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赶到的时候,比赛正热火朝天,虽说在自己学校,看比赛,还是要买票的,一张票两百多元,大家AA制,轮到我,就不乐意进去,说自己痛经要回去,大家看看我矫情的样子,就凑钱帮我买了张门票,然后一个男生又拿了几张毛爷爷出来,说,明月,去给大爷买些啤酒,零食,我请客。小栎一副这就该你做的表情,蓝色鱼靠着她的体重,只想着夹心,快点儿进去,我默默无闻地接过钞票,走下楼梯,晓晓跟了过来,自从那次后,她的第二人格,再也没有露面,晓晓说,我帮你拿,其实,我就是陪你们过来的,自己并没有多大兴趣。

  两个人很少单独走在一起,聊着聊着,我问她,你是不是被吓过?她说,是的,你怎么知道?我说,看你体质好弱,身体无力,还爱睡觉,就乱猜的,听说,被惊吓过的人,魂魄不全。

  她说,小的时候,有一天半夜醒来,发现自己一个人睡,父母把她挪到单间了,她害怕到死,恐惧晕过去了。她睡觉如果房间没有人陪,自己一个人,就会害怕,一定要开灯睡,为了这个胆小,家里还专门养了条小狗,陪她。

  我知道她问题所在了,两个灵魂,一个是怨魂,一个是本身的魂魄,还不全,好可伶的晓晓。

  Y最新章}节上&H酷匠v-网}!

  我说,晓晓,你怎么会来这所学校读书?

  晓晓回答,你不知道了吧,这个旧址,就是农垦时代的村庄,我爷爷当年还在这里做过村支书。

  我也知道了,他爷爷当年没干什么好事情,晓晓还是很可怜。

  我说,你爷爷好厉害哦,有空去拜访,我很崇拜那个年代的老人。

  晓晓说,他瘫痪好多年,一直做轮椅,我十一岁的时候,放学过马路,他为了救我,被车把腿压断了。

  我忽然说,既然这样,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没有听见晓晓的回答,我在等待她的第二人格出现,结果晓晓好天真的说,什么不满意,我很自责,是我害了爷爷。

  好吧,我们还是快点儿把吃的拿去体育馆。

  回到体育馆,在兴奋的人群中,找到组织,递上吃喝,看着他们嗨,不一会儿,我也被比赛深深地吸引了。

  讲讲蓝色鱼的趣事,她家里是小型房产商,和她在一起久了,我们都知道,她个人卫生很差,从来不刷牙,黄斑牙,但却没有臭味,脸也不怎么洗,还好洗澡比较勤快。她自己胖,又特别喜欢买卡哇伊的女装,瘦瘦的,拿回宿舍,最后给我穿,非要我一套套的穿给她看,还一个劲问其余两个女生,好不好看?

  她晚上有梦游的习惯,就是会下地,来回走动,并不会去开门,刚开始,真的很恐怖,我们的尖叫声,也没有吵醒她,借着月光,就看她在地上走了十几分钟,就爬到床上睡去了,第二天问她,她说不知道啊,一般梦游的时候,她都在海里游泳呢。

  可是,她超怕水,游泳课的时候,死活不下水,宁可零分,说水晃来晃去的,太可怕。还有就是,她出生在海边,却不能吃海里的东西,过敏。

  她喜欢她老爸公司的一个员工,大她十几岁,是四川一个比较穷的地方过来的一个本科生,都没有头发,看起来跟女人似的,她老爸曾经找算命的看过,说,这个男子不能招成上门女婿,会把家里的财库冲塌的。

  她知道他老爸坚决反对后,就在宿舍呜呜呜地哭,我憋着好难过,不能笑,还要同情地安慰她。

  蓝色鱼决定放弃初恋,就从教导处借来一张a3的纸质年级点名册,放在地上,叫我站远处,用毽子仍个男生出来,我说,你怎么自己不扔,她说,这是对她初恋最后的尊重。我仍了出去,她趴地上用铅笔画了个圈,取开毽子,圈了三个女生,一个男生,毫无疑问,这个唯一的男生,就是蓝色鱼锁定的猎物。高一四班温如玉,这名字都让她心花怒放,一个劲说,我喜欢这名字,霸气。

  晨练刚结束,早自习就飞奔到高一四班,拿着黑板擦当惊堂木,扔在讲台上,吵吵的教室安静了下来,蓝色鱼用眼睛环视教室,后排一个男生问她,你谁啊?什么事?她当作没听见,把黑板擦扔向那个男生,说,老娘要做什么,用你管。那个男生躲过了黑板擦,站起来却被几个男生拦住,蓝色鱼很满意这个局面,狮子吼到,谁是温如玉?众人齐刷刷地望向中间的一个男生,她走到他面前,一把从衣领上提起他,帮他整理一下领子,很羞涩温柔地说,我要做你女朋友。高一四班的起哄声迟早会引起了老师注意,站在门口的我们三个,准备回去,晓晓说,怎么有种大头儿子小头爸爸的即视感,我回头看看,那个不知所措的温如玉,和脸通红站那里一动不动的鱼,无意间憋到一个安静地男生,他与我眼光交会,那么清澈与镇定,我挪开了眼神,心里嘀咕,怎么会有道家子弟?又看了看旁边的晓晓,对她又深入了解了一层,她祖上有位列仙班之人,这个男生会和晓晓有什么故事吗?那么当初怨灵是如何找到晓晓的?我本打算等她第二人格出现,教她如何告御状的,可是与晓晓呆一起久了,毕竟有了一定的感情基础,不能为了帮怨灵害她变傻变笨,事情会有最佳解决办法吗?似乎一切深究太复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