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外门长老皱着眉咳嗽一声,冲秦风道:“既然周雄长老推荐,那么我们便按照门规进行这一项挑战。秦风,你可以随意挑选台上的一位外门弟子进行挑战,若你胜出,你便可顶替其成为外门弟子,而该弟子则降为杂役弟子!”

  秦风面带冷笑,目光从五位长老身后的众位外门弟子身上缓缓扫过。

  刚才众人对秦风肆意地鄙夷嘲讽,然而此刻,却有许多人紧张害怕,低下头不敢看秦风。

  {f看正版%(章节“上酷匠网:(

  修炼到练肉一重,并不代表他们战斗起来够强。

  这些人中有许多都是在做杂役弟子时只顾闷头苦修,力求尽快提升境界,并没有抽出时间去钻研武学。

  那些实战水平不高的弟子心肝颤抖,祈祷着秦风千万不要挑战自己。

  而那些自持武力不弱的弟子,则是高昂着头,满眼挑衅地看着秦风。

  血掌峰众外门弟子之中,赵玲珑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秦风,眼中满是兴奋,看上去跃跃欲试,很想跳出来跟秦风打一场。

  秦风的目光片刻不停,直接将这丫头忽略掉。

  扫视一圈,秦风冷笑着抬手指向一人,道:“我挑战他!”

  众人转头看去,许多人惊呼出声。

  “这秦风疯了不成,竟然挑战李山!”

  “放着这么多新晋的外门弟子不选,偏要选一个已经成为外门弟子一年的李山,这秦风果真是个白痴。”

  “外门弟子的修炼资源远非杂役弟子可比,李山在外门修炼一年,虽然没有突破境界,但他一身实力绝对要比刚突破到练肉境界的新人强得多啊!”

  李山身前的灰袍长老眉头一皱,冷声道:“秦风,你可想好了?”

  秦风点头,毫无惧色:“弟子想好了!”

  那灰袍长老眼中闪过一丝精芒,道:“好!你若真能战胜李山,我楚狂奴送你一把好剑当做入门大礼!”

  李山满身煞气地从人群中走出,他面色阴沉,眼中满是凶光。

  李山的拳头捏的嘎嘣作响,狞笑道:“秦风,这么多人之中,你非要选择挑战我,这可就是你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或许你还不知道,杂役弟子挑战外门弟子的战斗事关荣誉地位,因此,门规规定双方都可以施展全力,生死勿论!”

  李山缓缓拔出配剑,身上的气势一分分地攀升。

  他的眼中透着冰冷彻骨的杀意,开口道:“我入外门一年仍然是练肉一重,并不是我资质不足,而是因为我将多数时间都用来修炼武学!一年的时间,我练成了刀枪不入的铁布衫和凌厉强大的贪狼剑法!今天我就拿你来祭剑,为李虎李豹报仇!”

  李山持剑而立,满目狰狞,黑发飞扬,整个人的气势疯狂攀升到顶峰,宛如杀神降世。

  许多外门弟子面色大变,同样是练肉一重,这李山比他们强出太多!

  所有人都不看好秦风,一些女弟子甚至转过头去,不愿看接下来李山对秦风的血腥虐杀。

  气氛压抑的场中,却有一声冷笑。

  “废话真多!”

  秦风冷冷抬眼,伸手握剑,轰!

  高台之上,凌厉的剑意冲天而起,恐怖的气势掀起一阵大风横扫开来!

  众弟子惊得目瞪口呆,外门五峰长老面色大变!

  “剑意!”

  秦风手中握剑,黑发遮掩之下,眼中一片冰冷。

  无边剑意若大浪奔腾,翻涌而来!

  咔嚓!秦风脚下的地面破碎,绽裂出道道裂痕,而秦风,已狂杀而出!

  一声剑吟震天,长剑出鞘,洒出无边冷意。

  秦风持剑冲杀,所过之处,地面破碎,碎石与沙尘翻飞而起,若一条狰狞的狂龙!

  李山再没了之前的嚣张,他双目瞪大,全身剧颤,只觉得一头上古凶兽迎面杀来!死亡的气息若一只无形的大手将他死死握住,越握越近!

  李山目眦欲裂,嘶吼出声,他向秦风当头冲去,长剑挥剑,施展出贪狼剑法最强的杀招“贪狼杀”向秦风攻去!

  瞬息之间,双方撞在一起。秦风目光璀璨,第一剑狠狠斩出!

  大地破碎,碎石沙土在空中漫卷,随着秦风的剑,若一道大浪轰然向李山当头攻去!

  轰!

  一声炸响,整个高台都在颤抖震荡。

  李山的杀招艰难裆下了这一剑,李山满口溢血,连退数步。他面目狰狞,手臂颤抖,几乎要握不住剑。

  李山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秦风的剑招一变,第二剑便已杀来!

  空中的碎石沙土宛如滔滔大浪,一次撞击之后,并未彻底破碎,反而顺着秦风的剑招再次凝聚,化作比之前更强大的一波浪潮,随着秦风的剑招向李山漫卷而去!

  李山咬破舌尖,施展秘法,双臂透出浓浓血色,他势若癫狂,抬剑挥斩!

  “血狼破!”

  轰隆!高台震响,半截剑尖斜飞而出。

  李山的精良长剑竟被生生斩断!

  李山满目惊恐,在顾不得面子,转身逃离。

  秦风的目光一片冰冷,持剑杀来。空中土石漫卷,若滔滔大河,万分恐怖!

  李山没能逃出几步,秦风的第三剑已经携带者碎石大浪,碾压而来!

  大浪三叠,这一剑,汇聚三叠之力,威力更胜前两剑。空中砂石翻涌,剑意冲天,携风雷之声,如同大浪拍岸而来,气势万分骇人。

  李山全身颤抖,避无可避。生死关头,他嘶吼出声,全身上下透出黑色的光芒,如同铠甲加身。他双臂交叠,护住头面,想要凭借刀枪不入的铁布衫挡下这一剑!

  然而这只不过是李山的一厢情愿。

  李山引以为傲的铁布衫在秦风的剑下如同薄纸,剑光闪过,空中鲜血狂飙。李山痛吼出声,双臂鲜血淋漓,无力地低垂下去,竟是彻底被废噗!血光闪烁。

  一颗头颅冲天而起,刺目的鲜血喷薄而出!

  砂石散尽,秦风持剑而立。

  地上,李山尸首两处,鲜血流了满地。

  秦风的目光一片冰冷,看着李山的尸体冷声开口。

  “铁布衫?那是什么东西?”

  全场死寂无声,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满眼骇然。

  便是推举秦风挑战外门弟子的周雄,此刻也是满目惊诧,心潮翻涌。

  秦风的强大超出所有人的预料,让人一时反应不过来。

  练血九重对战练肉一重,只用了一式剑招,只出了三剑!!

  在秦风恐怖的剑招之下,李山毫无反抗之力,只坚持了片刻,便被狠狠轰杀。

  众外门弟子面色惨白一片,他们想起之前自己对秦风的鄙夷嘲讽,只觉得心肝都在颤抖。

  若刚才秦风选择挑战的是自己,自己此刻可还活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