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怎么和二叔套近乎呢?他好像很忙,不管了,毕竟有前世的交情,怎么样也要利用一下。

  下午的时候,看见二叔终于走出大屋,我忙跑到前院去,跟着二叔说,二叔二叔,教我一下太极。

  二叔在洗手,问我:你真感兴趣。那好,就教你。

  哈哈,忙跑到后院,对那几个师兄说,现在教我,快点儿来看。

  看得出,那几个男孩子在二叔面前,脸色都很严肃,一点儿都不向在后院,练武的时候,把灰尘往我身上扬。

  最新ww章V节&F上D}酷*匠~网

  二叔说,练太极,首先要心定,一招一式间,做到心中自然,然后比了个马步,加几个手的姿势,叫我练,随着他说,这里要吸气,这里要呼气,几个动作,一定要配合呼吸。学着做了一下,二叔说,不错,有丹的人,可以配合丹道练习。

  那几个男孩子眼睛都睁大了,这个二叔,怎么知道我体内有丹。

  二叔不管众人的反应,接下来看我会了几个动作后,随后又教我几个动作,说丹气入肺,出,进心等等云。我也进入了学习的状态,随后教我收势,有点儿出汗,二叔说,你只要以后练我刚才教你的,就足够了,等你走的时候,我在教你些。随后进屋,这以后,都没有在和我说过什么话。

  几个大男孩子等二叔走了,都用疑惑的眼神问我,你是谁啊?

  我也不能回答我是谁,只好离开。

  孔飞回来,我想他们一定会问孔飞我的来历,那不是我关心的事情。反正这趟收获很大,毕竟学到了真东西。

  有天起夜,出房门找厕所,抬头看见月亮很圆,正厅中间站着将军肚的二叔,他也在看月亮,也看见了我,招招手叫我过去,问我,可曾去过月宫?

  没有了,好久没有去了。你呢?

  我也没有去了,物是人非,已经无意义。

  二叔,你那十几个妻妾,现在都在哪里?

  有转男身的,或是同门,或是徒弟,或是朋友,也有成仙的,还有两个没有投胎呢。

  我们聊了一会儿,就各自回屋了。

  白天写作业,下午四点儿以后,才会晃到后院亭子那里练太极,那几个男孩子就很苦,从早到晚,有形意拳,八卦掌。

  有时候会问他们,练武术有什么用?为了以后办培训班。

  被讲肤浅但始终没敢问你们哪个道门的?

  拿作业让他们教,就没有会的,取笑他们,纯武夫,被讲,要不是看你是女的,打不死你。

  晓晓会问我,孔飞回来了吗?

  我会了解一下她古筝学的怎么样。

  就这样,半个月过去了。

  那天孔家来了几个人,一进门就要请教拳法。二叔当时就几招什么崩拳,打到那人眼窝子处,那人也豪气,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二叔跟徒弟说,姿势摆的再好看,不实用,练拳没窍门,就是每天苦练,练个几十年,还可能有个真功夫,有好的师傅指点也是一个方面。什么事情机缘很重要,过几天孔心灵回来,你们好好切磋一下,看看谁比较长进。

  孔心灵?

  大师兄啊?孔家起名字果然不讲究……

  一次出去吃,听他们说,师父可以收徒无数,但得到真传的屈指可数,无论是法术上,还是武功心法上,都有这个讲究。

  我在想,那天二叔告诉我的算心法吗?

  孔心灵就是他们这辈分里,被公开的一个传人之一。

  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问他们,谁是二师兄?

  没人回答我……

  不会是孔飞吧?

  笑的我岔气,这几个小男人继续喝酒吃肉,切。终于有个城府不是那么深的,扑哧笑了一下,关于取笑孔飞的话题就被带过了。

  孔飞进门的时候,我忙过去拿纸巾给他擦汗,二师兄回来了,二师兄辛苦了。

  孔飞本来蛮享受我的恭维,可当看见那几个大男孩以后,就推开我。

  把课桌搬到离厅最近的地方,偶尔听到什么,孔飞看见了阴间什么花名册,查到谁的封神记录。

  咦,他们在讲什么?这么神奇?真的假的?

  你在干什么?

  吓我一跳,原来是和我一个屋子的方云。

  方云,他们是什么门派?你知道吗?

  方云摇头我调侃到,你有门派吗?

  有哦,什么派啊?

  古墓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