弯翘的睫毛随着眼皮轻轻的跳动了一下,少女猛的张开眼,她立马在床上坐直了身体,一双眸子警觉的看着周围。

  锐利的眼光扫视着房间,当确定房间里只有自己后,少女心里松了一口气,可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少女掀开被子,往下一瞥,当看见自己的大红袍子被换成一件宽松的睡衣时,她脸色一变,接着就是无止境的愤怒。

  回想起苏羽那张脸,少女牙关紧咬,恨不得生吃了苏羽,她拳头紧握,全身颤栗不止,已是处于暴怒状态。

  一把掀开被子,少女直接走下床,可眼角却瞥见门上贴着一张纸条。

  「那个王八蛋!他还敢留纸条?!」

  粗暴的扯过纸条,少女低下头,用她泛着冷意的目光望着苏羽留下的纸条。

  “你的伤你应该自已会处理,我就不多说了!你的衣服是大妈换的!我昨晚一直都睡在其他的房间,别误会!还有,你该减肥了,昨天我把你扶回来,差点没把我脚给扭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看到前一段文字时,少女心中对于苏羽的暴怒已是全消,可当少女看到苏羽该说自己减肥时,心中没来由的又恼火起来。

  「混蛋!别让我再遇见你!」

  将纸条揉成一团,少女愤恨的想到。

  “啊啾!”

  怀里抱着黑猫,行走在山路上,苏羽突兀的打个喷嚏,他摸摸脑袋,心里有些不解,是谁又在想我?

  CZ最新;章节上;z酷jl匠网=◎

  唔?

  乌黑的鼻子稍稍抽动了一下,黑猫抬起头,认真道“苏羽!我闻到了一股妖气!”

  轻轻的抚摸着黑猫那柔顺的皮毛,苏羽没有回话,他放眼放去,山林中,一座座用竹子做成的房屋,已是跃然于眼中。

  看着那个房屋,苏羽淡淡道“走吧!”

  说着,苏羽加快了脚步。

  随着十几分钟过去了,以苏羽徒步行走的速度已是到了村口。

  只不过,看着一个个脸色苍白、神色有些萎靡不振的村民们在由铁皮架起的棚子里安歇,苏羽心中一个咯噔,这事情对于现世的人影响竟如此之深。

  “您便是苏先生吧?”

  一声硬朗的声音从苏羽的一旁传来。

  看着眼前这个身穿迷彩服,头上铲着平头,一张黝黑又肃穆的国字脸军人,苏羽问道“你是……”

  一边伸出手,军人一边自我介绍道“你可以称我张中尉!”

  礼貌性的握握手,苏羽看了眼周围脸色苍白的村民,沉吟了一下,问道“这件事情?”

  张中尉摇摇头,道“苏先生,这不是说话的地方,请跟我来!”

  随着张中尉的脚步,苏羽来到有着几十名士兵持枪看护的铁皮楼前。

  看着这严阵以待的架势,苏羽一边跟着张中尉走上楼梯,一边问道“这是你们的基地吗?”

  走入二楼的房间,张中尉头也不回的答道“在事情发生后的第一天,我们便接到命令封锁了,避免某些消息传出,造成群众的惶恐,而我们也在第一时间通过中介人找到了苏先生您!”

  在张中尉说话的空,苏羽也走上了二楼,站在走廊外,看着里一台台的高科技设备,和一个个正不断敲打着键盘的技术人员,苏羽愣了一下,随后走进了这个房间。

  缓步走到投影仪面前,张中尉轻轻一摁,一道放大的影像便展现在苏羽的面前,而张中尉的声音也传了出来。

  “在事发的当天,卫星无意中监控到这段影像!”

  随着张中尉的话落,一段影像很快就播放了出来。

  浓绿的丛林中,一道黑影快速的闪过镜头,而黑影所过之处,一棵棵巨大的丛木呈直线的倾断,黑影速度十分的快,不一会,便逃离了卫星的监控。

  “在村庄里的案发现场里,我们发现了这个!”

  张中尉将一块用密封袋密装着的巴掌大的鳞片递给了苏羽。

  看着那巨大的鳞片,张中尉眼中凝重道“经过鉴定,该鳞片是由某种冷血的爬行动物,而根据目击者的描述袭击村庄的是……”

  投射仪中突然出现一张素描,扁平的巨大脑袋高高昂起,一双闪烁着暴虐的腥红双眼,还有呈六十五度张大的血盆大口。

  一张巨大的蟒蛇,出现在了苏羽的视线中。

  看着那素描,张中尉神情也是肃穆了下来,他朗声道“经过精密计算,该蛇类体宽近达三米,体长近五十米!”

  「蛇妖吗?」

  摩挲着下巴,苏羽一脸思虑。

  “对了,这有什么高的地方吗?”苏羽朝着张中尉问道。

  “没有!但我们有武直!”作为一个军人,张中尉的回答一直很简洁。

  “哦!”对于武直,苏羽也只听说过是一种直升飞机而已,并无他想。

  “先飞在高中,让我看看这影像出现的地点和被袭击的村庄位置,我想知道这两者间到底有什么关系!”

  “好!”张中尉欣然应了一声,随后把在腰间别着的对讲机拿在嘴边,随后下了道指令。

  和张中尉走到铁皮楼下的空地,苏羽没等多久,一架直升机缓缓停在了他的面前。

  和张中尉干净利索的走上直升飞机,没有理会飞行员那疑惑的眼神,苏羽对张中尉说道“先飞到空中,让我看看情况!”

  “好!”张中尉给飞行员使了个眼色,而飞行员则是开始操纵起直升机来。

  螺旋桨卷起的气流将周围的野草压低,直升机开始起飞。

  看着直飞机上升的高度不断增加,苏羽则是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符,然后慢悠悠的折起纸鹤。

  看着苏羽的动作,张中尉倒没觉得什么,他早就听上头说过这些人有着特殊的本事。可飞行员就不同了,透过后视镜看到苏羽的作为,年轻的飞行员撇撇嘴,他不明白,这么严重的事情,中尉怎么会请个神棍来。

  苏羽将纸鹤扔到窗飞,在张中尉和飞行员那吃惊的目光中,那纸鹤并没有飘落,反而像是在风中滑翔般,向着远方飞去。

  看着纸鹤飞走,苏羽连忙喊道“跟上!”

  飞行员先是愣了下,随后才操纵着直升机跟在纸鹤后边。

  跟着纸鹤越飞越远,苏羽看着张中尉问道“村庄和影像的地点分别在什么方向!”

  张中尉答道“东边和南边!”

  苏羽眉头一皱,这纸鹤的方向是西边,难道那蛇妖是绕了个圈子才袭击的村庄?

  心中不解着,直升机却随着纸鹤降落到了地一个湖泊的沿岸上。

  远远的,苏羽便看见一个比自己还要先来到这湖泊的人。

  一个道士打扮的人正看着平静的湖泊,目光如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我嗨哥说:

还以为今晚更不了了呢!