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风目光冰冷,身上带着慑人煞气。

  一路上,众多同门弟子无不为他的气势所惊,暗自猜测秦风是不是真的要找李虎的麻烦。

  秦风登上比武台,冷声大吼。

  “李虎,你个垃圾东西,滚出来受死!”

  秦风的吼声带着云霄剑气的锋锐之意,声音极大,传遍大半个山峰,听到这一吼声的人无不变色。

  在山上一处房屋里面,李虎正与一名一身红衣的外门弟子交谈。听到秦风的吼声,李虎霎时满脸狰狞,拍案而起。

  “这废物终于回来了,李山堂哥,要不要去看我怎么收拾他!”

  李山眼中露出一丝冷光,道:“李豹被打败,已经丢尽了脸面,你可不要再步他的后尘!”

  “堂哥放心,我收拾那废物不是一次两次了。今天我直接将他拆零散了,一了百了!”

  李山起身,冷声道:“蠢货,下手留几分余地,别弄出人命来。你如今还不是外门弟子,想因此而受责罚不成?!”

  李虎点头,眼中露出狠辣之色:“堂兄教训的是,等我炼化了血灵丹,成为外门弟子,再来杀死那废物也不晚!”

  两人离开住所,来到比武台,只见比武台下已经围了众多的的同门弟子。

  看正z“版章2节gq上&z酷;匠1b网f

  李豹等人身上带伤,也在台下凑在一块,他们时不时满脸怨毒地看向台上的秦风。眼中满是嘲讽和等着看好戏的神色。

  秦风敢主动挑战李虎,真是自己找死!

  李虎已经是练血九重的巅峰实力,收拾他还不是小菜一碟?

  赤松峰弟子大多都被李虎一帮人欺压过,如今见有人要找李虎的晦气,顿时都跑来观战。希望可以看到李虎被打败,为他们出气。

  然而当众弟子看到李虎满身煞气大步而来时,心中除了怨恨和愤怒,更多的却是惊惧,一个个不由自主地低头让路。尤其是在李虎的身后,李山身穿外门弟子的红衣,满脸冷笑,在众人眼中宛如恐怖的妖魔!

  外门弟子,每一个都是练肉境界的强者,在宗门的地位比杂役弟子高出太多!

  便是李山随手杀死在场的一个杂役弟子,也不会受到多大的惩罚。这让赤松峰众人如何敢对他不敬畏?

  秦风一身冷意站在比武台上,怒气冲霄,毫无半分惧意。

  他伸手指着李虎,吼道:“李虎,你一向自诩为赤松峰第一强者,整日恃强凌弱,欺压同门。如今我秦风向你挑战,你可敢应战?”

  李虎冷笑一声,纵身跃上比武台,狞声道:“你这废物自己找死,我自然成全你!今日我不杀你,但要将李豹他们的账连本带息地从你身上讨回来!”

  他将拳头捏的嘎嘣直响,满脸狰狞:“今天,你就别想站着从这比武台下去了!”

  秦风的目光冷如冰雪,道:“既然你这么有自信,那么敢不敢跟我立下赌约?你托人炼制的血灵丹今天应该练好了吧。你我比武,若是你输了,那颗血灵丹就归我,你敢不敢赌?!”

  李虎微微一惊,秦风怎么会知道血灵丹今天炼成?难道他找自己比武,就是打定主意想夺走血灵丹?

  李虎还没答话,李山已经上前一步,冷声开口:“好!有什么不敢?!”

  他从怀里取出一个木匣,高高举起,冲秦风道:“血灵丹就在我这里,你若能赢了李虎,这血灵丹就是你的!只不过····”李山目光闪过冰冷杀意:“你若输了,又当如何?”

  秦风锵然拔剑出鞘,冷声道:“我若输了,任凭处置!”

  他的身上,练血八重的气势轰然爆开,在台上掀起一股暴乱劲风。

  台下众人满眼惊骇,惊呼出声。

  秦风在赤松峰一向默默无闻,并不显眼,实力也算不上多高。然而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他竟然从练血五重提升到了练血八重!

  如此恐怖的修炼速度,简直堪称天才!

  李虎狂笑出声,满目狰狞:“刚入练血八重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吗?秦风你跟我赌斗,这是自寻死路!”

  秦风并未答话,而是猛然目光一凝,冷冷地向李虎看去!

  冰冷剑意直袭而出!

  李虎全身都是一颤,眼中闪过刹那的惊骇之色。而秦风已经一脚踏下,整个人如狂风一般杀来,仗剑横斩而来!

  李虎被秦风的剑意所摄,刹那失神,反应过来时,秦风的剑已近在眼前!

  李虎吓得亡魂皆冒,惊叫一声,慌忙抬剑格挡!

  当!的一声大响,李虎被秦风剑上的大力砍得倒飞数米,狼狈不已。

  而秦风已经身如狂风一般,持剑狂攻而来!

  众人大跌眼镜,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练血九重的李虎,竟然被秦风一剑砍退?!

  李山面色难看,骂了一声废物。

  比武台上,李虎面色涨红,发狂一般与秦风战在一起。

  秦风令他在众人面前出丑,他怎能不怒?

  比武台上,一时间人影翻飞,剑光闪烁。

  李虎所练的剑法名为《狂杀剑法》,乃是一套刚猛强大的剑法,长剑斩出带着狂乱杀意,威猛无比,摄人心魄。

  秦风目光冰冷,施展身法与李虎缠斗,剑招如行云流水,变化莫测。

  李虎本以为自己比秦风高出一个境界,应该能够很轻松地将其打败,可真打起来才发现,秦风的剑法极为精妙,身法也十分灵活。李虎虽然可以暂时略占上风,却根本无法速战速决。

  尤其令李虎不安的是,秦风的剑上带着一种摄人心魄的力量。面对秦风斩来的一剑又一剑,李虎感觉到自己的灵魂都在一次次颤抖。

  李虎的额上渗出汗来,他再不想与秦风纠缠。他一声大吼,奋力前冲,大剑狂暴挥舞,在比武台上掀起凌厉的剑风,向秦风狂斩而去!

  “百战狂杀!”

  秦风挥剑格挡,连连后退。

  当!当!当!

  剑刃撞击的声音响成一片,火星飞溅。两把长剑在短时间内碰撞十数次,秦风被强大的反震力震得退出数米。

  李虎怒吼不止,长剑急刺而来,毫不留情。

  情形看似危机,然而秦风却露出一丝冷笑。

  他经过了剑意的磨砺,在剑术一途上有了强大的领悟力和分析力。李虎的狂杀剑法看似厉害,却已经被他看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