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风目光璀璨,挥剑如风,格开李虎的直刺,而后剑锋顺势下滑,斩向李虎的手指。李虎双目瞪圆,翻手压剑,长剑横斩而出。

  然而秦风如早有预料一般,以长剑挡下李虎的攻击,同时左手并指如剑,借此机会疾点向李虎肩头。

  李虎一惊,连忙退步格挡,而后才发现秦风的左手攻势只是虚招。趁他后退之时,秦风一剑点出,两剑相撞,震得李虎立足不稳。

  秦风低喝一声,飞身出脚,一脚踢在李虎手腕,令李虎险些长剑脱手。

  李虎尚没反应过来,秦风的第二脚已带着呼啸风声侧踢向他的脑袋,李虎只来得及竖起左手护住头颅,大力传来,他整个人都被踢得倒向地面。

  台下众弟子满眼惊骇,惊呼出声。

  李虎狼狈地一手按地才没有摔倒。他万分羞怒,愤然发力,整个人弹起,双腿交错踢向秦风。

  秦风双臂交叠挡下李虎的攻击,整个人在大力之下,倒飞一米多远。李虎跃起,持剑狂扑而来!

  秦风冷哼一声,施展身法,在比武台上狂奔。

  李虎紧追不舍,却追不上秦风。他正要破口大骂,却见前方的秦风猛然转身!

  秦风的目光直视而来,凌厉如同出鞘之剑,寒光四射。

  李虎看到秦风的眼睛,只觉得整个灵魂都是一颤,眼前似乎有一柄绝世神剑当头斩下,死亡的威胁刹那间笼罩全身!

  李虎全身一紧,双目瞪大,冷汗淋漓,竟是被惊得动弹不得!

  秦风目光冰冷如刀,足下发力,整个人刹那间冲杀而出!

  秦风的声音一片冰冷,带着慑人杀意.“追风斩!”

  台下李山怒目圆睁,他大吼一声“住手!”纵身跃起数米高,向比武台上悍然扑下!

  秦风目光冰冷,对李山的吼叫无动于衷,杀向李虎的速度不减反增。

  “你找死!”李山面目一片狰狞,双手成爪,向秦风当头轰下!竟是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将秦风当场轰杀。

  秦风冷哼一声,挥剑阻挡李山的攻击,而左手则紧握成拳,狠狠轰在了李虎的腹部!

  当!当!当!长剑与李山的双爪撞击十数次,竟发出金铁交击的声响!

  看正版章R节q上酷匠)2网

  恐怖的大力袭来,秦风整个人都被震飞,他手臂剧颤,长剑险些脱手。

  李山落在比武台上,面目阴沉。他的双手早已刀剑难伤,而此刻,他的两只手上竟多出了数道血痕,鲜血横流!

  李虎躬身倒地,面容扭曲,嘶声痛吼。

  他双目赤红,指着秦风,嘶吼道:“你····你竟然废了我的修为!!!”

  众人大惊,满眼的震惊和难以置信。

  一是为秦风的强大,二则是为他的冷血和大胆!

  不顾外门弟子李山的出手阻拦,辣手废掉李虎的一身修为!这秦风,冷酷无比,胆大包天!

  赤松峰众弟子看着台上秦风的身影只觉得心神震荡!

  激动、赞叹、痛快的心情如同翻涌不休的大浪,一次次冲击着众人的心灵!

  李山目露狰狞地盯着秦风,缓缓拔出自己的配剑。

  “你废了李虎,那就拿命来偿吧!”

  李山仗剑杀来,恐怖的气息宛如凶神降世,骇人心魄!

  秦风面对如此强敌,目光一片冰冷,眼中没有丝毫怯懦之色。他长身而立,紧握手中长剑。一声剑吟直冲九霄!

  嗡!

  蓦然有恐怖的破风之声当空响起,一根长枪卷着苍白色风浪破空而来,狠狠插在比武台正中,拦在了李山和秦风之间!

  轰然大响,碎石纷飞。强大的气浪狭裹着大量灰尘横扫开来,李山面色难看无比,只能停下身体,后退避让。

  烟尘散尽,比武台正中大片破碎,一根笔挺的长枪深深插入石质的地面。

  在长枪顶端,一名青袍中年男子踩着枪尾长身而立。此人面目刚猛,目光横扫一周,不怒自威。

  众人一惊,齐齐跪拜。

  “参见长老!”

  李山面色难看无比,躬身行礼:“外门弟子李山,参见周雄长老。”

  周雄的目光锁定到李山身上,缓缓开口,声音厚重沉稳,却带着丝丝冷意。

  “区区练肉一重,就跑来我赤松峰耍威风,你倒是好兴致!”

  在周雄的威压下,李山如同背负千斤重担,他面上见汗,咬牙道:“弟子不敢,只是那秦风不顾同门之谊,出手狠辣,废掉了李虎一身修为。弟子气不过,这才···”

  周雄冷笑:“秦风打败了李虎,如今是我赤松峰第一高手。我还指望他能通过年终考核为我长脸,而你要杀了他?!”

  李山只觉得身上的压力越来越重,全身汗如雨下。

  “我堂弟李虎本是练血九重巅峰的实力,有十足把握突破到练肉境界,通过年终考核,而如今他被秦风废去修为,多年苦修全部付诸流水。请长老为他做主!”

  “哼,既然敢上比武台,被人打废打残都怨不得别人,要怪只能怪自己学艺不精。我作为赤松峰长老都没说秦风有什么罪过,而你却要给他定个死罪?”周雄的眼中透出凶意,低喝道:“这赤松峰,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主了?!”

  李山惊得心中狂跳,他低头行礼:“弟子不敢。”

  外门弟子面对杂役弟子时显得高人一等,但外门弟子在宗门长老面前完全是蝼蚁一样的存在,李山知道周雄打定主意要保秦风,自己今天无论如何也动不了秦风了。

  尽管心中怨恨万分,但李山仍是咬咬牙,行礼道:“弟子知错了,这就告退。”

  说完,李山紧握着拳头,转身离开,不再看地上的李虎一眼。

  李山的眼中凶光闪动,在心中暗暗诅咒,打定主意以后再找秦风算账。

  然后身后却忽然传来一声:“站住!”

  李山的面容猛然绽放骇人的凶意,而后又被他强行压制下去。

  李山缓缓转头,目带狰狞地看向秦风。

  秦风对李山眼中的恨意和凶光视而不见,冷笑道:“你走可以,我的血灵丹给我留下!”

  “你····”李山怒目圆睁,气的险些暴走。

  然而周雄长老眉梢一挑,恐怖的气息刹那间将李山锁定。

  李山背上冷汗淋漓,咬牙从怀中取出血灵丹扔给秦风,而后才带着万分恨意转身离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