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天自然是不会知道,昨天的秦风刚突破到连肉一重,还没有修炼练体功法。而如今他正式修炼了血玉功,身体素质直接便有了一个飞跃。

  昨天的石室已经不适合秦风,他一路向暴风洞深处行进,寻找新的修炼地点。

  秦风向洞里深入了十五米,风力直接变强了数倍,无孔不入的风如一根根钢针扎在秦风的身上。

  以秦风如今的身体强度,走到这里已经是极限。他不再深入,找了一间无人的石室走了进去。

  秦风在是室内盘膝坐下,呼吸吐纳。

  凌厉的风如刀子一般,吸进体内,令肺部生疼。

  一刻钟之后,秦风勉强适应了这里的风力。他并没有立刻进入修炼,而是解下了腰间的长剑,拔剑出鞘。

  锵然一声,剑光闪烁,冷意莹然。

  当!火星四射。秦风将长剑插进坚如钢铁的地面之上。

  这里狂风呼啸,寻常铁剑只需几秒便会被吹断。

  然而秦风的剑在风中震颤,发出阵阵剑吟,有凌厉剑意在剑身浮现而出,与狂风相抗衡。剑身在暴风磨砺下颤动不止,但就是不断。

  秦风的嘴角撤出一丝欣慰的笑意,闭目凝神,开始了血玉功的修炼。

  ······时间流逝,一个半月匆匆而过。

  秦风的生活极其规律,每天都到暴风洞修炼,随着血玉功的进步,秦风在暴风洞中修炼的位置也越来越深入。

  秦风用了半个月将体内残留的炼血丹药力全部炼化,而后吞服了练肉丹。

  练肉丹大幅强化了他的血肉筋膜,令血玉功的修炼直接迈进了一大步。

  暴风洞深处的一间石室之中,秦风盘膝而坐,身上血光隐隐。他的剑插在一旁的地面上,在肆虐的暴风之中挺得笔直,气息凌厉,发出声声剑吟。

  吞服练肉丹之后一个月以来,秦风在暴风洞里苦修不缀,直到今天,练肉丹残存在他体内的药力终于被彻底炼化。

  秦风的身上,血光越来越盛,气息不断地攀升。

  他面色严肃,全力运转血玉功功法。他的体内血气奔腾,血肉炽热如同火烧,迅速地被强化着。

  忽然,通道传来喧哗之声。

  一行三人来到这处石室,正中是一个二十五岁左右的男子。男子衣衫整齐,面目周正,脸上却带着几分阴鸷之色。

  另外两人赤着上身,健硕的身体闪烁着乌光,明显是练体有成。

  那阴鸷男子看到在石室修炼的秦风,眉头一挑,眼中闪过一丝不善。不用他吩咐,两名手下已经目露狰狞,大步上前。

  “哪里来的混账,敢来这间石室修炼,不知道这里是谢辉师兄专用的地方吗?”

  秦风眉梢一动,脸上露出一丝怒气。但他的修炼正到了关键时刻,分心不得,因此他按下心中怒火,全心修炼。

  那两人见秦风一动不动,对他们的话无动于衷,顿时大怒。

  其中一人大步上前,正想动手,他的目光一撇,却是看到了插在秦风身旁的长剑,他顿时目光一亮。

  这剑能抗衡这洞中暴风而不断,显然是把宝剑!

  那人伸手便去拔剑,狞笑道:“这把剑看起来不错,就孝敬给谢辉师兄,当做赔礼好了!”

  秦风的面上透出冰冷煞意,却仍然盘坐不动。

  长剑震颤,一声剑吟冲天而起!

  “啊!”

  拔剑的人蓦然发出一声惊叫,目露骇然,连连后退。在他的手上,多出一道半尺长的剑痕,血流如注。

  三人皆惊!

  秦风盘膝未动,长剑也仍插在地上。

  那人坚如金石的手掌竟被剑上的剑意所伤,简直骇人听闻!

  名为谢辉的阴鸷男子眉头微皱,若有所思。

  另一人见同伴受伤,目露狰狞,抬起拳头向秦风当头打去!

  “混账东西,装神弄鬼!”

  轰!

  那人的重拳被秦风一手挡住。

  秦风的手掌赤红一片,宛如血玉雕成,神异无比。

  秦风身上气息爆裂,缓缓睁开眼睛,眼中一道血色凶光一闪而过。

  秦风缓缓起身,冰冷开口:“没人教过你们,打断别人修炼很不礼貌吗?”

  被秦风握住拳头的那人只觉得剧痛难忍,却挣脱不开,他面容扭曲,怒吼道:“你这混账,竟敢····”

  咔嚓!

  那人的话没说完,秦风手上用力,直接掰断了他的手腕!

  随手一甩,那人捂着手腕惨叫着摔到一旁。

  嗡!

  大风之中,有长剑出鞘,震响不已。

  竟是那手掌被剑意划伤的人羞怒交加,直接拔剑向秦风直刺而来!

  秦风目光冰冷,双目带着恐怖的剑意向那人看去!

  那人只觉得眼前有一把恐怖巨剑当头斩下,霎时全身颤抖,真气涣散,刺出的剑威力大减。

  酷匠R网*H正版首发

  当!的一声,那人一剑刺在了秦风胸口,却没能刺进秦风的血肉分毫。

  秦风黑发飞扬,踏前一步,恐怖大力沿着抵在胸前的长剑寸寸传递,那精钢打造的长剑一阵扭曲,啪的一声碎成数截,散落一地。

  那人满眼惊恐地看着手中断剑,再没了与秦风作对的勇气,他腿下发软,连连后退。

  谢辉的脸上一片阴沉,怒气隐现。

  他阴阴开口道:“练肉一重却有如此恐怖的剑意,能轻易战胜两个练肉二重的敌人,想必你就是那个杀了李山的秦风吧?”

  秦风从谢辉身上感受到强大的压力,但他身上冷意更深,毫不退让:“是又如何?”

  “没什么,只不过···”谢辉的目光变得如毒蛇一般危险:“我不管你如何天才,要是不想死的话,今后最好小心点,不要招惹我!”

  秦风与谢辉冷冷对视,良久,他拔起长剑收入鞘中,离开石室。

  谢辉目光阴沉,并未阻拦。

  待秦风离开,那两个受伤的手下不甘地问道:“谢辉师兄,你怎么就这样放他走了?”

  谢辉冷哼一声,道:“这秦风被楚长老极其看重,身份非同一般。若真废了他,我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既然他知进退,我们也就没必要跟他撕破脸皮。”

  顿了一下,谢辉冷冷吩咐道:“回去告诉其他人,以后长个心眼,不要主动去招惹这秦风。如非必要,不要跟他动手!”

  两人想起刚才秦风的手段,心中一阵忌惮,点头应是。

  谢辉的目光扫过两个手下的伤势,心中也是颇不平静。

  这两人的练体功法都接近大成,刀剑难伤。但在秦风的面前,他们的防御却脆弱的如同薄纸一般。

  不堪一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