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风从崖上仗剑飞下,令谢辉吓得亡魂皆冒。

  谢辉大叫一声,忽然咬破舌尖,施展秘法。他的周身霎时变得血红,原本萎靡的气息顿时暴涨一截。谢辉从地上窜起,爆发出恐怖的速度,直接冲进了山林之中,远遁而去。

  秦风眉头微皱,谢辉爆发出的速度太快,眨眼之间便没了踪影,令他只好放弃了追踪的打算。

  酷d匠网M永Aw久免‘费看小sF说p4

  不过秦风目光一扫,却看到在谢辉刚才倒地的地方,留着一个储物袋。

  秦风目光一亮,将储物袋收起。

  秦风并未急着察看里面的东西,而是迅速飞身上了山崖。

  谢辉的几名练肉二重的手下眼见谢辉被秦风打败,正满目惊惧地想要逃窜。秦风目光冰冷,持剑杀来,将他们全部打成残废。

  惨嚎声此起彼伏,片刻之后,除了秦风,再没有一个站立的人。

  二十多名跟随谢辉作恶多端的弟子,此刻全都成了废人,倒在地上哀嚎不已。

  秦风巡视一圈,将这些人的储物袋全都抢到手里。

  有一个弟子手脚尽废,怨毒地咒骂道:“秦风,你重伤谢辉师兄,还敢如此对我们,你完了!谢长老不会放过你的····”

  砰!

  那人上没说完,秦风一脚重重地一脚踢在了他的下巴上,让他将自己的舌头咬了下来。

  那人满口是血,疼的打滚惨嚎。

  秦风冷冷地扫过地上满目惊骇与怨毒的众人,冷声道。

  “如果不是我顾忌门规,不愿轻易杀人,你们此刻都已经是尸体!你们可以继续挑衅我,看看我到底有没有胆量触犯这道门规。”

  众人只觉得一股寒意笼罩全身,纷纷噤声不敢说话。

  没人愿意拿自己的命去试探秦风的胆量。

  秦风冷哼一声,来到之前谢辉所坐的那块大石上。

  被谢辉抓来的那名女弟子此刻已是近乎赤裸,她周身透出艳红之色,喉中不断发出声声销魂蚀骨的呻吟,整个人宛如一条美人蛇一般向秦风缠了上来,一阵幽香飘入秦风鼻端。

  秦风轻叹一声,抬手敲在女子后脑,将这个可怜的女弟子打昏了过去,又从储物袋取出一件衣服为她披上。

  秦风将女子拦腰抱起,转身离开。

  天色昏暗,秦风抱着女子沿着崎岖山路来到前山,见到不远处有几名女弟子向这边走来。

  秦风将怀中女子放到路旁一块青石上,弹出一颗石子引来那几名女弟子的注意,而后施展身法,隐入树林之中,一路下山。

  回到住处,秦风包扎清理了身上的伤口,换上一身新的衣服,盘坐坐下,开始清点得到的战利品。

  秦风将二十多个储物袋扔在地上,一个个地打开来看。

  最先打开的是谢辉的储物袋,里面除了没用的杂物外,还有四十颗血元丹、八千两银票、三把质地还不错的长剑,以及一本武学秘籍。

  秦风将那秘籍拿到手里,只见秘籍封面上写着五个大字。

  《断岳十八式》!

  秦风将秘籍翻看一番,眼睛顿时一亮。

  这竟是谢辉用过的那门双持剑术!

  秦风算是切身体会过这门剑术的厉害,没想到竟能得到这本秘籍。

  秦风将秘籍收入储物戒指,而后继续翻看其他的储物袋。

  谢辉的手下整日欺压同门,也都有一些身家,但跟谢辉比起来就差得远了。秦风将剩下的储物袋翻完,一共得到七十颗血元丹、六本武学秘籍,一万三千两银票以及一些其他的丹药和各种矿石、药材。

  血元丹的数量有些少,不过秦风想想也就释然了。

  血元丹是用来辅助修炼的丹药,消耗极快,那二十多人每天都要消耗掉许多血元丹,能留下七十颗已经是不错。

  六本武学秘籍都比较一般,秦风只留下了一本《破山拳》,其他的全扔到了一边。

  杂七杂八的矿物、药材有不少,但珍贵的不多,而且大多对秦风没用。秦风不打算钻研炼丹当炼丹师,对于炼器锻造更是一窍不通。

  不过,随意翻捡一番,秦风竟然从中找到了一枝极其罕见的灵花。

  那花分六瓣,颜色青翠如玉,气味清香而冰凉。

  青梧花!

  这青梧花非常稀有,世间罕见,也不知谢辉的手下是从哪里弄来这么一朵。

  青梧花极难保存,随意扔在储物袋里,用不了几天就会干枯,变得一文不值。

  秦风取出本来装练肉丹的那个玄玉丹盒将青梧花装好收进储物戒指,在万年玄玉盒的保护下,根本不用担心青梧花枯萎的问题。

  秦风再次将众多杂物翻找一番,确定再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东西,于是将那些东西一股脑地收起来扔到一边,等着明天上交给师门,兑换几个贡献点数。

  秦风呼出一口浊气,眼中闪过一丝冷色,他吞下一颗血元丹,凝神修炼。

  秦风知道自己的实力还是不够强,必须要尽快提升实力。

  且不说今日重伤谢辉是否会引来谢观云的报复,单是那即将出关的金钟峰李宏,就令秦风感受到一股不小的危机。

  他想起了自己刚入外门不久时出现在院门上的恐吓书,李家兄弟称自己最多再活三个月,所仰仗的应该就是将要出关的李宏。

  秦风潜心修炼,一夜无话。

  然而秦风的住所之外,却是风起云涌,颇不平静。

  飞鸿峰,谢观云所住之处。

  谢观云亲自调用真气为谢辉疗完伤,看着谢辉睡下,这才退出屋外。

  谢观云的面色扭曲,心脏抽搐般的疼着。

  他妻子早亡,只有谢辉这一个儿子,平日里疼爱有加,视作掌上珍宝。

  而如今,谢辉被人打成重伤,虽然施展秘法逃脱保住了性命,但根基受损,修为大降,没有半年静养休想恢复过来。

  谢观云双拳紧握,目中煞气蒸腾,心中对秦风的恨意倾尽江河水都洗刷不清。

  砰砰砰!

  院外有人敲门,门童一路跑过来禀报,称铁剑峰掌峰长老楚狂奴前来拜访。

  谢观云满脸戾气,大袖一挥,低吼道:“就说我身染重疾,不能见人,让他回去吧!”

  门童跑去将谢观云的话传到,门外的楚狂奴眼中闪过一丝怒气,冷哼了一声。他目光闪动,正想着要不要踹门进去,后面忽然响起脚步声。

  楚狂奴回头一看,顿时一惊,他连忙退到一边,躬身行礼。

  “参见门主!”

  身材高大气息如同山岳一般的中年男子缓步而来,他冷冷开口,每个字都清晰地传进院里。

  “谢观云,再不开门,你就带着你那逆子滚出青玉门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八贤王说:

  小打一个广告,欢迎大家加入本书的书友群。群号:305948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