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秦风从山中归来,已经是傍晚。

  秦风衣衫破碎,满身伤痕。他的后背上留着几道又长又深的爪痕,血肉翻卷而起;他的左臂被玄甲兽咬伤,伤痕深可见骨;他的一条右腿更是伤势颇重,走路都大受影响。

  段桥站在村口,看着秦风踏着夕阳有些踉跄地的身影,目光也是微微颤动了一丝。

  段桥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意,缓缓点头。

  “好小子,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秦风露出一丝艰难的笑意,将装着玄甲兽尸体的储物袋交给段桥,而后扑通一声无力地摔倒在地,昏迷了过去。

  秦风在与玄甲兽的厮杀中收了重伤,回村的路上又遇到各种被血腥味和引兽香引来的拦路猛兽。他全凭着过人的耐力和毅力才杀出重围,回到村里来。此时任务完成,他终于是支撑不住了。

  ·····当秦风醒来的时候,他正泡在大桶的青色药液里。

  这一桶药液颜色格外的深,药气浓郁。

  秦风泡在其中,感觉不到了身上一处处伤痕的剧痛。他只感到全身懒洋洋的,舒服的他一动也不想动。

  朝阳从窗户洒进明亮的光芒,让秦风知道他竟是已经昏迷了一夜,也在这药液里泡了一夜。

  秦风伸了个懒腰,全身一震噼啪作响。

  他站起身来,检查了一下身体,发现昨天所受的重伤都已经基本痊愈,没有大碍了。

  休息了一晚之后,秦风的精神也好了许多,他离开浴桶,穿好衣服,推门走出木屋。

  青叔跟柳诗璇正要吃早饭,看到秦风出来,都笑着招呼他过去吃饭。

  秦风自然不会客气,来到桌旁饱饱的吃了一顿。

  昨天的生死苦战让他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消耗巨大,休息和食物都是很好的补充。

  吃完饭,青叔直接去了丹房。

  青花丹的炼制已经到了最后关头,青叔不敢大意,每天都要留心照看着丹炉的情况。

  青叔离开后,柳诗璇忽然轻轻叹了口气,道:“还有两天青花丹就要练成了,有了青花丹的帮助,我想我很快就可以收复那只青鸾。”她看了看秦风,轻咬下唇,道:“我离开师门的时间已经太久了,等我收复了青鸾,我就要返回师门了。你····”

  秦风微微一愣,而后他强笑道:“师姐尽管回去就是,不用担心我。段大伯说过,我的剑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铸成,我等段大伯把剑铸好再离开。这段时间承蒙师姐照顾了,真的十分感谢。”

  柳诗璇轻轻点了点头,道:“你自己一定要小心。”

  “嗯,我会的!”

  吃完饭后,秦风前往段大伯的铁匠铺。

  段大伯躺在屋前大石上饮酒,在他身前的一块石头上,摆着一把断成两截的赤铁木剑,正是秦风一直在用的那把。

  段桥看了秦风一眼,道:“‘破龙杀’你练成了?”

  秦风点头。

  秦风昨天与玄甲兽殊死搏斗,危险万分,在最后时刻,秦风终于激发出强大剑意,用出了破龙杀,以木剑生生斩断了玄甲兽的脖子。

  玄甲兽被一击毙命,但秦风手中的玄铁木剑也在这一击后断成了两截。

  段桥呼出一口酒气,目光灼灼:“你可知你的剑为什么会断?是因为你的剑意还不够强!当你的剑意足够强大,你手中的剑将无坚不摧,任何兵器都无法将你的剑斩断!”

  “接着!”段桥一拍储物袋,手中多出两把长剑,一把为普通的木剑,一把为制作精良的铁剑,他抬手一扔,将铁剑扔给了秦风。

  秦风接下铁剑,抬手从剑身抚过,发现这剑虽然材质一般,但锻造技艺却是十分精湛。作为寻常铁剑来说,这把剑的品质已经非常之高。

  “看招!”段桥纵身而起,挥动木剑向秦风直斩而来。

  秦风目光一冷,手中铁剑激发出凌厉无匹的剑意,长剑轻颤,发出悦耳轻鸣。

  他不避不让,直迎着段桥的木剑斩了过去!

  当!一声炸响。

  两人错身而过。秦风手中的铁剑只剩半截,而段桥手里的普通木剑竟完好无损。

  秦风以前从未想过,木剑,竟能斩断铁剑!

  段桥将手中木剑扔给秦风,道:“好好体会吧,等你能练成用这把木剑劈柴,你就可以出师了。”

  段桥走进铁匠铺,而后又回头道:“一周以后再来这里,我还有大堆的任务等着给你呢。”

  秦风点头答应。

  两天后,青花丹出炉。

  柳诗璇将青花丹喂给青鸾,青鸾极为欢喜,终于肯被柳诗璇收复。

  S酷匠6@网永O久M免*费看小Y说2M

  柳诗璇没有时间再耽搁,她跟村中众人告别,又一再嘱咐秦风照顾好自己,而后离开小村,返回青玉门。

  一周的时间,秦风一直在练习用木剑劈柴。

  木剑是最普通的木剑,比要劈的木段还要脆弱,秦风不知劈断了多少木剑,终于在第五天,第一次成功地用木剑劈开了一截木段。

  一周之后,段桥开始给秦风新一轮的任务。

  这次的任务比之前的任务更加困难危险,段桥允许秦风使用真气,并且让秦风使用的武器也从赤铁木剑变成了精良铁剑。

  每天,秦风都带着一储物袋的铁剑进山中狩猎,一天的厮杀里不知弄断多少铁剑,在傍晚时分才伤痕累累的归来。

  秦风在不断地进步着,每天断掉的铁剑数越来越少。他逐渐能使用寻常铁剑一剑斩开猛兽坚固的甲壳皮肉。

  一头一头秦风以前从来不敢去招惹的强大猛兽倒在他的剑下,各种珍贵的猛兽素材都被秦风从山中运回,交给段桥处理。

  段桥的铁匠铺里,整日叮叮当当,忙碌不休。

  铺内时常有剑吟作响,有凌厉万分的剑意欲破开屋顶一般冲天而起。

  铁匠铺里,一柄长剑被重铸着,如一只凤凰浴火重生。

  赵玲珑离开三周之后,秦风来到这无名小村整整两个月。

  这一天傍晚,秦风提着一柄沾满鲜血的铁剑从山中归来。他身上受伤不重,手中的剑更是今天早上提着的那一把!

  秦风走进村里,忽然听到一声震耳剑吟响起,宛如龙吟九天。

  段桥的铁匠铺的方向,有恐怖万分的剑意冲天而起!

  铁匠铺的屋顶破碎纷飞,天上云彩都因那冲天剑意而支离破碎。

  剑成!

  天上蓦然传来巨鹰的鸣叫,一只巨大的黑鹰从青玉门的方向飞来。

  在巨鹰的爪上,帮着一截青色竹筒。

  竹筒上,烙着紫玉般的纹路。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