节(《上5》酷Tn匠网

  为什么选西厢记?

  感人呗,爱情的坚贞不屈。

  这有可比性吗?完全对不上号。

  那我不管,反正你们都要友情出演。

  那你演谁?

  崔莺莺

  ......

  我演红娘,宿舍其余两个人拒绝参加。

  话剧社,坐落在操场旁边的一栋60年代的旧楼里面,从来没有去过,用脚趾头想想,也是阴灵聚集的地方,真奇怪,这么多年都没有出过什么事情,否则早搬走了。

  每天下午都要去这里,蓝色鱼非常重视,看得出社员对她扮演崔莺莺颇有微词,只是新生,不好表达出来。

  这个四层洋楼,整个一层都是话剧社的,上面三层空置了。布置的还蛮温馨,看得出几届社员们对这个地方是有感情的,像模像样,有舞台,有观众席,有后台,原来蓝色鱼也没少在这个地方投入精力和金钱。

  红娘,你先去后台,化妆,蓝色鱼一人身兼数职,有条不絮地指挥着大家。

  我到后台后,看见红娘的衣服,果真红啊,又被一个学员摁在镜子前,涂抹起来。

  喂,你们这化妆品质量合格吗?别把我小脸给用过敏了。

  放心吧,我这可是专业的工具,用的都是顶级的化妆品。

  你哪级的,哪个班的,不吹牛,能行吗?

  我高一二班,周童。

  等我上台,发现我就一句台词,夫人,您就成全小姐吧?

  然后就看蓝色鱼各种矫情的动作表情,全场就她一直说说说,十五分钟的话剧,就是她一人的演出,别人都是活道具。

  我首先说,不干,要加台词。

  其余人连忙响应,都要加台词,还要有走步方位,不能让蓝色鱼一人霸占的整个舞台中央,最后就给她五分钟自白时间。

  空下来大家聊天,临走的时候,叫清洁工进来打扫一下场地。

  我注意到一个不寻常的老头,从来没见过他,我问蓝色鱼,他是谁?

  保洁员,怎么了?

  没什么

  这个世界上,稀奇古怪的事情很多,学校高一二班,并没有周童这个人,如果我没猜错,学校里也没有这位保洁员,只是大家都忙着为自己而活,不是很会去注意身边的人,来自哪里,到底是谁?

  这种生物,就是画皮,它一直在话剧社,扮演着各种角色,就算有周童这个人,也许已经被它吃了,它现在就是周童,至于保洁员,这么张普通的面孔,它不用去抢人皮,自己用多年攒下来的存货,画一张面孔,贴自己脸上就可以了。

  画皮通常都是美丽的女子,在生前被毁了好容貌,死后不甘心,在特殊的环境下,变成了干尸,她的活动范围,很有限制,还要经过很久的修炼,吃很多人体,吸很多人体的灵性光辉,到可以灵活自如的说话,活动的时候,已经是一种特异的生物了。

  很厉害,我也只是在涂山妖怪录里面,看到过。

  更恐怖的是,这种生物,是被制造出来的,从她被毁容那刻开始,所有的怨恨,死,被制作成为尸体标本,给她寻找活动的地方,找人给她啃,吸活人的人气,这一切都是人为的。这样一具画皮,以我的接触,起码有千年之久,在这漫长的岁月中,还要不被人发现秘密,不被人找到这具干尸。

  如果不是一个人活了千年,可以一直完成这个事情,那么就是被什么势力一直继承下来。

  还有个秘密,不被人知,那就是画皮每百年可以在体内产出一种黑色的米粒大的晶体,这个东西,是一种药材。只是太稀少,一只画皮一百年,在世纪交接的那年重阳节,从体内取出来。

  很多事情,知道了反而要装作不知道。这个药,凡人是不能享用的。

  我继续装傻,排练短话剧,再也没有见到过这只画皮,那么肯定是它当时也许把我当做一个目标,可是它背后的人,认出了我,让它消失在我面前,或许,它背后的势力,也许就认识我?

  可能性太多,我不好乱猜测,在没有事实证据的情况下,要客观看待一切事物。

  一天,有个低年级的男生,向我告白,还好没有当初蓝色鱼那么霸道的出场,只是在餐厅里,坐我对面,对我说,喜欢我,可以认识我吗?对于这种告白,我是蛮接受的,当时就点头,并交流了彼此的名字和电话号码。

  高一一班,陆纯,父母是大学老师,一个已经是教授了,一个是副教授,他的兴趣爱好是古琴,长的瓜子脸,细长的眼睛,身高1米7,不胖不瘦,刚刚好。

  这个学校优质资源还是不少的,嘿嘿嘿。

  那天本来是蓝色鱼一周年纪念日,陆纯,在演出结束后,送上来好大一束玫瑰花,而温如玉连人都没有到场,我在台上抱着那么一束花,被众人鼓掌祝福着,就这样当场把初吻献给陆纯了。

  原来作为女孩子,还是蛮享受这种被爱的过程的,以前的多世,我都怀疑,我有没有真正的爱过,白活了千年。

  回到宿舍,还沉浸在刚才的美好中,却看到一宿舍两个女生,一个大哭,一个悄悄抹泪。而小栎早已经去阳台,练功去了,一个月要等个上弦月,得有多难,还不一定那个月有月亮,

  蓝色鱼,你哭什么啊?看把晓晓也给感染了。

  你当然不知道我现在的滋味了,温如玉刚才发短信,给我提分手,什么理由都没有,就说腻了。

  男人已经这样说了,你还想怎么样?

  这一年,我爱他爱的多么刻苦。

  你要给男人自由的空间,就不能向你那样,恨不得一天24小时黏在男人身上,温如玉算不错的,到现在才提出来。

  你能站着说话不腰疼吗?你又不懂。

  我是不懂,今天才把初吻送出去。我睡觉去了,你慢慢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