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i酷z匠9√网B唯)…一》正版S,C,其2他都是盗版G$

  秦风不顾旁人的惊诧,一手狠狠地按在青山炉炉盖之上。

  炉盖炽热如火,眨眼便可将人烧伤。秦风将血玉功激发到了极致,手掌赤红宛如血玉雕成,才避免了被烤焦的命运。

  秦风双目圆睁,牙关紧咬,强忍着剧烈的灼痛用力镇压着青山炉的炉盖。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丹炉里面,各种药材彼此融合,终于化作一枚枚浑圆的丹药。

  嗡!

  丹炉微微一震,一股药香弥漫开来。

  秦风的第三次炼丹,终于成功了!

  众人哗然,惊赞不已。

  陈浩申面容扭曲,气急地怒哼一声。

  张碧月直接跑上前来,焦急地看秦风的手有没有受伤。

  秦风大汗淋漓,他松开炉盖,勉强露出一丝笑意,对张碧月说没事。

  苍火长老走过来掀开炉盖,只见丹炉里面,整整十枚血色丹药,药香扑鼻。

  苍火长老面色阴沉,他不惧炉盖滚烫,伸手在炉盖内侧抚摸一周,面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

  他的目光扫过殿中众弟子,阴沉的目光令众人胆战心惊。

  看此情形,许多人猜到了一定是有人在青山炉炉盖上动了手脚,想要坑害秦风。

  “长老,不知弟子可算是通过考核了?”秦风冷声问道。

  苍火长老眉头微皱,秦风竟是不打算追究丹炉的事?

  他点头道:“你成功炼制了这炉虎力丹,考核自然是通过了,之前的事我便不再追究。只不过····”

  秦风打断苍火长老的话,道:“既然如此,那弟子刚才被丹炉烧伤,想要提前离开,还望长老批准。”

  苍火长老皱眉看了秦风一会儿,缓缓点头:“好!”

  “多谢。”

  秦风用了一个玉瓶来将练成的虎力丹装好,收入储物袋,而后径自离开。

  张碧月看着秦风的背影,心里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秦风成功渡过了这次难关,以后是不是又要变回以前的样子?

  张碧月的心里忽然有些莫名的失落,接下来的授课也没能听进去多少。

  到了下午,张碧月经过秦风的丹房,竟发现秦风的丹房破天荒地大开着房门。

  张碧月走进去,见到秦风正在翻看一本书籍。

  张碧月奇道:“现在这个时间,你竟然没有关门!”

  秦风抬头,轻笑道:“我在等你。”

  “啊···?”张碧月面色忽然一红,支吾道:“唔····我是来看看你的手有没有事。”

  “我的手没有受伤,上午的时候只是懒得听课而已。”秦风笑道。

  张碧月皱眉道:“说起来,还没来得及问你,上午那青山炉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有人在炉盖上做了手脚吗?”

  “嗯,炉盖内沿有一处磨痕,我本来没有在意。不过虎力丹将要成丹之时,丹炉内压力增大,炉盖的那处瑕疵会使得炉盖有一丝松动,造成炼丹失败。我也是在第三次炼丹时才发现问题所在。”

  张碧月眼中闪过一丝怒色,道:“肯定是陈浩申他们动的手脚,上午的时候你为什么急着走,不让苍火长老彻查这件事呢?”

  秦风摇头道:“彻查未必能查出来,而且即便查出来也没有意义。反正我今后都不会再去听课,多一事还不如少一事。”

  张碧月微微一惊,道:“为什么不再去上课,你说过每周去听课两次的啊····”

  “碧月师姐,你看我手里拿的是什么书。”秦风脸上带着笑意,晃了晃手里的《丹堂门规》,道:“这上面并没有写着丹堂弟子会有不定期的考核。师姐你当初所说,怕是骗我的吧?”

  “我···我那是···”张碧月面色发红,尴尬不已。

  秦风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他从储物袋取出一个非石非玉的丹盒,递给张碧月,道:“这里面是五枚上午炼成的虎力丹,师姐教我炼丹,我无以为报,就把这盒丹药送给你好了。”

  张碧月下意识地结果那盒丹药,脸上红晕未褪,还想继续劝秦风去听课。不过她的目光落在手中冰凉一片的丹盒上后,她顿时如遭雷击。

  “万年玄玉盒!天啊,你竟然有万年的玄玉丹盒!!”张碧月激动得险些跳起来,她看着秦风问道:“你怎么会有这万年玄玉制成的丹盒,难道你是某个隐世丹门的传人吗?!”

  秦风摇头苦笑,道:“师姐你在说些什么,这丹盒是我在后山一个山洞无意中捡到的,我留着没什么用,所以才送给你。万年玄玉什么的我并没有听过,不过看师姐你似乎很喜欢这个丹盒,那最好不过了。”

  这丹盒是装炼血丹的丹盒,秦风吞服了炼血丹之后,这丹盒对他而言已经没有丝毫用处,若不是觉得这丹盒的材质不一般,秦风险些就将它给扔了。

  张碧月捧着手中的丹盒,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然而片刻之后,张碧月忽然用力摇了摇头,将丹盒递还给秦风,道:“不行,这丹盒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秦风并没有伸手去接丹盒,而是看着张碧月道:“这丹盒是我对师姐的谢礼,师姐若是不肯收,那我只有将它砸了扔下山崖了。”

  张碧月见秦风面色严肃,一点也不像是在说笑。她咬着下唇犹豫片刻,只好是将丹盒收进储物袋。

  秦风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而后说道“师姐,下午的授课快要开始了。”

  “啊?”张碧月微微一惊,看了一眼屋外的天色,发现果然快要到下午长老授课的时间了。

  “你不去吗?”张碧月目光复杂地看着秦风。

  秦风一动不动。

  张碧月轻叹了一口气,向秦风道别一声,转身离开。

  “碧月师姐!”

  秦风忽然在后面叫住她。

  张碧月回头,看到秦风冲她诚挚地笑着。

  “今后如果师姐为了拽我上课以外的事来找我,我都会欢迎。”

  张碧月尚未来得及开心和感动,就见秦风接着说了后半句。

  “我关门的时候除外。”

  张碧月秀眉一挑,白了秦风一眼,轻哼一声,转头离开。

  “你这人不分好歹,我才不稀罕来!”

  秦风看着张碧月远去,而后他笑意收敛,关上房门,吞下一颗猛兽血丹,盘膝修炼。

  一下午的时间匆匆过去,傍晚时分,丹堂众人开始散去。

  秦风也从丹房走出,锁门离开。

  秦风沿着崎岖山路一路行着,衣衫飞扬,眼中带着一丝冷色。

  嗡!

  空气撕裂,发出刺耳的震响。

  一支精钢打造的箭矢自数百米外的一处树林射出,卷着凌厉风浪,冲着秦风头颅,激射而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